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一章 挨劈卡(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大家都知道钟馗如今脑子有点问题了。所以见他在后院里乱窜也没有人理他。除了琉璃的屋子,钟馗搜遍了整个后院,却没有发现跟胭脂制作和‘吸血魔’有关的东西。

    而琉璃的院子,他又轻易不敢进去,害怕没找到证据反而打草惊蛇,又让‘吸血魔’跑了。

    不过从他在茅房、厨房、洞房外偷听来的消息得知,原本要跟毓青去唱戏的那个武生叫胡笙。胡笙病得好蹊跷,只是晚上去了琉璃那里一趟回来就病了。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好像是被人抽干了血。钟馗在外面观察了一日,发现小厮端给胡笙的都是补血的东西。可见传言不假。

    夜里胡笙正歪在榻上休息,忽然隐约觉得床边有人,一睁眼便看见一个相貌英俊,表情怪异的人蹲在他面前。

    说他怪异,是因为那人的眼神,既像在研究病人的大夫,又像在研究死猪的屠夫。

    这人,便是已经在外面转悠了好几日的钟馗。

    胡笙吓得一下坐了起来,伸手便扯过床头的剑对着钟馗扎了过去。钟馗好似在逗孩子一样,等剑到了鼻尖才闲闲用两根手指夹住了剑。胡笙脸憋得通红想要把剑抽回来。剑却像是钉在了钟馗手上一般,纹丝不动。

    钟馗轻轻移动手腕,把剑尖挪开,灿然一笑:“我来,只是想要问你几句话。”????胡笙咬牙切齿:“你是哪里来的狂徒,还不趁着堂主尚未发现,赶紧逃走?!不然,等下叫你身首异处。”

    “我叫误终生。”

    胡笙立刻松了手,上下打量了一下钟馗,冷冷说:“原来是你。我这里不是你玩的地方,快走!”

    钟馗扔了剑,一屁股坐到胡笙身边:“别这么冷淡吗,我们也算是同门了。”

    “你再胡搅蛮缠,我要叫人了。”胡笙刚要张嘴叫人,钟馗已经忽然转身捂着他的嘴,把他按在床上,凑到他面前。

    胡笙快气疯了,银牙咬碎怒目圆睁,死命挣扎却丝毫不能动弹。

    钟馗却只是在他脸上闻了闻,便松开手退开了:“你用的什么胭脂?拿来我看看。”

    胡笙无奈,只能取了胭脂给钟馗。钟馗一看,又是新的‘血胭脂’,激动得手直哆嗦,刚要抬头问胡笙,却赫然发现胡笙不见了。

    后颈忽然一痛,眼前的一切变成了红色,他回头便看见面色阴沉拿着棍子的胡笙。

    胡笙的棍子上全是血。

    “妈蛋,竟然暗算我。”钟馗嘀咕了一声,便闭眼晕倒在地。

    朦胧中听见有人在说话:“我来了。”“不不不,我不去。你放过我。”

    明明是一个人的声音,却像是两个人在争吵。

    钟馗醒了,却没睁开眼,而是竖耳细听。

    胡笙在屋子里烦躁地徘徊,自言自语,脸上的表情极其纠结。

    “来吧,来吧”似有若无的呼唤声,又在夜空里响起。

    胡笙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外面,表情呆滞地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钟馗不敢再耽搁,捏了个隐身诀就跟上了游魂一样的胡笙。

    胡笙走得很快,像在飘一样。钟馗头晕得厉害,为了跟上他竟然有些费劲。

    走到湖边的一棵大树下,胡笙停下了脚步。

    大树的根部忽然裂开了一道门,胡笙便走了进去。

    眼看门立刻就要关上,钟馗顾不上姿势,直接扑了进去。他没注意到脚下,被树根一绊,面朝下扑倒在门后。

    上半身进去了,下半身还在外面,钟馗被门夹得直翻白眼。还好,操纵门的人见门关不上,把门又打开。钟馗艰难往里爬了一步,那门迅速又关上了。钟馗又被夹得抱头咬手背才忍住没有叫出声。

    门还是没有关严实。

    如此反复四五次,钟馗在忙着跟门斗争,胡笙已经沿着长长的通道走远了。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钟馗忙扶着墙趔趔趄趄追着胡笙而去。

    “乖,你只要乖乖听我的话,下一任堂主就是你。”

    琉璃的声音从远处隐隐传来。

    钟馗加快了脚步。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宽敞的大厅,琉璃和胡笙便站在大厅中。

    琉璃捏着胡笙的下巴,居高临下贪婪地盯着胡笙,好像一条吐着信子的蛇。原本漂亮的脸此刻却让他看上去越发骇人。

    “求您不要再……弟子真的受不了了。”胡笙似乎是清醒了,不住地哀求。

    琉璃低下头,堵住了胡笙的嘴。胡笙瞪大了眼睛,却无法挣扎开。

    鉴于前两次失败的经验,钟馗决定不那么冒险。再靠近一点,他就可以祭出千刃扇,琉璃便无处可逃!他屏住呼吸,慢慢挪动脚步靠近。

    琉璃猛然抬头喝了一声:“谁?”

    钟馗立刻停了下来。琉璃没有看见任何人,便忽然捏住胡笙的脖子,脸色阴沉地说:“如何有别人的血的味道。你做了什么?”

    胡笙痛苦地挣扎出声:“今天那个叫误终生的疯子闯进了我的房间。我把他打晕了。大概是他的血溅到了我的身上。”

    琉璃将信将疑地松开了手,脸上神色缓和下来,扳着胡笙转身背对着他。胡笙立刻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现在正是动手的好时机!钟馗张开手指,千刃扇却没有飞出去。他惊讶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没想到胡笙伤他如此之重,让他无法动用千刃扇。

    今天只能算了。不然打草惊蛇,更不好。

    钟馗退了一步,转身快步沿着通道离去,只是胡笙痛苦的叫声,在通道里回响,让钟馗十分不忍。钟馗依旧回到胡笙房间,吃着桌上的水果点心,悠然翘着二郎腿等胡笙回来。

    眼看月沉西天,胡笙才步伐不稳地回来了,脸色愈发难看。见钟馗坐着,他倒退了一步,转身要逃,却被钟馗一步上前按在门上。

    “你杀了我算了。”胡笙咬牙说。

    堂堂一个男子汉,却被人当女人一般奴役,确实可怜。钟馗微微叹气:“你只要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或许能救你出去。”

    “你?!!哈哈哈哈。”胡笙好像听见了个笑话一样,大笑起来,“几十年了,琉璃堂里的男人,就没有能逃出去的。只有死!才能离开。”

    钟馗默默等他停了笑才说:“琉璃是不是‘吸血魔’?”

    他有太多疑问。从吸血,用血做胭脂这些事看,琉璃确实是像吸血魔。可是吸血魔,过去只把女人做猎物,琉璃却只喜欢男人。还有,如果琉璃堂里的男人便能满足琉璃,他何必出去作案暴露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