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六十五章 真假‘吸血魔’(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王富贵的手骨脚骨皆被打碎,惨叫着跪下,最后趴在地上不能动弹。

    捕快们再无一人敢出声,脸色苍白,交换着惊恐的眼神,低头悄悄后退,尽量远离他们。

    “我把你从别人身上取的血还给你,也不算委屈你。”钟馗放下手。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在顷刻之间就归于平静。

    钟馗掏出一道符咒,念念有词。那符咒悬浮到了空中,变成了一条金色的绳子,捆在了王富贵的脖子上,隐入了他的皮肤下,消失不见了。

    钟馗嘴唇微动,那条无形的绳子立刻收紧,把王富贵的脖子勒得陷进去了一圈。奄奄一息的王富贵立刻蜷成一团,握着脖子痛苦地挣扎。

    “这个叫追魂索,不管他到了哪里。只要握一催动咒语,这条绳子就会收拢,直到把他脖子勒断。这个咒语只有我能解。所以任他再有本事,也逃不掉了。你放心把他带回去,关起来,好好审问。”

    这个案子还有太多疑点。只能由王富贵自己揭开了。????司马郁堂默默无声,只挥手叫人把王富贵带走。

    王富贵主人卧室,也就是后来梁柔儿住的房间,床下的地窖有个通道。钟馗带着人下去搜查。越往里面走,血腥味越重,最后竟然又到了琉璃曾经挖过的小暗室中。

    上次琉璃死了之后,官府已经派人把这里的通道填了。没想到,‘吸血魔’又开辟了新通道。

    暗室中搜出了老妪的人皮面具,半成型的胭脂,斗篷,没用完的香料、一盆盆的鲜血,还有两具被吸干了血,尚未来得及丢弃的尸体。

    不要说那些捕快,就连见惯了血肉模糊,腐烂尸体的钟馗都觉得好恶心。

    一切,都好像明朗了。

    王富贵假死,为了掩盖自己的行踪,杀死了全家人。后来嫁祸给琉璃,嫁祸给钟馗。

    朝廷再次嘉奖了司马郁堂,却把大多数功劳记在了李耀祖身上,而对钟馗的功绩只字不提。钟馗毫不介意,说他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旁听提审王富贵。

    李耀祖得意洋洋,说明日他要亲自审问王富贵,除了刑部的人,不准任何‘外人’参加。

    钟馗苦笑:抓不到人的时候,他就是‘内人’;抓到了人,他就成‘外人’了。

    王家的宅子彻底被封了。钟馗的东西悉数被搬到了大门外。

    钟馗拿起那天画了一半的扇子,暗自惊诧:原来这一阵子,他已经攒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如果你好好求我,我可以考虑暂时收留你。”司马郁堂在他身后说。

    “你不是在忙卷宗的事情,如何有空到这里来?”钟馗头也不回地说。

    司马郁堂转头看向远处渐渐西沉的太阳:“该我做的都做完了。”

    钟馗只拿了一样梁柔儿给他做的难看的要死的香囊,然后便退了一步,打了个响指。那一堆东西忽然燃起了熊熊大火。

    “你要走?”司马郁堂心一沉。

    “嗯。‘吸血魔’抓到了,我也该走了。”熊熊火光在钟馗脸上投下了跳跃的明暗交错,仿佛他此刻的心情。

    “梁柔儿还没有醒,你不等她吗?”

    “她晕着的时候,我离开不是更好吗?”钟馗淡淡回答,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司马郁堂把一套衣服递到钟馗手中:“你不是说要旁听审问‘吸血魔’吗?我给你带了一套捕快的衣服,你到时候站在后面就是。反正我的兄弟们都不会揭穿你,李耀祖平日眼睛都长在头顶,也不认得刑部的兄弟。”

    钟馗接过了衣服:“也好,算是了了我的心愿。”

    他知道,以司马郁堂那刻板的性格,能这样做,已经是很难得了。

    “走吧。”司马郁堂转身边走。

    “去哪儿?”钟馗莫名其妙。

    “回我家。”

    “喂。梁柔儿去你家,还可以说是未来的媳妇。我去你家算什么?”钟馗讨人嫌地跟在司马郁堂后面追问。

    司马郁堂停下了步子,痛苦地回头:“我好心让你住几夜,你怎么那么啰嗦。难不成我还会把你怎么样吗?你要再唧唧歪歪就给我睡大街。”

    “我说,你家族谱能不能给我看看。”

    “不行。说了只有司马家的人才可以看。”

    “那我装成女人,你将就一下。”

    “滚!”

    进了司马府,司马郁堂直接把钟馗领到了昏迷的梁柔儿床边。

    虽然钟馗不说,司马郁堂也知道,他其实心里很担忧。

    司马郁堂悄悄退了出去。

    “要你不要跟着我,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吧。”钟馗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在梁柔而身上拂过。梁柔儿脖子上的掐痕和手臂上的抓伤立刻都转移到了钟馗身上。

    她幽幽转醒,许久才把目光聚拢在钟馗脸上。

    “钟馗。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梁柔儿瘪着嘴哭了起来。

    钟馗伸出手,笨拙地把她扶起来揽在怀里:“没事,有我在,没有人能伤害你。”

    梁柔儿抽抽搭搭,把脸埋在钟馗怀里。

    站在门外的司马郁堂,转身慢慢走了。

    大夫给梁柔儿检查之后说她只是受了惊吓,身上竟然一点伤也没有,真是奇迹。

    早上,钟馗一直向司马郁堂抱怨那套衣服太小了,穿着像女人的紧身衣。司马郁堂冷脸说那是因为钟馗最近长胖了,再说刑部的巡捕没有像钟馗这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牛高马大,只长胸脯的男人。

    orz,他只是胸肌发达一点好不好。钟馗抗议之后,无奈地扯着衣服:“啧啧,太有损我玉树临风的形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