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五十九章 毒蜂(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从湖里上来之后,赫然发现原本挂着蜂窝的地方,燃起了大火。

    火势凶猛,迅速地波及到周围的树木。然后,整个树林都烧了起来。

    司马郁堂跟着人群一起跑出了树林,却没有看见钟馗,便神色紧张地揪住一个属下的领子问:“那个该死的钟馗在哪里?”

    属下惊讶地指着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树林。

    一个人浑身着火,踉踉跄跄地走出来,然后无力地往前倒了下去。

    “钟馗!”司马郁堂抢过属下手中的水桶,把水全部倒在钟馗身上熄灭了火,却发现钟馗那副样子,真吓人:胸前汩汩流着血,身上衣服被烧得一点不剩,皮焦肉烂,面目全非。

    “叫大夫,叫大夫!”司马郁堂呆楞了片刻,便疯狂地冲属下叫着。

    大夫说钟馗没救了。剑直插心脏,浑身八成烧伤,皮开肉绽,就算活过来,也是个废人。????钟馗被抬回王家大宅的时候,梁柔儿一见到他,就吓得捂着嘴尖叫着哭了起来。

    司马郁堂已经没有心思追究钟馗伙同梁小柔骗他去捅蜂窝的事情了,只是跟梁小柔一样傻傻坐在钟馗床边看着他。

    “混蛋,你敢死,我就把你挫骨扬灰,让你永世不得超生。”他喃喃地说。

    “他不会死的,他这种好色贪财脸皮厚的混蛋,老天不会让他那么快死的。上次他被雷劈了都没有死。”梁柔儿也喃喃回应。

    “你这么死了,好难看。我不会为你收尸的。”

    只是他们两个一直这样跟他说话,坐到天色昏沉,钟馗却还没有任何反应。梁柔儿哭得靠在司马郁堂身上睡着了。司马郁堂却始终保持着正襟危坐,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钟馗的姿势。

    梁柔儿在昏沉中听见外面打更,已经是正子时了。司马郁堂轻轻推了推梁柔儿。梁柔儿不解地睁开眼望着他。

    “你看。”司马郁堂指着床上的钟馗说。

    梁柔儿转眼看去。只见钟馗被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中,两个圆头圆脑大眼睛的玉色小人儿一人手里拿着一支笔,像画画一般在钟馗身上涂抹着。

    画笔所及之处,皮肉复原,伤痕愈合,黑焦如冰雪消融一般慢慢褪去。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都屏住呼吸,不敢动弹。到了胸口那个致命伤,两个小人儿像是吵了起来,指手画脚,跳上蹦下。最后把另外一个打哭了,塞到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里。那个玉人儿便和周围的皮肉慢慢融合,最后成为一体。那个伤口不见了,胸前皮肤光滑平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梁柔儿喜极而泣,虽然立刻捂住了嘴,却还是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那个小人儿立刻跳入钟馗的身体,不见了,光芒也随之消失。

    “你别走。我不会伤害你,求你把他治好。”梁柔儿急了一下站起来,在屋子里转圈叫着。

    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司马郁堂盯着钟馗,小心伸手出去探了探钟馗的鼻息。

    其实从一次见面起,他就发觉钟馗的呼吸很奇怪,有时候跟常人一样平静,有时候又像个死人一样,呼吸全无。

    此刻,钟馗的呼吸,就好像被春天里冰封了的河面,起初是一片死寂,接着是似有若无的微风,然后那春风越来越浓,在某一瞬,冰面裂开,河水开始潺潺流动,最后蹦腾不息。

    “你到底是什么妖怪还是仙?”司马郁堂对钟馗说。

    钟馗已经醒了,却不敢睁开眼。他怕自己睁开眼,司马郁堂会徒手再把他掐死。

    明明呼吸已经平稳了,钟馗却始终闭着眼躺着没有任何回应。

    大夫看了也查不出原因,只说观察观察。

    梁柔儿按照大夫说的给钟馗每个时辰都喂点水。

    钟馗心里十分感动:饿死没关系,好歹不会渴死了。

    只是那大夫还开了许多通气活血的药。梁柔儿熬好了喂给钟馗。

    一口下去,把钟馗苦得差点没有直接坐起来。

    第二口,他死活都不吞下去了,任药从嘴角漏了下来。

    “奇怪,灌水怎么一滴都不漏,药却灌不下去。”她看了一眼司马郁堂,“难道要用上次那个法子?”

    上次的法子?什么法子?钟馗在心里暗自诧异。

    司马郁堂沉默好久,才说:“你出去吧。我来。”

    钟馗忽然想起自己上次晕厥时梦见有美女亲他,立刻明白了,他们口中所说的法子是什么法子。

    晚节不保!没想到他会被一个男人给……钟馗心里面无数头神兽来来去去。

    司马郁堂端着药慢慢逼近。钟馗正要熬不住跳起来就夺门而出,司马郁堂忽然停了脚步:“要不再喂你一次?万一你肯自己喝呢?”

    钟馗快高兴哭了,在司马郁堂将药舀到他嘴里时,乖乖悉数喝了下去。

    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暗暗在心里说:“看你还能装到几时?!”

    喂完药,梁柔儿又进来了,她忧虑地望着钟馗:“不知道要这样到什么时候,不会成了植物人吧?”

    司马郁堂点头:“有可能。”

    “那怎么办?”梁柔儿有些发愁。

    其实,她的家人已经在找她了。她怕是待不久了。

    “没办法,随他去吧。不过好可惜。今儿端午,我从家里拿了粽子和乳猪过来,本来想和你们一起吃的。现在,只能我和你享用了。”

    梁柔儿张大了嘴。

    司马郁堂冲她使眼色。梁柔儿才恍然大悟,叹气:“唉,是啊。其实我也买了一壶陈年女儿红,只能我们两个人把它喝光了。”

    “要不,把我的兄弟们都叫来,大家热闹热闹吧!”

    “诶,这个主意不错。”

    他们说着一前一后从钟馗房中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钟馗就闻见烤乳猪的香味一阵一阵从院子里飘散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众人谈笑,碰杯的声音。这声音和味道,像是个小手挠得钟馗心里痒痒的。

    他越发觉得饿了。其实他早就饿了,怎奈梁柔儿和司马郁堂轮番守着他,连他们上茅厕的时候都有人顶替,所以,他根本就找不到空档起来吃东西。

    夜里,四周终于安静下来。就连被派来夜里守钟馗的陆仁乙也靠在门边鼾声如雷。

    钟馗悄悄起身,隐身摸出门去,顺着香味一直到了厨房。

    那只烤乳猪泛着诱人的油光摆在桌上,还有好几个绿油油的尖尖头的粽子和一壶酒。

    钟馗拿起酒壶灌了自己几口,拿起乳猪正要啃,想了想,又停下,扯了乳猪的一条腿,拎着酒和粽子出门,跳上了屋顶。

    月色下,长安城笼罩在一片蓝色静谧之中,仿佛一个美丽的睡美人。

    长安城里大大小小的地方,他几乎都留下过足迹,多半是为了捉鬼,像这样安静坐在一处,赏月,到还是第一次。

    钟馗一边吹着凉风,一边喝酒,一边大口吃肉,好不痛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