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四章 湖底的秘密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箫声一起,喧闹声顿消。琉璃站在船头,拨开荷花,红唇微启,轻唱小曲儿。那声音如天籁一般,勾魂摄魄。就连司马郁堂也听得入了神。

    荷花深处忽然起了雾,沿着湖水蔓延开来。

    这个雾,起得好诡异。司马郁堂微微皱眉。

    琉璃站的船忽然剧烈地摇晃起来。琉璃脸上显出慌张的神色,立刻停止了唱戏。乐师也停了下来,扶着船沿。众人以为是风吹动了船。只是船越晃越厉害,琉璃不由得叫出了声。

    一晃眼,船上的琉璃就不见了,水上起了一阵水花。

    “不好,堂主掉到水里了。”有人惊叫。

    司马郁堂摘了刀,往湖边跑。

    岸上的人围了过来奔走呼叫。只是水中黑暗,湖底荷花根枝错节,所以,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敢下去救。????水面上忽然起了一阵浪花,琉璃从水下冒了出来,伸出手大声咳嗽呼救。

    只是水下像是有什么人在扯着他一般,他立刻又在众人惊呼声之下被拖到了水面下。水面波澜摇晃,渐渐平静。

    这样一来,就更没人敢下去了。

    众人躲闪之时,岸上那个佝偻的身影忽然纵身一跃,跳入了水中。

    怎么看那身影那么像钟馗?

    刚好跑到湖边的司马郁堂微微皱眉,紧跟着那人也跳下了水,努力游向琉璃刚刚落水之处。

    水中果然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是七月天,也冷得如冰一般刺骨。

    前面那人从怀里掏出了个东西,一入水立即缩成了一团球,还发出莹莹的光。司马郁堂这下看清楚了,那人果然是钟馗。

    钟馗在前,司马郁堂紧随其后。两人在到了琉璃落水之处,却同时停了下来。

    湖底的水像是凝固了一般。无数个女人站在湖底,仰头看天。琉璃被那些女人抓住脚,抱着腰,手伸向水面,和那些女人一样瞪大眼睛,一动不动。他们的皮肤在玉玲珑的光芒之下,越发惨白骇人。

    钟馗和司马郁堂面面相觑之后,一起往上游,冲出了水面,然后趴在船舷上拼命地咳嗽。

    虽然如愿的找到了琉璃是‘吸血魔’的证据,两个人脸上却都一点高兴的神色也没有。

    为了防止再发生不测,司马郁堂命令手下天亮才下去打捞尸体。

    钟馗表情凝重站在岸边看着年轻女子的尸体一具一具被拖出水面,摆在岸边。

    有衙役把报了女儿走失的苦主带来。女尸一个一个被苦主们认领了。有一些,竟然是数年前失踪的,一时间岸上哭天抢地一片愁云惨雾。

    钟馗攥紧了拳头。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人把尸体运来沉在湖里,他竟然丝毫都没有察觉。更奇怪的是,他也没有遇见任何飘荡的幽魂,也就是说,这些女孩一个一个的魂魄都被人打散,永世不得超生。

    “不怪你,只怪琉璃太狡猾。”

    司马郁堂拍了拍钟馗的肩膀,安慰他。

    琉璃的卧室里有通道通向湖底的一个地洞。从地洞里搜出大量制作胭脂用的香料和鲜血。地洞里血腥味混合着香料味,让哪些见惯了惨状的衙役都忍不住跑出来狂吐不止。

    加上有琉璃堂里的老人供证,这一任琉璃在位已经数十年。琉璃靠吸食少年的鲜血和与之交欢来保持容颜不改。

    这算是人赃并获,琉璃是‘吸血魔’的事情铁板定钉没得跑了。

    钟馗却笃定琉璃不是‘吸血魔’。因为,那个地洞在他去的时候,还什么也没有。现在却出现了那么多证据,明显是有人嫁祸。

    官府急于结案,便直接忽略琉璃虽然吸人血,却从未取人性命。琉璃虽然保持容颜,却没有怪力,以前哪些诡异的尸体,他又是如何不留下脚印运过去的?

    况且,他跟‘吸血魔’交过手,绝不像琉璃这么好对付。

    不过,即便琉璃不是‘吸血魔’,‘吸血魔’也是从琉璃堂出去的,只要查看琉璃堂的历年来的人员名册,就能找到蛛丝马迹。

    那边忽然响起惊叫,钟馗闻声回头一看,原来是琉璃的院子起火了。那火势来的突然而又凶猛。大家什么都来不抢救出来,便已经烧透了顶。

    呵呵,有人急着销毁证据了。钟馗冷笑,却不施救,冷冷看火势变小。转身,他便看见了站在远处的胡笙。

    胡笙眼角带着解恨后的快意和莫名的落寞站在人群后看火。察觉到有人看着他,才转眼对钟馗微微一鞠躬,走了。

    钟馗微叹:这里虽然苦,却总比去宫里做太监,或者去青楼好。所以琉璃虽然可恶,却也为一些可怜人家的孩子,提供了一个避风港,也算是顺便行善。

    “你的身份鉴。”一只手伸到钟馗面前。

    钟馗看了一眼司马郁堂,接了过去。

    这一次抓了‘吸血魔’唯一收益的,怕只有司马郁堂了。官方只字不提钟馗的功劳,反而说司马郁堂替钟馗洗清了嫌疑。

    “这一次,其实是你破的案,我抢了你的功劳。”司马郁堂虽然强装若无其事,话语里去还是隐隐透出不安。

    “司马郁堂,你真的觉得破了案了?你不觉得,是有人把我们一步一步引向了琉璃吗?”钟馗皱眉的冷冷打断司马郁堂的话,就要走。

    司马郁堂一把捉住钟馗的胳膊:“你要干什么?朝廷都不追究了。你再纠缠不休,只会自己吃亏。”

    钟馗不着痕迹挡开司马郁堂的手,不再说什么扬长而去。

    司马郁堂望着钟馗的背影,满眼落寞。

    从此他们又是官和民,再无这样并肩作战的时候。

    在离开司马郁堂的视线之后,钟馗伸手摸了摸怀中的东西。他早在昨夜琉璃唱戏时就溜到琉璃院子里把琉璃堂历年的名册翻了一遍,并把重要的那几页藏了起来。

    “柳君良”钟馗喃喃念着他找到的那个名字。

    名册上对柳君良备注只有六个字,却让钟馗惊心动魄。

    “献,不从,入狱,亡。”

    红绫说的,果然是个真实的故事。

    ‘吸血魔’如果是柳君良的话,如今已经一百多岁了。这几十年来,他都靠吸食鲜血保持青春样貌,只是为何如今才把哪些女尸放出来吓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