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八章 被凶手嫁祸的凶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要想把血放那么干净,只有在人活着的时候。

    司马郁堂急急去求见尚书,尚书却不肯见,只派人出来说这个案子已经结了,不用再审。

    钟馗却回到了王家,把梁柔儿叫了出来,笑着问:“柔儿多少斤?”

    梁柔儿红了脸:“要你管。”

    “你是不是九十五斤上下?”

    “我哪有那么胖?”梁柔儿叫着,声音却越来越小。

    钟馗心里有了数,对她招了招手,转身边走。

    梁柔儿莫名其妙跟上了钟馗。走到王家门外的树林边,钟馗忽然转身说了句“得罪了”,然后一把抱起梁柔儿。????“你这个登徒子,放下我。”梁柔儿死命挣扎。

    “不要乱动,我只是做个实验。”钟馗温声说。

    “色狼,你干什么都说是做实验。”梁柔儿越发挣扎得厉害。

    “你再动,我可要把你扔下来了。”

    梁柔儿闻见他身上熟悉的气味,脸颊发热,乖乖抱住了他的脖子。

    钟馗抱着梁柔儿走了进去,然后放下她,让她不要动,自己则小心翼翼踩着刚才来的脚印退出了树林。

    司马郁堂也回来了,默默在树林外看着钟馗。钟馗退到了司马郁堂身边,看了一眼他。司马郁堂默默点头。

    “因为是两个人的体重,所以,留下的脚印特别深。凶手退出来的时候,因为重量小,比先前的浅,只要原路返回,是看不出来的。”

    “尸体呢?”

    “不见了。”

    “怎么会……”钟馗皱眉。只是见司马郁堂脸色郁然,他立刻便明白了。

    “呵呵,有人不想我们查清楚。看来我们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钟馗也不执着于把尸体要回来这件事,而是跟师太要了几个香火钱,然后拿给棉花糖嗅了嗅。棉花糖闻了之后就带着他们在树林里兜圈子。

    “它到底行不行啊?”梁柔儿跑得腰酸腿软,浑身是汗,忍不住问。

    “行?千万不要说男人不行,不然它会打你的。”钟馗擦了一把汗。

    棉花糖果然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梁柔儿。

    钟馗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其实它行不行,你最清楚。”

    然后他的手利落地给了他自己一个耳光。

    “我擦,你现在越来越不象话了,还敢打我。”钟馗恼了,便开始脱衣服,“你给我下来。老子不背你了。”

    棉花糖一下急了,跳上钟馗的肩膀,按着他的头。

    “我去,你们两夫妻一起来弄我。”钟馗把衣服脱下来。

    司马郁堂和梁柔儿交换着疑惑的眼神,不知道钟馗又在抽什么风。

    衣服和棉花糖并排立在钟馗面前。棉花糖趴在地上呜咽,衣服则好像人跪着一样,向钟馗认错。

    “呵呵,这次没个三五只烧鸡别想打发我。”钟馗光着上身,抱胳膊,鼻孔朝天。

    棉花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跳了起来。

    “诶?发现了什么?”钟馗放下手追了过去。衣服立刻飞到他身上,自动套上袖子,系好腰带。

    棉花糖跑出树林一路飞奔,最后停在了一个饭馆前面。

    “原来是这货饿了。”梁柔儿哭笑不得。

    “不是,可能是钟馗提醒了它,气味这么杂,可能是赃银被人放在了别的地方。”司马郁堂低声回答。

    钟馗指着柜台里挑眉无声询问,棉花糖点了点头。

    钟馗一招手,柜台里的钱匣子就飞了起来。

    掌柜目瞪口呆,忽然跳起来吊在钱匣子上,声嘶力竭地叫着:“干什么?青天白日的,要抢钱嘛?”

    司马郁堂亮出腰牌:“我怀疑你这里的钱里面有赃银。”掌柜立刻松了手。

    钱匣子里的钱撒到了空中,棉花糖跳起来,叼住了其中一块整银。

    钟馗接过银子问掌柜:“这个,是谁给你的?”

    掌柜想了想说:“街尾水粉店老板的儿子。因为昨日一整天,只有他是用整银结账,所以我记得特别清楚。”

    司马郁堂从刑部调来许多人,把水粉店团团围住,才去敲门。

    水粉店少东家一看情形不对,立刻掉头就跑,怎奈前门后门全是官兵,所以,又被抓了回来。

    他对杀死小尼的事情供认不讳。原本只是想勾引小尼,结果那小尼姑坚持要跟他私奔。他害怕事情暴露,便痛下杀手,一时贪心便拿走了小尼身上带出来的香火钱。他故意把小尼身上涂满油彩只是为了嫁祸给‘吸血魔’。反正吸血魔都杀了那么多人了,不在乎帮他背一次黑锅。

    “油彩何处而来?”

    “昨日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在我店外兜售胭脂。我原本出去赶她走。她说这个油彩跟‘吸血魔’用的一样,可以遮住任何伤口。见那人反穿着鞋,我想到小尼的脚比较大,用这个办法可以掩盖脚印,所以跟她买了一个油彩,动了手。”

    钟馗一把捉住少东家的肩膀:“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手下力气格外大。少东家疼得脸色发白,哆哆嗦嗦地说:“没看清楚,就知道是个女人。”

    “你与小尼约会之时,可有别人看见。”

    “好像没有,”少东家迟疑地说,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说,“那日小尼说庵里有贵客来,师太独自招待,不许她们靠近。小尼溜出后门时,那个贵客刚好进来。她远远看了一眼,说是个绝色美人。”

    “油彩呢?”

    “扔在回来路上的湖里了。”

    钟馗不再问什么,转头向庵堂里飞奔。

    只是,他还是迟了。

    师太被人发现死在了山门外,身体蜷曲,箭正中左胸。

    钟馗盯着师太的尸体默然许久,忽然出声问司马郁堂:“司马彦死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个姿势?”

    司马郁堂转开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