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六十六章 真假‘吸血魔’(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王富贵被人拖了上来然后像个死狗一样惯在地上。

    钟馗特地交代过司马郁堂,王富贵已经跑不掉了,不需要再用什么杀威棒了。所以昨夜王富贵应该一夜无事。

    只是他现在奄奄一息的样子,倒像是昨夜有人好好折腾了他一番。

    站在司马郁堂身后的钟馗不由自主上前了一步,想要看清楚王富贵到底怎么回事。

    司马郁堂瞥了他一眼。钟馗只能又退了回去。

    ‘啪’李耀祖猛地一拍惊堂木,煞有介事地叫了一声:“人犯王富贵,从实招来。”

    原本悄无声息的王富贵忽然抬头,看着李耀祖阴森森地笑了一下。

    钟馗暗道不好,正要上前,王富贵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原本肥胖的他竟然像个猴儿一样灵活,直接跳到李耀祖身上,死死掐住了李耀祖的喉咙,咬着李耀祖的肩膀。

    李耀祖尖叫起来,手脚乱舞,不停挣扎:“救命!我要被他生吃了!”

    “快收追魂索。”司马郁堂立刻对钟馗低吼道。

    “着什么急?”钟馗悠然看着李耀祖,“你不是受了他不少气吗?就让他们玩一玩。”

    其他巡捕也默契地站在原地看热闹。

    李耀祖的脸色由红变紫,眼看就要不行了。钟馗这才暗暗念动咒语。

    王富贵脖子上无形的绳子立刻缩紧,深入骨肉。只是都勒出血了,王富贵还是没有松手。

    李耀祖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

    钟馗眯眼将咒语念得越来越快。

    王富贵的脖子都要被勒断了,才忽然停了手。

    钟馗停了咒语。因为他发现王富贵眼神茫然,仿佛从梦中醒来一般。

    李耀祖大口大口的吸气,脸上终于恢复了血色。

    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挥手让人把王富贵拖了下来。

    “他妈的,连本尚书你都敢掐。”李耀祖气疯了,不等王富贵从他身上被拖下来,便从旁边一个捕快腰间抽出刀,猛地插到了王富贵的肚子里。

    “糟了。”司马郁堂扑上去夺了李耀组的刀。

    只是已经晚了。

    王富贵抽搐了两下,就腿一蹬,死了。

    钟馗皱眉:为什么?怎么看,都像是‘吸血魔’在特地寻死。

    “王富贵,也就是‘吸血魔’,于大堂之上畏罪自杀。你们,都听明白了吗?”李耀祖摸着脖子,面色阴沉地说。

    所有巡捕都低下头:“明白了。”

    “哎呦呦,”李耀祖龇牙咧嘴按住自己肩膀上的伤口,“会不会有疯犬病啊。”

    朝廷下令把‘吸血魔’的案子结案,并且昭告天下。长安城里一片欢欣鼓舞,前一阵子出逃的百姓,也陆陆续续回来了。笼罩在城池之上的阴云仿佛一夜之间就消散了。

    所有人都喜笑颜开,唯独钟馗还每日皱着眉头。

    夜里他一个人坐在屋顶喝酒,月光洒在身上,在屋顶上投下了孤单而又落寞的影子。

    梁小柔仰头看着,却上不去,只能焦急地在下面转圈。

    “棉花糖,拜托,把我弄上去。”她只能朝趴在树下睡觉的棉花糖拱手哀求。

    棉花糖瞥了一眼屋顶上的钟馗,不情不愿地站起来,走到梁柔儿身边。等梁柔儿骑了上来,它才忽然变得跟屋顶一样高,然后梁柔儿就可以直接走上屋顶了。

    在钟馗身边坐下,梁柔儿抢过他的酒灌了一口。

    钟馗用冷冷的目光看了一眼棉花糖,怪他多事。棉花糖背对着他又躺下了。

    “你别怪他,我只是想跟你坐坐,以后说不定就没有机会这么坐在一起了。”

    她知道他要走了?也好,省得他又要痛苦地告诉她,再来一番生离死别。

    钟馗把酒抢了回来灌了自己一口。

    “柔儿,你说,就算王富贵就算是‘吸血魔’,也没有必要把所有人全部杀死这么丧心病狂吧。”

    “是没有必要。可是你和司马郁堂那么聪明,都在他家住了那么久才发现他的暗道。普通人,根本发现不了。”

    “或许他们家就是发现了,所以要灭口呢?”

    “嗯,也有可能。”

    “还有,王富贵又不是妖怪,能变形,如何在短短时间内身形变化那么快?”他记得,前几次看见‘吸血魔’时,还觉得他身材纤细修长,像个女人,跟短肥圆的王富贵身形截然不同。可是他们的眼神,动作却又那么像。

    不对。这一次,王富贵的眼神是很像‘吸血魔’,却不像他曾见过的王富贵。第一个女尸是王富贵被女鬼纠缠,请他捉鬼,他才在王富贵家发现的。如果王富贵是‘吸血魔’,完全可以自己解决女鬼,将这件事情掩盖下来。

    只有一个可能,过去的王富贵不是‘吸血魔’,现在的才是。

    千万个疑问在钟馗脑子就纠缠,让他理不清楚,还越想越烦乱。

    “钟馗!”

    “嗯?”钟馗听见梁柔儿叫他,下意识就转头看向梁柔儿。

    梁柔儿却忽然凑上来,吻住了他的唇。

    虽然不是第一次,却依旧让他心中一颤。他应该推开她的,他不应该在凡人心里留下任何羁绊,可是手却不听话地抬起来,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圈住。

    一定是她的味道太香甜,一定是她的气息太醉人,让他没有办法思考。

    钟馗闭上了眼,收紧了手,用力碾压着她樱桃一般的唇。

    梁柔儿的脸色陀红,嘤咛了一声,像是一汪春水一般融化在钟馗的怀里。

    钟馗觉得气血上涌,冲得他太阳穴突突地跳。嘴唇移到了梁柔儿的脖子上,在那里留下一个一个的痕迹。再往下,便是梁柔儿小巧细致的锁骨。她的衣襟已经敞开,露出胸前雪白一片如玉的肌肤。

    “钟馗……”梁柔儿无意识地喃喃念着。

    这个呼唤,像是一盆雪水从钟馗头上浇下,瞬间就把他身上的火熄灭了。

    馗,九道磨难,方才把原本那个叫钟正南无知少年变成了现在这个他。

    他不是凡人,不可以有凡人的情欲。

    钟馗停了下来,望着梁柔儿月光下娇媚的脸,轻轻喘着。

    梁柔儿睁眼看着钟馗,迷惑地问:“怎么啦?”

    “对不住。是我冒犯了。”钟馗松开了她,起身慢慢往后退。

    “不,你没有冒犯我。是我主动的。钟馗,我喜欢你。”梁柔儿上前一把捉住钟馗的衣袖。她黑黝黝的眼睛闪着莹莹的光,满是焦急和渴望。

    “对不起。你要的,我给不了。”钟馗不着痕迹挣脱她,转身一跃,便跳上了另外一栋屋子的屋顶,然后又一跃,便消失在月光下。

    “钟馗,你这个混蛋!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梁小柔站起来,又气又羞,朝钟馗的消失的方向跺着脚。

    回应她的,却只有月下她自己的回声。

    她不由得伤心得哭了起来。

    他明明是喜欢她的,却总在关键的时候退开。

    “我好讨厌你这样。”梁柔儿抽抽搭搭地喃喃自语。

    棉花糖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了,默默坐在了梁柔儿身边。

    “你都比他有良心。”梁柔儿越发生气,抱着棉花糖哭得愈发伤心。

    泪水成串落下,濡湿了棉花糖的毛发。

    棉花糖一动不动任她抱着。

    梁柔儿哭得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钟馗无声无息落在她身边,轻轻把她抱回了她房间的床上。

    “钟馗,你这个混蛋。”梁柔儿在梦中骂着。

    已经转身走到了门口的钟馗停下了步子,仰头望天苦笑了一声,才迈出门。

    棉花糖跟着他:“其实,你不用这么绝情。凡人的一百年对于你来说,不过一眨眼。等她这一世完了,回到地府,你再离开,也可以。”

    “看着她老去,然后撕心裂肺地看着她离开却无能为力,比现在更加痛苦。我已经承受过一次,再不要有第二次。”钟馗低声回答,“还不如现在就走。各自还有个念想。或许她多年后会遇见了良人,结婚生子,把我忘了。”

    “有时候我在想,你若是像司马彦和柳君良一样不顾一切和自私倒还好了。”棉花糖叹息了一声。

    “为了能在一起,就生灵涂炭?我做不到。”钟馗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