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三十七章 又要我色诱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我对公子……”毓青欲言又止,仿佛心里两个人正在交战。

    也难为他上一刻还厌恶男人对他有好感,下一刻就要对着一个奇丑无比的男人表白。

    钟馗咧了咧嘴,对满脸疑惑要问话的梁柔儿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我只要你回答几个问题。别的不用说。”司马郁堂皱眉打断了毓青。

    “公子要问什么。我知无不言。”毓青上前一步。

    司马郁堂退了一步:“你家堂主用什么做胭脂?”

    毓青侧头想了想,进了一步:“大抵也就是些香料什么的,没有什么特别。”

    司马郁堂又退了一步:“现任堂主在位多少年了?”????“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我才来不久。不过听人说有好几十年了。”毓青又逼近,捉住了司马郁堂的袖子。

    司马郁堂不着痕迹地挣脱,却不小心把钟馗给他的龅牙给甩掉了。

    “原来公子这般好看,为什么要藏着自己?”毓青眼里的神色越发疯狂,连进几步。

    司马郁堂被吓得连退几步。

    两个人这么一进一退十分像他曾见过的一种舞蹈。那些番邦人叫它什么来着,哦,对,“恰恰”。

    钟馗一拍手,在嘴里替他们伴奏:“洽洽,洽洽恰。”

    梁柔儿不由得有些同情司马郁堂。虽然不知道他们两在干嘛,不过司马郁堂这么被毓青追着,跟那些被浪荡公子追赶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

    “堂主昨夜可在家?”司马郁堂一边躲着毓青一边接着问。

    “昨夜我睡得早,不过听打更的说,偏门不知道夜里怎么开了。”

    司马郁堂和钟馗的神色凝重起来,飞快地交换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

    “堂主有什么特别的驻颜法子吗?用貌美女人的血还是……”

    毓青像是忽然被人从噩梦中惊醒一样,瞪大了眼睛,大汗淋漓。

    “我,我这是怎么啦?这些话我不该跟你们说的。”他仓皇转头看着钟馗和梁柔儿,退了几步,转身就往外走。只是到了门边,却又停下步子,回头深深看了司马郁堂一眼。

    “我有一种预感。”钟馗走到司马郁堂身边望着门,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

    “闭嘴。”

    “你只要跟他再单独相处一阵,就能把我们想知道的都问出来了。”

    “闭嘴,要去你去。”

    “别人喜欢的是你好吧。”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卑鄙小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

    “去吧,去吧,长痛不如短痛。说不定痛的是他。”

    司马郁堂被钟馗威逼利诱,只能在夜里叩响了毓青的门。钟馗说为了防止司马郁堂逼急了做傻事,还把他的玄晶刀给抢走了。

    毓青见到司马郁堂十分惊喜娇羞,让司马郁堂越发有转身逃跑的冲动。

    去掉了龅牙的司马郁堂还是很能让女人春心涌动的。坐在屋顶的钟馗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咂嘴叹息。

    中了‘情人引’的毓青一见司马郁堂便完全被他吸引注意力,根本不会在意屋顶上有没有人这种细节。他殷勤地把司马郁堂迎了进去,倒茶布点心,还把小厮都赶了出去。

    司马郁堂尴尬得要命,僵硬着脸硬邦邦地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单独告诉我?”

    呼,笨死了。哪有一进来就直奔主题的。好歹也要调调情。对付男人和女人其实方法都差不多。那日教他地莫非都忘了?

    毓青脸上显出哀伤的神色,苦笑一声:“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平日最讨厌男人,现在却偏偏……”

    “嘶。”钟馗掀开一片瓦,对着司马郁堂打暗号。

    司马郁堂犹豫了片刻,才机械地拿起毓青的手,忍着身上的鸡皮疙瘩说:“我对你也……”

    钟馗被司马郁堂那一脸吃瘪的表情逗得快忍不住喷笑出来。

    远处忽然影影约约亮起幽幽的光,十分像被‘吸血魔’杀死的人身上所发出的光。

    钟馗立刻拔地而起,朝着那个光狂奔。

    寂静的月色下,他急促的脚步声和心跳显得格外清晰。

    那光越来越明显,原来是从一个大院子发出来的。

    加快了步子,再靠近些,便能看见院子里有栋七层高的塔。而那光在绕着塔从一楼一层一层上去,所以才会时隐时现。

    钟馗落在院子里,赫然发现塔前原来还立着一尊一丈高的佛祖金身像。

    “啊!”

    他瞳孔剧烈放大,连退几步。背后有人撑住,他才没有继续退。

    钟馗回头一看,原来是不知道何时也追来的司马郁堂。

    “你这是怎么啦?”司马郁堂皱眉问额头上全是汗脸色十分吓人的钟馗。

    “没什么……”钟馗稍稍镇定心神,便忽然拔地而起上了三层。

    一阵‘噼啪’作响,仿佛被雷击中一般,钟馗闷哼一声,直接落了下来。司马郁堂想也不想便跳起去接他,却被钟馗一把推开。司马郁堂连退几步,才稳住身形,真要发火,却见背对着他半跪在地上的钟馗看似十分痛苦,不由得皱眉问:“你受伤了?”

    “别过来。”钟馗低着头,一抬手止住了司马郁堂前进的脚步。

    他抬头,看向那已经上到了四层的亮光,半边脸被烧得一片焦黑,有些骇人。只是那焦黑在无声地慢慢愈合。

    到底是谁?竟然对他如此了解!在门口摆金制佛像,让他不愿从门口进,又煞费苦心的把高僧骨植研磨成粉涂在塔外,把他烧伤坠落。

    钟馗慢慢站起来,微微眯眼,眼里寒光微聚。司马郁堂见他站起来,似是无恙,才走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