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五十六章 真假钟馗(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慌了,冲他身上一阵乱点。

    司马郁堂终于安静下来,闭上了眼一动不动了。

    “完了,我是不是点了死穴?”钟馗问棉花糖。

    棉花糖叹了一口气拍了拍钟馗的肩膀:“估计是。”

    “不行,我要再试几个地方。”钟馗伸出手指还要点。

    司马郁堂却忽然抬手捉住了钟馗的手腕,有气无力地说:“是不是不弄死我,你就不罢休?”

    “啊,醒了。”钟馗笑了起来,“你看我解了你的穴道。”

    司马郁堂一下坐起来,朝钟馗攻了上来。????钟馗反应极其快,脚步一点,就瞬间离开原地好几丈。只是他落地还没有站稳,司马郁堂已经又攻了上来,招招狠毒,似是恨不得一拳就打死钟馗。

    “你发什么疯?”钟馗一把捉住他的手腕,怒目而向。

    “小人!刑部没有把答应你的报酬给你,你就把我所有人都困住,卷走了库房里的金银。现在还有什么脸来问?”司马郁堂咬牙切齿地说。

    “胡说。我一早上都在跟小香找千步香,哪里有来刑部?”钟馗莫名其妙。

    “你不承认也没有用,我们几十个兄弟亲眼看见的。你进来说要验尸,我不允,你就在屋子里洒了什么香,把我们都定住了。除了香儿,谁有这种本事调配香料。你还说,我们没有你根本就抓不到‘吸血魔’,所以特地把我们摆成这副样子羞辱我们。”司马郁堂一把推开钟馗。

    这时候钟馗才发现,原本立在杂物房里的人都慢慢走了出来,拔出刀,森森逼近。他们脸上的白色油彩让他们看起来越发杀气腾腾。

    看来他说的都是真的了。一定是有人假扮他的模样来库房。他对赏金一事确实曾有微词,而且也曾多次要求再验尸体被拒绝。现在百口莫辩。

    棉花糖正要变成原形来帮钟馗。钟馗却对它暗暗摇了摇头。

    库房那边忽然冒出黑烟来。

    司马郁堂愣了一下,眯眼看了看钟馗,带着人去救火了。

    钟馗也不敢迟疑,作法从水井中卷起水龙,对着库房倾泻而下,火才扑灭了。

    “这火是你刚进来的时候点的吧?你回来只是为了毁灭证据,顺便假装无辜?不要跟我说有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这种哄三岁小孩子的谎话。”司马郁堂和属下慢慢靠拢,把钟馗围在中间。

    “这个,真的不是我。”就连钟馗都觉得自己的解释很无力。

    司马郁堂带着人押着钟馗回了王家。梁柔儿和小香十分惊讶。

    “这是什么?”司马郁堂指着钟馗房里的那些金银财宝问。

    钟馗淡淡摇头:“不知道。”

    司马郁堂拿起一个盒子:“这是从王富贵家搜走的证物。当时上面占满了血,也是现场唯一沾了血的东西,里面装了王富贵原本打算给你的报酬。如今在你这里。你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

    “你觉得,以我的本事,会蠢到把东西放在自己房间等你来搜吗?”

    钟馗依旧是那副无关痛痒的样子。

    司马郁堂沉默了一下:“不管怎么样,人赃俱获,你跟我走一趟吧。”

    钟馗再次进了刑部大牢,牢头已经习以为常了。

    “你来了。”

    “嗯,我来了。外面的饭菜太难吃。我回来住几天。”

    “又哄我。”

    “这次是真的。”

    “听说你当着几十个官差和司马大人的面抢了刑部库房?”

    “那不是我。”

    “可是几十个人都说是你啊。”

    “这个我也纳闷。”

    众口烁烁,就连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昨夜梦游干了这档子事。

    可是司马郁堂却说是早晨点卯那一阵子发生的,大家都集中在一起,所以才那么多人同时中招。

    除了被烧毁的一些卷宗和装干物的盒子,别的丢失的东西都在钟馗房间找到了。

    如果他猜得没有错的话,是吸血魔的香料用完了,暂时无处可寻,便想到了这个嫁祸给他的办法,好趁乱得到香料。这样,没有人会察觉香料丢失了,还会以为是被烧了。

    钟馗想来想去,只有可能是这样。

    司马郁堂带着食物来看钟馗。

    “算你有点良心。”钟馗笑嘻嘻接过食盒。

    “这是柔儿亲手做的。”

    “……,那还是算了。”

    “你爱吃不吃。”

    “被烧得剩灰烬的盒子里面装的是不是青赤莲香?”

    “是又怎么样?”司马郁堂拉长着脸,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几十个捕快竟然被钟馗一个人轻松困住困住,真是太伤他的自尊心了。

    特别是会想起钟馗给他脸上抹油彩时那副坏笑的样子。他就……

    司马郁堂忽然想起了什么,打开牢门朝钟馗走了过来。钟馗往后连退几步,被逼到了墙上。司马郁堂揪着他的领子。

    钟馗不由自主像个被非礼的女人一般大叫起来:“你要干嘛?这里是刑部大牢。”

    牢头伸头出来查看。只是被司马郁堂一瞪,他又飞快地缩了回去。

    “真要干什么,等我回家再说好不好。”钟馗弱弱地哀求。

    “闭嘴。”司马郁堂冷声喝到,然后凑近在钟馗身上闻了闻。

    钟馗闭眼侧头往后躲。

    司马郁堂说:“钟馗,你平常用香粉吗?”

    钟馗气急败坏挣脱,推开了他:“胡说!我一个大男人,用什么香粉。”

    “可是往我脸上涂油彩那个钟馗用香粉。而且那种香气,还好熟悉。”司马郁堂眯起眼来。

    钟馗点头:“你终于聪明了一次。”

    “我现在终于相信,不是你了。你没那么聪明,你不会把我们全弄晕,再不慌不忙去取。你只会半夜偷偷来。”

    “……,我当你是在夸我,不跟你计较。”

    司马郁堂带人闯入了顾远征家,搜走了一大堆香料,说是证物。

    知道内幕的人说,这是司马郁堂为了掩盖办事不力,库房丢东西的事情。

    夜里,刑部加派了许多守卫,却还是挡不住一个人的脚步。他如入无人之境,迷倒了守卫,取了所有卷宗和金银就走。有守卫躲过了袭击,狂奔去给司马郁堂报信,司马郁堂收到风急急忙忙赶到时,只看见一地狼藉。他又带人直奔大牢,结果大牢里空空如也。牢头也被人迷晕了,毫无知觉。司马郁堂沉声下令封锁全城抓钟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