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五章 不消停(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胡笙等人只说是被琉璃胁迫才冤枉钟馗,对琉璃所做的事情一概不知。官府也没有再追究,只是解散了琉璃堂了事。

    一夜之间,繁花似锦的琉璃堂便败落了。

    三王爷上旨说琉璃堂就这么放着可惜了,所以跟皇上讨要来作为王府新址。

    皇上欣然应允。一来原三王府太小,本就要扩建,二来琉璃堂奢华宽敞,也不委屈三王爷。

    司马家原本眼巴巴望着司马郁堂能凭借此次捉捕‘吸血魔’有功,连升三级超越祖上成为司马家第一个刑部尚书,朝廷却只是把司马郁堂升了两级,让他补了一个刑部侍郎的缺。

    而刑部尚书的位子则被皇上派给了三王爷的舅舅,李妃的弟弟,李耀祖。李耀祖原本是个斗鸡走狗的浪荡子弟,毫无做官经验,领了官印之后就出去花天酒地庆祝了,把刑部荒废已久的烂摊子全部丢给了司马郁堂整理。

    司马郁堂跟属下把近期各地报上来的案件梳理了一遍,该复核的复核,该审理的审理。全部理清已经是数日以后的事情了。司马郁堂这个常年习武之人,也禁不住头晕眼花,腰酸背痛。他决定出去逛逛,才惊觉钟馗这几日好安静。

    想起钟馗那日离开琉璃堂时说的话,司马郁堂心里有些犯嘀咕,决定去看看钟馗。????老远便听见王家宅子里发出欢笑之声,司马郁堂站住了脚,侧耳细听,心里也疑惑梁柔儿如何会肯钟馗带女人回来。

    “钟公子,司马大人都升官了,您怎么还窝在这里陪我们玩?”一个女人娇声说。

    “司马大人是官家人,当然要升官了。我只要钱。”钟馗嘻嘻笑着回答。

    朝廷说钟馗将功补过,完全不顾开始发的誓言,给了钟馗十两金就打发了钟馗。司马郁堂知道钟馗一定十分不平。

    “钟公子有钱就好。钟公子有钱,我们就有钱了。”女子哄笑起来。

    “来来来脱衣服,让我好好看看。”

    司马郁堂实在听不下去了,走到紧闭的门边伸腿一踹。

    “哐当”,门应声而开。坐在院子里的人都转头瞪着司马郁堂。那些女人脸上都涂满了白色的油彩,在阳光下亮闪闪的,仿佛一群小丑。钟馗脸上倒是干干净净。

    “你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你们要是乖,等下,我让你们尝尝他的滋味。”钟馗愣神片刻之后,指着司马郁堂对那些女人说。

    那些女人立刻笑得花枝乱缠。

    钟馗却伸手:“嘘。表情别太大。等下油彩花了,我就看不出效果了。”

    司马郁堂此时才知道,原来钟馗是在晒脸上的油彩。

    “你这油彩哪里来的?”司马郁堂沉下脸。那一日轻点赃物的时候,是他亲手把这些油彩作为重要证物封存在了刑部库房里。如何现在又到了钟馗的手上?

    “从你那里借了钥匙,自己去取的。”钟馗理直气壮,神色淡然。

    “你好大胆子,竟然敢到刑部库房里偷东西!”司马郁堂气得脑子里‘嗡嗡’响,飞身就朝钟馗扑了上去。

    只是到了半空,他瞥见廊下端坐一人,脸色煞白一动不动,身形看着很像梁柔儿,便不由自主分了神。

    钟馗趁机往地上一倒,捂住自己口鼻,冲司马郁堂一扬手。司马郁堂心里暗道不好,却来不及躲了。面前一阵粉末飞扬,他落在地上捂住口鼻,却已经吸入了不少。

    眼前一切开始摇晃,脚也发软,司马郁堂单膝跪在地上。咬牙切齿地骂钟馗:“混蛋!你竟然对我用迷药。”

    钟馗抱着胳膊,笑得很讨打:“切,连梁柔儿那只母老虎我都敢用迷药。何况是你。”

    头上的蝉嘶鸣着,司马郁堂和梁柔儿被并排五花大绑在院子里的椅子上,脸上涂满白釉一样的油彩,身旁坐了一排脸上一样涂了油彩的女人。

    刚才司马郁堂一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身陷这种尴尬的境地。

    “这个畜生想干嘛?”司马郁堂暗暗用力挣脱绳子却发现徒劳无功后,终于放弃了,无奈地问梁柔儿。

    梁柔儿叹气:“他好好的抓鬼大神不做,想要学那些科学家,做什么实验。”

    “什么实验?”

    “他说他想看看琉璃堂里搜到的油彩涂在人脸上,到底跟那些女尸身上的一样不一样。”

    “那他自己怎么不涂?”

    “他说他不是人。”

    “呵呵,难得他有自知之明。”

    钟馗正在从队伍那边走过来,附身凑到那些女人脸上,挨个闻着。那些女人都红了脸抿嘴‘吃吃’笑。

    “禽兽不如。”梁柔儿和司马郁堂不约而同低声骂了一句。

    等钟馗走到面前,梁柔儿大叫:“你要敢这么对我,等我挣脱出来,我就剪了你的子孙根。”

    钟馗想了想,对在树下乘凉的棉花糖招了招手。棉花糖极其不情愿地往这边走了几步,伸头远远闻了一下,冲钟馗摇了摇头,又慢悠悠走回去躺下。

    “诶,别走大,还有一个。”钟馗指着司马郁堂。

    棉花糖翻了个白眼,没理他。

    钟馗犹豫了很久,好几次想要弯腰靠近,都被司马郁堂冷冷的眼神逼退了。

    “你要敢过来,等下我一脱身就把你剁成肉泥。”

    钟馗一听反而不怕了,靠近闻了闻,直起身。

    “如何?”虽然嘴里骂他疯,其实司马郁堂也很想知道结果。

    “不知道。”钟馗爽快地回答。

    司马郁堂恼了,凝神用力,低喝一声,绳子应声断开。他揉了揉酸痛的手臂,阴森森地逼近钟馗。

    “那个,你涂了油彩特别帅。真的。”钟馗一边后退,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

    司马郁堂伸出拳头捏的咔咔响。钟馗打了个哆嗦,却发现自己已经被逼得背靠大树,无处可逃。

    “司马大人。”陆仁甲一边叫一边冲了进来。只是他一见满院子的‘瓷人’又立刻麻溜地转身往回跑。

    “去哪儿?”司马郁堂哭笑不得。

    这一阵子,手下都被‘吸血魔’搞怕了,别说是他们这样涂得像死尸一样诡异地坐在太阳下,就算是晚上猛然看见一个长得白净点的人,心都忍不住抖三抖。

    陆仁甲听见司马郁堂的声音,才又回来,拱手弯腰:“出事了。司马大人。”

    司马郁堂不顾钟馗的挣扎,从钟馗怀里扯出一个东西擦着脸上的油彩。只是瞥见自己拿着的原来是女人红艳艳的肚兜,他又立刻像被针扎了一般,扔了。

    “什么事?”司马郁堂努力镇定自己,问陆仁甲。

    “南郊林子里又出现了女尸,样子……样子就像先前一样。”

    钟馗和司马郁堂绵绵相觑,不约而同往外跑去。

    “诶,还有我。别把我抛下。”梁柔儿在他们身后大叫。

    钟馗和司马郁堂像是没听见,越发加快了脚步,绝尘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