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四十章 挨劈卡(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闭上眼睛,钟馗似乎看到一片翠绿的荷塘。粉红浅白的花瓣在伞一样的绿叶中挺立。微风过去,花叶摇曳,如在跳舞。淡淡的荷花香萦绕在鼻尖,头顶的烈日也像是忽然消失了,舒适得浑身毛孔都张开了。

    原本在花厅里乘凉嬉戏的众人都跑出来,围在远处听琴。

    琴声忽然由缓变急,像风变大了,吹得花叶乱舞。空中阴云密布,大雨就要来了。

    大家不由自主抬眼朝空中看。天空依旧白云朵朵,只是遮住了太阳。

    原来是梁柔儿的琴艺高超,才有那种大雨降至的幻像。

    梁柔儿的手指拂动越来越快,让人眼花缭乱,仿佛骤雨已至,嘈嘈切切,大珠小珠落玉盘。

    众人忍不住又抬头,发现头顶也渐渐聚拢了乌云,天空黑了下来,不由得一阵感叹:“啊,莫非这琴声太过传神,连老天都信以为真了?”

    天上响起一声惊雷,‘轰隆隆’。????“要下雨了,要下雨了。”所有人都抱着头仓皇跑回去躲雨,只有钟馗一动不动,闭着眼,似是还沉醉在琴声中。

    梁柔儿忍不住抿嘴笑了。

    他若愿意听,就算淋雨,她也陪他!

    一阵大风过来,钟馗背后的伞被吹落,他依旧一点反应也没有。

    梁柔儿终于觉得不对劲了,抱着琴走了过去。

    走近,她便听见他细细的鼾声。

    “可恶,你这混蛋,竟然睡着了!!枉费我为你弹琴的一番好意。”梁柔儿气得想用琴砸钟馗。

    可是举起了,她又放下了琴:“呵呵,算了。我不肯你计较,坏了琴不值得。我就不叫醒你,看你睡到什么时候。让你淋淋雨也好!”

    梁柔儿捡起伞,刚跑到檐下,瓢泼大雨便‘哗啦’一声倾泻而下。

    钟馗被雨浇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了一眼天空:“嗯,下雨了?这帮家伙都不叫我。”

    他正要站起来。天空忽然又是一道闪电,正好劈在他身上。

    电闪雷鸣,火光四溅。钟馗全身抽搐之后,头上冒着青烟,一脸焦黑,活像只乌眼鸡。

    梁柔儿手里的琴掉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她捂着嘴失声尖叫起来。

    他无力地抬头看着天,吐了一口烟,呻吟一般地说:“我跟你有仇吗?!”然后倒在地上。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不顾雷声,几乎同时跑了出去。跑到钟馗身边,司马郁堂心一沉。钟馗身上没有一块好肉,跟烤熟了一样。梁柔儿大哭起来,抱着钟馗揉着:“混蛋,你醒醒。”

    她只是生气,想惩罚一下他,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倒霉正好被雷劈中。

    此时雨渐渐小了,琉璃听见动静,也带着人出来查看。

    见钟馗那副模样,琉璃叹了一口气:“哎,可惜了。先抬出去再说吧。”

    梁柔儿见琉璃一副笃定钟馗已经玩完的样子,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子虚火,冲着他就叫:“他还没死,身体还温热的,你是不是巴不得他死?”

    琉璃无言以对,只能让人把钟馗抬回了他们住的院子。

    等了一个时辰,钟馗的身子渐渐冷了。琉璃又叫人来收殓钟馗的尸体,柔儿却不肯让人靠近。

    司马郁堂不能出声,只能拱手哀求琉璃让再留钟馗一晚。琉璃见硬抢怕是会出事,只能无奈允了。

    梁柔儿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靠在钟馗的床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她梦见钟馗正吃着她做的饭菜。他皱眉苦脸地说难吃,却又一边说“好饿”。

    “笨蛋。”她忍不住在梦里哽咽了起来,睁开了眼,抬头看了看钟馗。

    钟馗依旧双目紧闭,毫无声息。

    外面晨光微露,已经又到早上了。

    “混蛋。我不准你就这样死了。”梁柔儿喃喃地说。

    “好。”钟馗忽然诈尸一样直挺挺坐了起来。

    梁柔儿吓得尖叫着跳了起来。原本靠在桌边支着头睡觉的司马郁堂一下拔出了刀,挡在梁柔儿面前。

    “嘶,好饿。”钟馗揉着肚子转头对着他们嘀咕。

    “你你你是人是鬼?”梁柔儿从司马郁堂身后探出头哆哆嗦嗦地问。

    “鬼。”钟馗下意识就说了实话。

    “放屁,没见过鬼早上出来的。”梁柔儿恼羞成怒,狠狠拍了钟馗一下。

    手所触到的身体柔软温暖,原来他是真的醒了。梁柔儿的泪水夺眶而出,忍不住一把抱住钟馗:“混蛋,你吓死我了。”

    司马郁堂把刀插了回去,嘴角抽了抽,转开头,眼里亮晶晶的,分明也有泪水。

    虽然钟馗醒了,琉璃却再也不敢叫他去练功。此刻钟馗正翘着二郎腿,吃着琉璃派人送来的水果。

    “呵呵,你就不怕他下毒?”梁柔儿冷笑。

    怕虾米?什么毒能毒死他!?只是,钟馗不能明说,只能干笑了一声,算是回答。

    “你还真是命大。被雷劈了竟然毫发无伤。”司马郁堂上下打量着钟馗。

    昨天分明摸到钟馗的身体都冷了,所以他到现在还不能理解钟馗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告诉你,其实是你给我的那个什么通行卡救了我。”钟馗早把哄他们的话想好了。

    “嗯?什么意思?”

    “我跟你说,雷电吧,其实是一种电。之所以会劈死人,是电量太大,烧焦了内脏,让心脏停跳。你看,我这个卡,穗子老长,垂到了地上,刚好把电都导走了。所以,我有惊无险。”

    钟馗舌如巧簧,一口气把这些说完,端起茶杯,灌了自己一口茶。

    梁柔儿张大了嘴,跟司马郁堂飞快地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假装恍然大悟地笑了一声:“原来如此,知道了。”

    钟馗松了一口气,其实都是他胡诌的,还好他们信了,不然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死而复生。

    趁着钟馗接着吃东西去了,梁柔儿转身低声跟司马郁堂说:“不会是被雷劈坏了脑子吧?”

    “我觉得有点像。”司马郁堂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我要给这个卡改个名字。”钟馗忽然说。

    “挨劈卡。”

    “诶,这不错,这个名字好听。”钟馗从怀里拿出玄晶刀专注在通行卡上刻字去了。

    司马郁堂一看自己的玄晶刀竟然被他用来刻字,一阵心疼,正要抢回来,却被柔儿按住。

    “他现在不正常,你不要跟他一般计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