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五十一章 小香的身世(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不到半刻钟,小香便从门外走了进来,满脸惊喜:“你醒了?我害怕你就这么躺着,以后都不叫我了。”

    梁柔儿忽然站起来,抽了司马郁堂腰间的佩刀,朝着小香就扎了过去。小香一晃,便忽然没了影。等梁柔儿站定,才发现小香已经到了钟馗身边。

    钟馗张大了嘴,慢慢举起手。

    梁柔儿等不及他说话,转身又要来刺小香,却被司马郁堂拦住了。

    “柔儿这是为何?”

    “那日钟馗就是跟她出去,才变成这幅样子回来的。我不打她打谁?”

    小香冷笑一声:“你那点三脚猫功夫,能打谁?也就他们两让着你,你才能打到他们。不然你谁的指头都碰不到。”

    司马郁堂把刀夺了过去:“别误伤了自己或钟馗,他现在像个乌龟一样慢。”????钟馗终于把刚才要说的话说了出来:“别……打。不……怪……她。”

    梁柔儿哭笑不得,忿忿坐下。

    小香这才哼了一声,托起钟馗的脸,看了看他的眼睛和舌头。

    “没事,过几日就好了。那个东西,真是轻易不要再用了。不然下一次,不一定有这么幸运。”

    梁柔儿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见小香跟钟馗那么亲热,心里无名火又‘噌噌噌’地上来了。

    “**,跟男人这样勾勾搭搭,不知羞耻。”

    “呵呵,我跟他更亲密的时候你也见过,还吃的什么飞醋?要是按照先来后到,我比你不知道早多少,你还要叫我一声姐姐。”小香慢悠悠出声还击。

    梁柔儿一听越发生气,涨红了脸,又要站起来。司马郁堂指了指钟馗:“他有话说。”

    钟馗翻白眼,梗脖子许久才憋出一个字:“饿。”

    “噗”小香撑不住笑了,“你这么慢,我还真不习惯。”

    小香弄了一桌好菜放在厅堂,梁柔儿别扭地不肯上桌。司马郁堂抱着胳膊站在门边叫了一声钟馗。钟馗许久才应到:“诶。”

    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还好这会儿他不用追姑娘,也不用入洞房,不然真是急死人了。”

    只是等了许久,钟馗也没有来。梁柔儿使眼色叫司马郁堂过去查看。司马郁堂慢悠悠走到钟馗房间才发现,钟馗从刚才到现在,这么久,才从卧房的桌边走到门边。

    “哎,等到你走到厅堂,都到明早上了。”司马郁堂叹了一口气,把钟馗抗在肩膀上几步便到了客厅,把他扔在椅子上。钟馗也不介意,慢慢咧嘴笑了笑,冲梁柔儿无比缓慢的招手。

    梁柔儿也忍不住笑了,心里怒气全消,走过来坐在他身边。

    然后三个人便看着钟馗,拿着筷子戳鹌鹑蛋。慢悠悠地戳下去,筷子刚碰到,鹌鹑蛋就滚开了。如此反复,让人看了捉狂。

    好不容易戳到一个,半柱香过去了,鹌鹑蛋还在盘子和嘴之间慢悠悠运行,还没有送到嘴里。

    司马郁堂看不下去了,左手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菜塞到钟馗嘴里。

    钟馗又无比缓慢地动着嘴,咽了下去。

    他嘴角忽然慢慢上扬,应该是要笑了。

    其他三个人表情痛苦地望着他,等他说话。

    果然,钟馗的嘴角扬到微笑的弧度后说:“我……梦……见……美……女……亲……我。好……甜。”

    司马郁堂立刻被什么呛到,不住地咳嗽。梁柔儿把头压得低低得,憋着笑,不敢抬头。

    小香不知所以,只能莫名其妙地看着司马郁堂。

    寅时初,小香便要告辞,钟馗站在门口送她。

    “别担心,说不定明日就好了。你要有事,又叫我,我就来。”小香安慰钟馗,正要走。

    天空忽然想起一阵嗡嗡声,好像是有人在敲钟,又像是在磨什么东西。

    这个声音,只有钟馗知道,是法力高强的人在祭出法器发出来的。

    “跑!”钟馗心里着急,却无可奈何,只能对小香挤出这个字。

    可是已经晚了。小香一步也挪动不了,抱着头,痛苦地蹲了下来,最后缩成一团。

    钟馗目眦欲裂,想要跑过去救她,怎奈脚不听使唤,迈不动步子。别说是他,就连梁小柔和司马郁堂也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一个巨大的紫金色钵盂出现在漆黑的夜空,小香尖叫着,变成一个小点被钵盂吸了进去。然后,钵盂变小,落回到门外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手里。

    和尚得意洋洋地说:“阿弥陀佛,今日老衲收了一个千年妖怪。真是造福苍生,可得圆满。”他瞥了眼钟馗身上的衣服和树下的棉花糖,然后眼波扫过钟馗的时候,被他凶狠冰冷的目光吓到了。

    和尚故作镇定的说:“今日暂且这样。改日再来收拾你们两个。”然后就一溜烟地逃了。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立刻跑到钟馗身边。

    钟馗觉得自己身体里的枷锁忽然碎了一样,顿时轻松。

    只是那和尚已经走远。

    “小香。等我来救你。”钟馗望着远处,从嘴里冷冷挤出这几个字。

    “你完全好了?”梁柔儿十分惊喜。

    钟馗脸色阴沉,没有出声。刚才那和尚不像是不伤无辜的大慈大悲之人,却特地作出结界困住梁柔儿和司马郁堂,多半是有人交代不可以伤他们。也就是说,这个人即便不是他们两请来的,也是跟他们有关的人请来的。

    所以,他现在谁也不能信。

    钟馗对身上的衣服说:“你留这里,免得等下误伤。”他想要扯下衣服,衣服却像是黏在他身上一样,脱了这只袖子,那只又穿上了。

    棉花糖迈着沉稳地步子走了过来,目光坚定:“既是发誓要服侍你,自然是生死相随。”

    “那就走吧。”钟馗无奈的叹了口气,继而肃颜道,“不过,我先说好。释迦牟尼的人一向是我的克星。我这一去,必有一场恶战。到时候看时机不对,你们就跑。你妻子白若离的事情就只能再找高人了。”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听不见棉花糖的声音,全程都是钟馗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再加上棉花糖表情严肃仿佛听得懂钟馗的话,倒像在跟他对话一般,两人更是诧异。

    钟馗说完便要走。梁柔儿忍不住追上了几步:“你这就走吗?就没有什么话留给我?”

    “司马郁堂是你的良人。我若没回来。你们两,就忘了我。”听上去像是劝慰梁柔儿,其实却是在给两个人留话。

    司马郁堂心里也很不舒服起来。

    “你既这么说,我今日还非要跟你一起去不可。不然,便好像我留下来贪生怕死。”他语气坚决,“你若不带我。我骑马也能追得上。”

    赌一把吗?钟馗仰头看着天,好一会儿,才忽然冲司马郁堂一笑:“如此,便同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