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六十一章 神秘小屋(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还未来得及细问,刑部尚书李耀祖忽然趾高气昂走了进来:“司马郁堂,你怎么管事的?让刑部犯人跑到街市上去跳舞。”

    这是李耀祖第三次来刑部,前两次一次是上任,一次是抢尸。所以,刑部各人对他多有微词。

    司马郁堂忍着气恭敬地说:“李大人。钟馗早就洗清嫌疑了。不再是犯人。”

    李耀祖的脸热了热,嚷嚷着:“我管你啊。反正那个叫什么钟馗的,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你给我把他抓起来。”

    “是,李大人。用什么罪名?”司马郁堂客气拱手问。

    李耀祖憋了许久,才冒出这么一句:“聚众淫乱!”

    “噗”有人憋不住笑了。

    这么高端洋气上档次的罪名果然很适合那个人。????司马郁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恭敬地应了。

    司马郁堂带着人来到便衣所说的城中集市上。原本应该摆满各种货物杂乱无章的广场,今日出奇的整齐。所有商贩都自觉地把货物沿着外围摆着。而广场内站满了人,像是排兵布阵一样,成行成列。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钟馗站在最中间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正带着大家跳舞。

    梁柔儿拿着面鼓,为钟馗敲着节奏。

    钟馗便随着节奏,甩手,踢腿、下蹲、跳跃。虽然是跳舞,却充满阳刚之气,还挺好看的。

    小香也在台子上跳,不过比钟馗的动作要妩媚得多。

    广场上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吵闹,都在一本正经地学着他们跳舞。

    只是下面的人的动作就有些惨不忍睹了,简直可以用群魔乱舞来形容。

    司马郁堂看了一会儿,示意手下过去抓人。手下在前面开路,想要挤进去,却几次三番被人推了出来。

    “我要进去办案。”手下终于恼了,沉下脸凶巴巴地那些人说。

    “呵呵,别骗人了。昨天还有人说自己是王爷,想要混进去呢。想要跳舞,就老老实实排队。”

    “你?!想造反吗?信不信我把你抓回去。”那个捕快恼羞成怒,要拔刀,忽然从旁边走过来一个中年妇女,一把揪住捕快的耳朵。

    “哎呦,哎呦,娘,松手。我在公干。”那个捕快被扯得嗷嗷叫。

    司马郁堂眼角瞥见自己的母亲好像也在里面,忙叫住手下,让他们都不要进去了。

    “这个是什么舞?”刚才那个捕快问他娘。

    “钟大师说,是一种广场舞,叫‘还我青春舞’。好神奇的。有个大娘站在最前面,跳了两天年轻了十岁都不止。还有个老大爷本来是推着来的,看着看着就站起来自己跳了。”

    ‘呵呵,看来,这家伙为了骗人,还请了不少托儿。不把他弄回去关几天,他是不会老实的。’司马郁堂冷笑了一声。

    “娘,这家伙一肚子花花肠子,你不要被他骗了。你到底给了他多少钱?”

    “不许你这样侮辱钟大师。他分文不取,看见生病的还赐药。运气好的人还能得到他帮忙算命,指点迷津。”

    司马郁堂在一旁听了,有些惊讶。

    莫非这家伙还是在查案?况且跳舞也没有违反朝廷《长安治安条例》中任何一条,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现在抓人,岂不是犯众怒?

    他这么想着,冲手下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先撤,然后自己换了件常服重又过来。

    广场舞已经结束了。钟馗正坐在旁边一个小茶馆的僻静角落里,给一个大婶看相。

    “我从美女的面相上看,最近家中跟土打交道比较多。”钟馗煞有介事。只是那一声‘美女’叫得大婶喜笑颜开,却生生让司马郁堂打了个寒战。

    “对啊,对啊,我老公最近一直在帮人挖土。”

    “哦,是北面?”

    “对啊。对啊。”

    “具体哪一家,我就看不出来了。”

    “哎呦,别说大师你了。就连我都不知道。因为每次他都蒙着眼。”

    “连东家的脸都没看见?”

    “没有。有人扔了纸条在我家,说是重金召挖土的。不过要求去的人要蒙着眼,某日早上在家门口等着,会有马车来接。挖的时候大家都蒙着脸,不准说话交谈。要大小便、吃饭喝水都是举手,便有蒙面人来悄无声息领走,再领回来。到了傍晚,那主人家就把银子放在我丈夫手上,又蒙住他的眼把他送回家门口。”

    “嘶,不好。你丈夫最近有血光之灾。”钟馗故意大惊小怪。

    “啊?那要如何是好?”

    “莫慌。”钟馗随手拿了个符咒放在她手中,“这个是平安符,要你丈夫随身携带,切不可离身。如遇危险,只要用手覆着符咒叫一声‘救命’,便能逢凶化吉。”

    那个大婶千恩万谢地离开了。钟馗装作没有看见靠门抱胳膊站着的司马郁堂,继续给下一个看。

    每逢有人说自己家中男人最近在帮人挖土,钟馗便给对方一个平安符。

    等人群散去,司马郁堂才冷冷地问:“你在查什么?”

    钟馗干笑了一声:“没什么。”

    “呵呵,我也不逼你告诉我。反正你查出来了,我就知道了。”司马郁堂说完,转身就走了。

    司马郁堂空手回了刑部,没想到李耀祖竟然还在等他。

    “抓到了吗?”

    “没有。经过盘查,钟馗只是在跳舞。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最近皇上三令五申,要依法治天下。属下不敢随意抓人。”

    “真没用,先抓回来,随便给他安个罪名不就行了?”李耀祖气急败坏地骂着。

    “李大人为何这么关注这件事?”

    刚才司马郁堂还以为这个纨绔子弟不过是使小性子。现在见李耀祖好像是被钟馗踩到尾巴一样急切,他倒是真的警觉起来了。

    “没,没有。没抓就算了。”李耀祖干咳了一声,掩饰着自己的惊慌,然后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匆匆走了。

    司马郁堂等李耀祖走了之后低声吩咐一个暗探去查李耀祖府上最近有没有动土。

    李耀祖在刑部就是个空架子。如果能抓到他的错,把他干掉,没有这个空架子架在头上就更好了。不过,他要格外小心,毕竟李耀祖身后,还有一个李妃。如果不小心,就会打狗不成反被狗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