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六十章 神秘小屋(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吃饱喝足,钟馗特地留了一点酒,回到厨房,把酒壶放倒,作出被耗子打翻了的样子,然后把肉撕得坑坑洼洼的,好像被耗子啃过一样。

    隐身往自己的卧室走的时候,钟馗恰好遇见司马郁堂和陆仁乙站在廊下说话。他便大摇大摆从的他们面前走过。

    “你去休息,我来守。”

    “司马大人这几日都在守夜,太辛苦,还是我来吧。”

    “没关系,他是我兄弟。我守他应该的。”

    钟馗的脚正要迈进门。听见司马郁堂这么说,他的步子硬生生悬在了半空。收回脚,他回头认真看着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在门边的椅子上坐下,抱着刀,靠在门柱上,看了一会儿月亮,就闭上了眼。他俊美略显刚硬的脸上洒满了月光,明暗交错,线条模糊,却比平日要温暖得多。

    其实钟馗不是没有怀疑过司马郁堂。????司马郁堂是司马家这一代唯一男丁,背负着司马家全族的期望,所以他一心想要往上爬。

    虽然第一次让钟馗去为‘吸血魔’背锅是前刑部尚书和王富贵策划的。可是作为这个案件的侦办人员,司马郁堂是那个最清楚钟馗被冤枉的人。可是司马郁堂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此后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在司马郁堂心里,正义、情谊和利益总在拉锯。这种矛盾随着司马郁堂一步一步高升,只会越来越激化。

    或许,更糟。说不定,在他背后捅刀子的人就是司马郁堂也不一定。

    只是每当钟馗要狠心跟司马郁堂撇清关系的时候,司马郁堂又总在不经意间,让钟馗知道他对钟馗的情谊,让钟馗无法割舍。

    就像刚才,司马郁堂压低了声音。如果不是钟馗恰好隐身路过,而是睡在里面,是绝对听不见那些话的。

    钟馗抬头看了看天,闭眼长长吐了一口气:这就是他不愿意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的原因。羁绊太多,会影响他的判断力和行动力。

    司马郁堂像是听见了叹气声,睁开眼了。

    钟馗忙重新抬步,进去了,躺在床上,撤了隐身术。

    原本他想好好睡一觉,怎奈肚子里忽然隐隐做痛起来。开始还能忍受,后来翻江倒海,仿佛是有人拿这个棍子在里面搅拌一样。

    钟馗咬着牙,不敢出声。只是那堤坝眼看就要决口,他只能跳起来,往门外冲。

    司马郁堂站了起来,拦住他:“好了?怎么就好了?”

    ‘奶奶的。一定是他算好我会起来偷吃,所以在那烤乳猪里面加了泻药。主动跑来换岗,也是为了看我笑话。’钟馗在心里咒骂着,脸上却不得不挤出感激的微笑,“辛苦你照顾我。”

    “嗯,这么多天你都躺着,好不容易醒了,跟我好好聊一聊。”

    司马郁堂不咸不淡地说。

    钟馗捂着肚子,扶着门勉强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好啊,聊什么?”

    “聊你让毒蜂追着我叮这件事要怎么解决。”

    钟馗忽然惊讶,对着司马郁堂身后说:“柔儿你怎么啦?怎么不穿衣服半夜出来到处晃?”

    “呵呵,你当我是三岁小儿吗?这种伎俩也想骗到我?”

    司马郁堂冷笑。

    可是察觉到身后有一只柔软的手攀上了他的肩头,司马郁堂心里一惊,不由得回头,然后惊愕地发现身后站着的是棉花糖。棉花糖原本躺在钟馗床边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出来站在他身后,还变大了。

    被司马郁堂惊愕的目光瞪着,棉花糖立刻心虚地左顾右盼。

    又骗我!

    司马郁堂愤怒地转回头。

    钟馗果然已经不见了。

    钟馗从浑身通畅地从茅厕出来,走出去没有两步,便又腹中绞痛,不得不又回去了。

    如此往复,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梁肉儿伸着懒腰从房中走出来,便看见钟馗像个鬼一样面色苍白,脚步虚浮从她面前飘过。

    “诶,你醒了?”梁柔儿惊喜地拦住他。

    钟馗抬头虚弱地一笑,又接着走。

    梁柔儿皱眉:“这是怎么啦?怎么比晕着的时候脸色还差了?”

    “大夫开的药起作用了。他这是在排毒。”司马郁堂不咸不淡地说。

    钟馗心里悲愤不已,却又不能表露只能干笑一声:“排毒,排毒。”

    “哎呦”他忽然又觉得肚子痛,弯腰扶着墙又转身走了。

    “他没事吧。”梁柔儿有些担心。

    “没事,等下就好了。”

    司马郁堂原本打算把一两巴豆熬的水全部涂在烤乳猪上,后来又不忍心,只弄了一点。

    钟馗坐在树顶,屏息静气打坐,把体内的泻药排了出去。

    其实他昨晚上就可以这样为自己解毒,只是为了让司马郁堂解气,便任自己拉了一晚上肚子。相比别的报复,他觉得拉肚子代价最小。

    司马郁堂以为钟馗今日拉得腰膝酸软,没力气再出去,所以放心地去刑部了。钟馗在树上看着他走远,立刻跳下来,往那日的小木屋走去。

    原本一片郁郁葱葱地树林应该是焦土一片,现在却被人填了土,重新种满了花儿。

    动作真快!钟馗苦笑一声,这样,就算凭着记忆也找不到原本木屋所在了。

    不过,只要是挖坑的活,总是要请苦力干的。记忆中,那坑道里泥土尚湿,最近天气又干燥,应该挖好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

    刑部有些人是专门穿着便衣日日在街上穿梭打探的。一来防止有人暗中策划谋反之类的大案,二来也可以打探到一些传言和消息。

    今日便衣回来,表情十分纠结。

    司马郁堂斜眼望着他们冷冷问:“什么事?”

    “街上有人聚众跳舞。”

    “跳舞就跳舞,有什么好纠结的?”

    “可是带头那个是钟公子。”

    司马郁堂的身子僵了僵,才慢慢转头眯眼问:“谁?”

    “钟馗,钟公子。”

    “今天才开始吗?”

    “不,好几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