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五十七章 真假钟馗(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刑部所有人倾巢而出,只留了两个人看门。

    夜色里又来了一个黑衣蒙面人,竟然和刚才那个一样高矮胖瘦,就连动作也一样。他又迷晕了守卫,直奔库房。此人到了放香料的架子上,扯下蒙面,露出了和钟馗一模一样的脸。他细细闻着香料,然后正要把其中一些放到怀里,身边忽然有人幽幽地说:“你胆子还真大,连本大爷都敢装。”

    那人手一抖,正要走,钟馗闪到他身边,捉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捏。

    那人闷哼一声疼得跪了下来。

    “我生平最讨厌别人打着我的幌子干坏事败我名声了,更别说你还羞辱了我兄弟。”钟馗咬牙切齿。

    周围亮起灯来,司马郁堂不紧不慢走了进来:“钟馗说你还缺一味千步香。他还说只要你听说刑部从前尚书家里找到了千步香,今夜一定会趁着刑部全部出动去抓钟馗来取千步香。起初,我还不信,没想到抓个正着。”

    钟馗把手伸向他的脸,刚要扯下面具,那人忽然往嘴里塞了个什么。钟馗卡住了他脖子,防止他吞下去,也来不及了。

    那人痛苦地抽搐,口鼻流血,然后脸上忽然像烧糊了的纸一样开始溃烂。所有人都觉得好恶心,忍不住捂住了口鼻,退开。????钟馗知道救不了他了,只能站起来,退开。

    那人的身子最后烂到剩下一滩血水。钟馗和司马郁堂面面相觑,一阵寒意自脚底起。

    看来此人还真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他可以让所有刑部的人都变成血水。

    因为钟馗本人拿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带出过刑部库房,所以最多算是进去转了一圈,司马郁堂把他无罪释放。

    钟馗从刑部回来,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没精打采,像只斗败了的公鸡。

    “案子破了?”梁柔儿关切地问他。

    钟馗点头。

    “那你怎么……”

    “柔儿,你还是回去吧。‘吸血魔’又得到了新的原料。我担心他又要开始作案了。我太忙,保护不了你。”

    “‘吸血魔’要是想杀我早杀了。何必等到现在。”梁柔儿不以为然。

    “现在不同了。”钟馗叹了一口气。刚才,他从司马郁堂的脸上表情看出来司马郁堂再次闻到香气,已经猜到了那个假冒他的人的身份。只是这个身份一定很敏感,以至于,司马郁堂不敢明说。

    除非梁柔儿的来头更大,不然他想不出什么理由,‘吸血魔’会忌惮她。

    钟馗忽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小块青赤莲香,对棉花糖说:“既然那个假冒我的家伙,昨天从刑部偷了这个跑回‘吸血魔’那里,你闻着了这个味道,是不是可以追踪到?”

    棉花糖站了起来:“我试试。”

    梁柔儿见钟馗又在跟棉花糖说话,知道他又要带棉花糖去干什么立刻先爬上了棉花糖的背。只是棉花糖还没有变大,现在被梁柔儿压在身下,连毛都露不出来,有点滑稽。

    “你下来。”钟馗很无奈。

    “你不是担心我的安全吗?跟着你,不就是最安全的吗?”梁柔儿死命抱着棉花糖,勒得棉花糖直翻白眼。

    钟馗不得不承认梁柔儿的话是正确的。

    他朝棉花糖点点头。棉花糖便忽然变大。梁柔儿觉得自己猛然升到了半空,吓得尖叫了起来。

    钟馗跨上了棉花糖的背,棉花糖便腾云而起朝着刑部而去。棉花糖从刑部一路嗅着,沿着那人离去的路线追踪,最后到了城外西边树林的一个小木屋。

    木屋上有个巨大的蜂巢,嗡嗡嗡地叫着,震耳欲聋。

    梁柔儿一看立刻说:“别去了,这种蜂有毒。被它叮了轻则半边麻痹,口吐白沫,重则直接死亡。”

    钟馗忽然捂着脖子叫了一声:“哎呀。”

    梁柔儿紧张地问:“怎么啦?你没事吧。”

    钟馗一言不发就忽然口角歪斜,直抽抽。

    梁柔儿吓哭了,抱着他对棉花糖说:“快走。回去找大夫”

    棉花糖刚驼着他们升到半空,钟馗忽然坐直了身子:“我没事。”

    梁柔儿气疯了,狠狠一连拍了他好几下:“你又吓我是不是?”

    钟馗捉住她的手干笑了一声:“别这么凶吗,我只是配合一下你。”

    梁柔儿转头不再理他。

    钟馗则悄悄摸了摸脖子上的红肿。

    这种毒蜂果然很厉害。刚才,其实他一时没防备,被叮了一下,痛得他半天都麻了。如果不是害怕吓坏梁柔儿,他才硬撑了过来。如若不然,现在他已经晕过去了。

    只是那个假扮他的人气味到了这里就没有了,明显是进了那个小屋。这个人又如何不怕毒蜂?

    钟馗十分疑惑。

    在被毒蜂叮过之后,再听见那嗡嗡嘤嘤的声音,越发觉得毛骨悚然。

    “快回去吧。改天想个办法治这些毒蜂再来。”钟馗对棉花糖说。

    他倒是可以用结界保护自己和梁小柔。可是有毒蜂在,万一他进去了出来的时候结界失效,那不是惨了。

    梁柔儿说这个毒蜂很厉害,烟熏什么的都不怕,也没有听说过它们有什么弱点。钟馗回去后皱眉在屋子里来来去去踱了半小时,看得梁柔儿头晕。

    “你说这世上有几个人知道毒蜂的厉害?”他忽然停下脚步问梁柔儿。

    梁柔儿想了想:“没几个。我也是小时候被毒蜂叮了,差点死去才知道。”

    “如何救下来的?”

    “确切不知道。当时病急乱投医,什么药都试了。好像也用毒蜂的蜂蜜和蜂蜡吧。”

    钟馗上前一步深情地拉着梁柔儿的手:“柔儿,你愿意帮我吗?”

    “嗯?”梁柔儿红了脸,抽出手,“有话好好说。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上床……”

    “流氓!”梁柔儿恼羞成怒,立刻给了钟馗一个耳光,打得他头一偏。

    钟馗无奈地转头:“听我说完好吧。我要你上床躺着,装死。”

    梁柔儿茫然地说:“啊,然后呢?”

    “然后等着你的白马王子来救你。”

    司马郁堂正在刑部整理被弄乱的库房,刚刚清点到卷宗,发现少了几卷,正在诧异,便听见外面有人进来报说钟馗来了。司马郁堂头都懒得回,冷冷地说:“让他自己进来。”

    “他,进不来。”来报的那人十分为难。

    司马郁堂回头挑眉:“为什么?”

    “他的样子好奇怪,恐怕爬都爬不进来。”

    司马郁堂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了院子里。一看见钟馗,他便立刻明白了门房话的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