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九章 刑部尚书(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一把揪住司马郁堂的衣襟:“到现在你还要隐瞒吗?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个刑部小吏便是你的曾曾祖父司马彦,你们司马家第一个在刑部做官的人。你的曾祖父便是他的遗腹子。族谱上应该有记载吧?你听了之后这么可能不怀疑,不去查族谱,”

    司马郁堂挣脱了钟馗的手,把他一推:“你再要胡说,我可要不客气了。”

    “怎么?得知你们司马家的人竟然有过这么惊心动魄的爱情,你不高兴吗?”钟馗咬牙切齿地说,“这么多人死了,代价还不够吗?”

    柳君良都隐藏了这么多年了,忽然有女尸冒出来暴露了他,明显是有人想要他被抓起来。而这一阵子的查案也让钟馗觉得,这件事情,像是有两帮人在拉锯,一边巴不得钟馗早点抓到‘吸血魔’,一边则好像竭力为‘吸血魔’掩饰。

    像想要抓住‘吸血魔’的人,用各种无关人物的死来引着他一步一步揭开了‘吸血魔’的真实身份。而保‘吸血魔’的人却不得不杀更多的人来掩盖。

    到底哪一个是‘吸血魔’杀的,哪一个是嫁祸的,钟馗也分不清楚了。

    可是有一点,他是知道的:这些人出手太过狠毒,为了掩盖真相,不但让无辜的人白白丧命还把他们打得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不管怎么样,只要真正的‘吸血魔’不被捉到,就会有更多的人遭殃。

    “就为了你们家的面子,值得吗?”钟馗红了眼,松开了手,“不管是不是你的亲人,我都会追查到底。哪怕最后查到凶手是你,我也不会手软。”他说完转身沿着山路走了。????司马郁堂苦笑了一声抬头看了看天:早就知道他们势不两立,却又忍不住作死的走得太近。

    水粉店少管家当天夜里便被人毒死在死牢中。

    好像瞬间一切都归零,毫无头绪。

    钟馗几日把自己闷在房中不肯出来,梁柔儿担心钟馗,特地去千味馆里买了几样钟馗喜欢的小菜回来。一推开门便看见钟馗坐在院子里的凤凰树上。

    红色的花朵像云一样托着他。一身雪白衣衫,越发衬得他眉眼俊朗,鼻秀唇红。衣服长长下摆从树枝上垂了下来,让他仿佛云中谪仙。

    此刻,他正拿着那张写满香料名字的纸,皱眉不知道研究什么。

    毛色雪白的棉花糖蜷成一团,睡在树下,身上也落了几多红花。一切都那么安静而又美好。

    梁柔儿不忍心打搅他,靠在门边,就这么看着他。

    钟馗忽然抬头望向这边笑了一声,一个潇洒利落地翻身稳稳落下,然后大步走了过来。

    梁柔儿的心狂跳起来,‘砰砰砰’敲得她耳膜发痛。她红了脸,傻傻看着他走近对她张开手臂。

    闭眼等他把自己搂入怀中,钟馗却与她错身而过。

    梁柔儿睁开眼,呆楞了片刻,鼻尖闻到一股香气,心里便明白了几分。她一回头果然看见了抱住小香的钟馗。

    “美人儿,想死我了。”钟馗浑然不觉身后的梁柔儿目光像要杀人一般,只管抱着小香亲热。

    小香拍了拍钟馗的背,示意他回头。钟馗不知所以转头,眼前便一花。

    热辣辣香喷喷的菜全部扣在了他头上。汤汁油水顺着他的额头嘀嗒而下。别说是小香,就连他身上的衣服都瞬间离开他,退了好几步远。

    “这又是为何?”不知所以地钟馗望着梁柔儿痛苦呻吟。

    “呵呵,本小姐高兴。”梁柔儿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手,转头昂头而去。

    她在家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到了这里,要侍候这个混蛋不说,还要日日忍受他的花心。梁柔儿越想越气,就红了眼眶。

    “去哄哄她吧。”小香推了一下钟馗。

    钟馗皱眉:“一来我根本就不知道她为何生气,二来,你不是时间紧迫吗?还是办正事要紧。”

    小香叹了一口气:“也好。”

    上次配胭脂费了许久时间,她都没有来得及帮钟馗找香料。

    小香说这上面的香料只有两味特别,叫千步香和青赤莲香。

    “可是我让这家伙闻了,他也没有闻出个所以然。”钟馗指了指在树下乘凉的棉花糖。

    “你给它闻的是胭脂,里面几十种香料,让它找出一种,又不告诉他是哪一种,它如何能分辨出来?”小香一边苦笑摇头,一边叹息。

    钟馗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得也是,我还冤枉它了。”

    香儿抿嘴笑着说:“千步香产自南海岛屿,青赤莲香产自番邦,除了宫里,长安城就只有一两家人有其中一种。我恰好两种都带了来。现在你给它闻一下,再去找,就容易了。”

    如此,搜索对象的范围便忽然缩小了很多。钟馗兴奋地捉住小香的手:“美人,真是谢谢你了。”

    小香红了脸,啐他一口:“呸。需要我的时候,就美人美人地叫。不需要我的时候,就几十年都想不起我。让我一人在深山中寂寞。”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一定常去看你。”钟馗笑嘻嘻哄着小香,从她手里夺过那两味香料,“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找吧。”

    棉花糖见躲不过,只能不情不愿过来伸鼻子闻了一下钟馗手中的千步香,便一连打了几个喷嚏。

    小香忍不住捂嘴笑:“这个香就是气味很浓,而且经久不消。连我都觉得辣眼睛。那胭脂里绵绵长长,散发很远的香气,便是千步香发出来的。棉花糖鼻子这么灵,怕是今日闻了之后,好几日都闻不到别的味道了。”

    听小香也开始叫它棉花糖,棉花糖脸上显出一种无奈而又悲愤的神色。

    “快找吧。香儿天一亮就要回去了。”钟馗催促着棉花糖。

    棉花糖只能起身跑了出去。它带着钟馗和小香沿着长安城的小巷穿来穿去,最后到了一家大院子的外面。

    钟馗抬头一看门匾“尚书府”。

    诶?这不是那个疯了的,跟他有仇的前刑部尚书顾远征家里吗?

    他惊愕了片刻。把前前后后想了一遍。

    尚书是‘吸血魔’这个可能也不是完全没有。或许,他只是装疯。

    如今只能进去里面才能一探究近了。

    虽然顾远征疯了,可是守卫依旧很森严。

    只能等夜深了从后面翻墙进去了。

    夜黑风高,钟馗黑衣蒙面从墙上翻了过去。因为要需要小香分辨香料,所以他不得不把小香也带上了。

    “你如何要翻墙这么狼狈,用法力不是一下就过去了?”小香皱眉问跳上墙,又跳下来的钟馗。

    “哎,说起来话长。”钟馗叹气摇头,“有一次,为了追一个鬼,我贪方便直接穿墙而过,结果没想到墙后面是一个女子的闺房,而且她正在洗澡。那女子尖叫起来,害得我鬼没抓着,反而差点被人当采花贼给抓起来。我好不容易脱身,眼睛却红肿刺痛了一个月才好。从那以后,能不用法术就不用法术,省得背这种锅。”

    小香知道他有戒律,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不由得也为他叹息。不过想想他那吃瘪的样子她又忍不住笑了:“该!谁要你平日那么花心,四处留情。”

    钟馗冲她抛媚眼:“哪有,我只喜欢小香。”

    小香红了脸,拍了他一下:“要死了,赶紧干正事。再磨蹭下去,我的时间可又要到了。”

    钟馗忙收起嘻皮笑脸,领着小香,沿着尚书府里蜿蜒前进。

    靠近正院,忽然听见里面传来喧闹声:“老爷别闹了。该睡觉了。”然后便是一个人歇斯底里地嚎叫。

    钟馗拉着小香跳上了院子外的一棵树躲了起来。

    里面屋子的门忽然打开,一群仆人从里面冲了出来。一个干瘦的中年人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手里拿着剑追了出来,然后对着仆人们就是一顿乱砍。

    哪还有人敢呆在这里?不一会儿,院子里便只剩下那个中年人一人。

    从那人散乱的头发下,钟馗依稀可以辨认出他便是那个贪赃枉法的顾远征。

    看见他这幅样子,虽然解恨,却也有些可怜他。想他好歹是三品要员,太子左膀右臂,原本前程似景,风光无限,如今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钟馗落到了院子里,等小香也进来后,手一勾,门便自己关上,上了锁。

    “妖怪!”顾远征一见钟馗立刻拿着剑扑了上来。

    钟馗伸直手,虎口一收,顾远征还没有靠近他,便像是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喉咙,身子悬到了半空,涨红了脸,喉咙里挣扎着发出奇怪的声响:“咔咔咔”。

    钟馗松开手指,顾远征落在地上,立刻抖成一团。

    “我问你话,你要好好回答。”钟馗蹲了下来,冷冷地说。

    顾远征畏畏缩缩地点头,却忽然冲钟馗叫了一声:“爹!!”

    钟馗皱起脸:“虽然按照年岁,你叫我爷爷都不过分。可是听见你忽然这么称呼,我还是很不舒服。”

    小香忍不住喷笑出来,拍了拍钟馗的肩膀:“看来他是真的疯了。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尚书忽然又转头冲小香叫了一句:“妈。”

    小香立刻止住笑,柳眉倒竖:“你当我是女人好欺负吗?我要是狠起来,能让你七窍流血,浑身溃烂生不如死。”

    钟馗忙起身拦住她:“小香莫气,他是真的疯了。不能跟他一般计较。”

    小香哼了一声,转头看向别处。

    钟馗又蹲下:“你亲眼见过‘吸血魔’?”

    顾远征一听‘吸血魔’这三个字立刻发了凄厉而有惊恐的哀嚎,把钟馗吓了一跳。

    小香往顾远征张开的嘴里扔了一粒丸子进去,然后托起他下颌,在他胸上一点。顾远征便不由自主把丸子吞了下去。

    “把他弄死了,就没得问了。”钟馗来不及制止,只能叹息了一声。

    “放心,这是让人安静的药。没事。”

    果然,顾远征慢慢安静下来,开始蹲在地上用树枝划圈。

    “你的这个香料,从哪儿来的,现在在哪儿?”香儿从怀里掏出一小块千步香来问顾远征。

    顾远征只顾着傻笑,什么也不说。

    钟馗苦恼地挠着头:“吓又不能吓,哄也哄不出来,怎么办?”他忽然想起小香有一种香能让他看见活人的记忆。

    他看向小香。小香知道他的意思,摇头坚决地说:“不行,那个透魂香太厉害,对人伤害极其大。用一次,重则疯疯癫癫,轻则反应慢健忘痴傻。我不准你冒这个险。”

    “管不了难么多了。而且,我不是人,他也已经疯了,不会有那种后遗症的。”

    眼看月沉西边,小香拧不过钟馗的再三要求,只能拿了一个小瓶子出来。

    她念念有词,那瓶子里便飘出一缕白色的烟。

    那一缕烟像是蛇一样飘飘悠悠,弯弯扭扭,从钟馗鼻子前飞过。钟馗便立刻眼睛发直,一动不动了。

    小香知道,那是透魂香勾了钟馗的精魄。他虽不是人,却留了一魂一魄。

    那烟又扭啊扭,从顾远征的鼻子里钻了进去。

    钟馗赫然发现自己坐在尚书府的大厅中央,有人端了一个小盒子向他禀报说这是今年献上来的千步香。他忽然醒悟顾远征是南边的人,说不定家乡就产千步香。所以他家里有这个也不奇怪。

    接下来的画面闪动得杂乱而又飞快,断断续续。

    顾远征把香献给了皇上,然后王富贵送来银子,请顾远征把钟馗判死。

    王富贵叫顾远征姐夫。钟馗才知道了他们之间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然后顾远征听人禀报说树林里出现了奇怪的女尸,亲自前往查看。结果,追捕‘吸血魔’未果,顾远征和长安城府尹协商,用人做诱饵。那个被当作可怜的侍女,也惨死了。只是顾远征到得迅速,远远瞥见了‘吸血魔’的背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