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三章 毓青之死(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这个琉璃果然好奸诈。在刑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只要王爷认定钟馗就是吸血魔,便可以黑白颠倒,把一切琉璃的罪孽都拧成是钟馗犯下。

    可是钟馗并没有打算争辩也没有打算逃跑。

    一种不适的感觉在他身上涌动。他知道自己一定是中毒了。逃跑只会加快毒的运行。

    可是,具体是什么时候中的毒,他也不清楚。

    或许是昨夜在毓青那里,或许是从他一进琉璃堂就被下了毒。

    “把他抓起来。”三王爷沉下脸,杀气腾腾地说。

    无数把明晃晃的刀立刻架到了钟馗的脖子上。

    这一次,再入死牢,钟馗被带上了重重的镣铐,还被关在最里面那一间。????牢头叹息:“你怎么又进来了?!”

    “嗯,出去吃太腻了好东西,想念您这里的牢饭了。”

    “呵呵,你好像还瘦了。我看你是在女人身上用‘力’过度吧?”

    “唉,说起来悲催。出去那么久,我亲女人的机会都没有。”

    “你这次到底得罪谁了。”牢头压低声音,朝钟馗身上的镣铐挤了挤眼睛。

    “三王爷。”钟馗神秘地回答。

    “……”牢头沉默了片刻才说,“这一次,你死定了。”

    “唉……我也觉得。除非,有人良心发现。”钟馗长叹一声。

    牢头摇着头离开。钟馗躺到床上,一边垂下手把体内的毒从指尖逼出来,一边闭眼仔细回想今日前后的事情。地上很快多了一滩水渍一样的痕迹。

    很有可能琉璃平日都吸女人的血,只是这一阵子为了迷惑他,才吸男人的血。不然,在胡笙之前应该早会有传言说琉璃堂吸血。

    钟馗想来想去,都觉得这样最合理。

    “你在这住得那么舒服,就不要出去了。”

    司马郁堂的声音在牢房门外响起,打断了钟馗的思路。

    “呵呵,这个枷锁太轻,让牢头给他加一副。”梁柔儿也来了,恶狠狠地接话。

    钟馗嘴角抽了抽,把手收回,枕在头下:“说得也是。这里有吃有喝,不用替人干活,还不用被人打。”

    “你!!!”梁柔儿立刻恼了,瞪大眼睛涨红了脸。

    “柔儿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毕竟是被雷劈过的人。”

    司马郁堂淡淡安慰梁柔儿。

    “要不还是别带他走了,让他在这儿烂死。”梁柔儿咬着牙忿忿地说。

    钟馗长叹了一声:“哎呦,我这被雷劈熟的肉还没好,不知道晚上有没有老鼠出来啃我呢?不过反正过几天也是一刀,无所谓了。”

    原本已经转身往外走的梁柔儿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唉,好了好了。别斗气了。赶紧干正事。”

    司马郁堂打开了牢门。

    钟馗却不起来:“呵呵,想把我送进来就把我送进来,想把我弄出去就把我弄出去。你当我是谁?现在,我还偏不出去了。”

    司马郁堂又好气又好笑:“琉璃上面有人,我要是不从,现在就跟你一起蹲在里面了,谁来救你?”

    钟馗翻身一下坐起来:“既然这样,你为何还敢放我出去?”

    “断案要紧。如果案子破了,你的嫌疑就自然洗白了。”

    “说的也是。”钟馗伸出手,司马郁堂给他解开了枷锁,瞥见他手腕上的红痕,立刻垂眼掩饰着心中的不忍。

    钟馗揉了揉手腕,背着手,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梁柔儿靠在门口,斜眼似嗔似怪瞪着钟馗。钟馗目不斜视,却顺势伸手搂住了梁柔儿的肩膀。梁柔儿咬着唇,脸颊泛红,装模作样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司马郁堂跟在钟馗身后,不由自主苦笑:这个混蛋搂着女人飞扬跋扈,搞得他倒像是跟班的一样。

    司马郁堂说今夜琉璃在后院宴请权贵,以庆祝琉璃堂成立一百五十年。琉璃将亲自上台唱一出。这是个把琉璃住的院子里里外外都搜一遍,找到琉璃是‘吸血魔’证据的好机会。

    钟馗听了,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去。我伤痕累累,需要休息。”

    “明日你就会被三堂会审,你莫非要放过这个最后的机会?”

    钟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不是逃出来了吗?这一切已经跟我没关系了。”他说完就扬长而去,留下司马郁堂和梁柔儿大眼瞪小眼。

    琉璃堂今夜热闹非常,来往宾客非富即贵,就连三王爷也亲自上门庆贺,让人越发艳羡琉璃的炙手可热。

    司马郁堂被刑部派来协助维护琉璃堂的安全,以防有觊觎琉璃堂的匪徒趁乱溜进来。

    可惜了,他最想要放进来的‘匪徒’此刻正在青楼里左拥右抱。司马郁堂一身软甲,背手站在外围,暗自叹息。

    戏台搭在湖面上,巨大的红灯笼把戏台周围照得如同白昼。

    琉璃特地化了妆,穿了女装,远比一般女人娇柔艳丽,完全看不出是个男子。

    琉璃热情地三王爷倒酒布菜,等三王爷兴致起来,才起身登上戏台,‘咿咿呀呀’唱了一曲。声如乳莺,腰若柳枝,听得众人如痴如醉。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钟馗还没有出现,司马郁堂心里不由得焦急了起来。余光瞥见一个佝偻的身影出现在湖边,司马郁堂皱了皱眉:什么时候混进了一个老太太?

    他正要叫人过去查看,忽然听见三王爷出声说话,便暂时按下了这个念头。

    “听闻琉璃唱得最好的是一段站在船上咏唱荷花的戏文。此刻荷花正好,琉璃何不唱来给本王听听?”

    数年前,皇上寿辰,琉璃被叫进宫中唱戏。为了吸引皇上注意,琉璃突发奇想地站在船上,只让一个乐师坐在船头吹箫伴奏。在荷花荷叶中,船由远而近,琉璃恍若画中仙子。从此琉璃一战成名,被皇上垂青。琉璃堂才从此兴盛不衰。

    只是,此事虽是琉璃的荣耀也是他的痛处。因为他是个戏子,还是个男人,不在三宫六院之列。表面上,旁人对他恭敬有加,其实暗地里却多有不齿。

    而且,虽然琉璃叫人挖了个湖,其实他不会游泳,对水还有些害怕,平日都不靠近湖边。

    如今三王爷这么说,明摆着是在重提旧事讥讽琉璃。

    琉璃眼波闪动十分不悦,却不好表现出来,只能唤人撑船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