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五十五章 那时的你(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小香抿嘴笑:“有什么好抱歉的。自从认识了你们两,钟馗竟然破天荒的肯在一个地方待几个月。而且还能安稳地住在这么好的宅子里。你不知道,过去他召唤我的时候,落脚的地方真是千奇百怪。有时候是在土匪窝,有时候是在马圈,还有一次在战场,那个箭嗖嗖地飞,我真是受够了。”

    梁柔儿忍不住破涕为笑,挽住了小香的手。

    两个人说着说着,撇下钟馗走了。

    钟馗好无奈,忘了一眼司马郁东:“要不,我们两喝酒去。”

    “呵呵。滚。女人不要你了,你才想起我。我还要去刑部点卯,你自个儿玩吧。”

    司马郁东沉下脸,扔了这句话,就扬长而去,留下钟馗一个人站在屋子里干瞪眼。

    小香说她这一次倒是因祸得福,离开山中的时限不再像原来那么短,可以帮钟馗找那两味香料的去向。钟馗决定先继续寻找千步香。为了摒除顾远征那里的气味对棉花糖的影响,钟馗特地带棉花糖远离原尚书府。可是奔波了一天,棉花糖都没有嗅出任何气味。

    钟馗和小香精疲力竭回到王家大宅,梁柔儿已经做好了饭笑嘻嘻地等着他们回来吃了。????这一次,梁柔儿做的菜比上一次好太多了。至少能看出本来的颜色,一点都没有烧糊。因为,她一律用了凉拌。凉拌黄瓜,凉拌海带、凉拌豆腐,鸡肉用水煮熟了再凉拌。

    “哈,这个夏天热,吃凉拌菜刚好!”钟馗打着哈哈,坐在桌边。

    说实在的,其实他和小香一整天就喝了一点水,早饿得前胸贴后背。只要毒不死,钟馗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吃下去。

    第一口吃的凉拌黄瓜,酸得他一连打了好几个哆嗦。

    第二口吃的豆腐,不知道梁柔儿放错了什么又苦又麻。

    第三口吃的鸡。咬一口下去,发现鸡肉里面还滴血。钟馗虽然过去饿极了的时候也曾生吃鱼肉,可是生的鸡肉他实在是受不了。

    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只是被梁柔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他吐又不好吐出来,只能梗着脖子硬咽了下去。

    小香一见钟馗这样子,便悄悄放下了筷子,端着茶杯喝水。

    “好吃吗?”梁柔儿满是期盼地问。

    钟馗干笑了一声:“好吃。”

    “继续啊。”

    “饱了。”

    “你撒谎。你这种一只鸡下去不带喘气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吃这么点儿就饱了。你不会是病了吧。”

    “没没有。我们中午吃得多。”钟馗害怕梁柔儿不肯信,还捂着嘴,小声打了个嗝。

    梁柔儿又问小香:“小香呢?你可一口都没吃啊。也饱了?”

    “我是妖。我不用吃东西。”小香忙摆手回答。

    “哎呀,怎么办,天气这么热。这些菜到早上就坏了。”梁柔儿很担忧。

    “没事,等下送给司马郁堂吃。”钟馗忙说。

    小香一听差一点没有喷笑出来。

    “诶,对啊。他们人多一定能吃完。”梁柔儿立刻欢天喜地地起身去找食盒了。

    小香抿嘴用手指点着钟馗偷笑,钟馗朝小香暗暗作揖。

    梁柔儿装好菜,出门不到半刻钟就又回来了。食盒里的饭菜原封不动。

    钟馗见她一副呆楞的模样,以为她受了打击,安抚她:“没事,他们不吃我吃。”

    “不是。”梁柔儿摇着头,“刑部的门一推就开,连个守卫都没有。我进去里面转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好奇怪。我害怕,没敢待下去,就赶紧回来了。”

    钟馗一听,立刻站了起来对小香说:“你帮我看着她。”然后带着棉花糖朝刑部狂奔。

    果然,往日有数个卫兵把守的刑部大门外前面静悄悄的。门敞开着,里面也看不到任何人。

    这里面有很多卷宗档案,还有收缴的金银财宝。有胆大包天的狂徒来这里打劫,也不是没有可能。

    棉花糖忽然伸着脖子在空中嗅着,无比兴奋的模样:“我闻到千步香的味道了。很浓。”

    “莫非库房里面有?‘吸血魔’手里的千步香用完了,才要到这里来找?”钟馗自言自语,心里越发有着不好的预感。如果是这样,歹徒莫不是已经把所有人都杀了,劫掠一空又离开了。

    急急忙忙往里面跑,一边叫着司马郁堂的名字,最后他终于在后院杂物房里找到了司马郁堂和其他人。

    后院一间五丈见方的小房间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打开门乍一看见这幅情景,钟馗的心都停跳了一下才恢复了跳动。

    因为那些人全都双手垂在两侧,脸上被涂上了厚厚的瓷样油彩,仰面朝天瞪大了眼睛,跟被‘吸血魔’杀死的人的样子一模一样。

    “司马郁堂!”钟馗大声叫着,忽然听见角落里传来‘可可可’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人被扼住了喉咙,却在努力发出声音。

    钟馗循着声音而去,终于看见了司马郁堂。

    他也是那副怪异的模样,只是眼睛还能转动。

    钟馗把他扛出了屋子,放在树荫下,问他:“我要点哪里?”

    司马郁堂说不出话,只能瞪着钟馗。

    钟馗无奈之下只好说:“我要是指对了,你就眨眼,要是不对,你就不眨眼。”

    司马郁堂眨眼。

    钟馗指着一处:“这里?”

    他的袖子刚好拂到司马郁堂的眼睛。司马郁堂不由自主眨了一下眼。

    钟馗二话不说,用尽全力点了上去。

    司马郁堂脸上立刻泛起僵硬的微笑。怪异的是,他的眼睛却里满是愤怒和无奈。

    “你点了他的笑穴。”棉花糖无奈地捂眼哀叹。

    “啊,那要点哪里解穴?”

    “我也不知道。我是神兽,不是练武的。”

    “是这里吗。”钟馗只能指着另外一个地方。司马郁堂瞪大了眼睛。

    “哎呀,莫不是笑傻了不会眨眼了。”钟馗皱眉,“不管三七二十一,试试看吧。”

    他用力点了下去。

    司马郁堂立刻又开始流眼泪。

    “这是哭穴。”棉花糖言简意赅提醒钟馗。

    钟馗再试了另外一个地方。

    司马郁堂开始剧烈地抽搐,翻白眼,口吐白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