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三十六章 琉璃堂(四)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那日问毓青的几个关键问题没有得到答案,或许,是因为他问的问题太接近真相,毓青不敢回答。

    “看来,我要去琉璃堂待一阵子。”钟馗看着司马郁堂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这段时间,你就在外面继续查香料。如果能帮梁柔儿找到亲人,就最好了。如果我没有出来......”

    梁柔儿忽然从里面推门出来大声打断了钟馗的话:“谁要你帮我安排了,你又是我的什么人?”

    钟馗顿了顿,忽然咧嘴一笑,驱散方才那忧伤的气氛:“如果我没有出来,就是挣够了金子,跑了。”

    司马郁堂沉下脸:“你想得美。琉璃堂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

    钟馗站起来,理了理衣服,走到台阶下,昂头背手:“以本大神俊美无敌的外貌,这种事情还不是小菜一碟?老实告诉你,昨天琉璃已经发出邀请,让我加入琉璃堂了。”

    “你?演什么?丑角?”

    “自然是男一号。”钟馗得意洋洋,摸了摸头发。????“我决定也跟你一起进去。”

    “你们刑部不是有规定吗?”

    “尚书都疯了,现在其实是我在主持刑部。”

    “那你不早说?”

    “我不能自己先违反规定啊。”

    “哧,迂腐。就算你想进去,琉璃堂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唱戏你是肯定不行,你会乐器吗?”

    “会,口哨算不算。”

    “切,我还会敲木鱼呢。”

    琉璃对于钟馗的再次到来,很是惊喜。

    “这位公子,虽然是第二次见面,却不知道公子的名字。”

    “吴忠生。”钟馗随口诌了一个。

    “误终生。有意思。你既然进了我这琉璃堂,以后改名叫误终生吧。”琉璃微微颔首,然后指着钟馗身后点了满脸麻子的梁柔儿和长着龅牙的司马郁堂问,“这二位是?”

    叫他们两个不要跟来,他们非要跟着!钟馗满心无奈,却只能装出悲切的模样:“这是我侄子和侄女。他们一个聋一个哑。父母双亡,无人照看。我去哪儿,他们都跟着我。所以只能恳请堂主也一并收留他们。”

    “你这侄子倒是可以打扫庭院、打更、倒夜壶。只是这个侄女……琉璃堂从来没有女人。”

    梁柔儿一言不发,走到旁边取了一个琵琶,静坐片刻,手指一拂,如金似玉的声音便流淌而出。

    众人便觉得心里一紧,汗毛都竖起来了。自己仿佛是楚国一名小兵,跟随众人在山中缓缓而行,身边幽谷森然,巨树蔽日。忽然一支冷箭飞来,马啸人翻,汉兵杀声四起,天地震动。惨叫声、兵器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身边不时有人倒下,却无处可躲,只能攥拳仓皇四顾。

    乐曲声忽然嘎然而止,一切便在那一瞬归于平静。

    众人浑身冷汗淋漓,看见微笑放下琵琶的梁柔儿,才想起一切不过都是她弹奏的一曲琵琶而已。

    钟馗暗暗松开了攥紧拳头的手。掌心火辣辣的痛,一定是刚才紧张到用力攥拳,以至于指甲嵌入了肉里。

    琉璃抚掌大笑:“痛快,许久没有听过有人能把《十面埋伏》弹得如此出神入化。我这琉璃堂竟然找不到一个人能超过姑娘。我就留下你了。只是我这堂里规矩还是规矩。以后,你只能装成小厮。若被人识破,便自己离开。”

    梁柔儿起身鞠躬,得意地望向钟馗。

    钟馗抽了抽嘴角:没想到,她竟然凭自己的本事混进来了。

    因为钟馗说他们两一个聋一个哑,所以司马郁堂和梁柔儿就悲催了。

    “你故意的是吧?”一进到琉璃命人给他们安排的小院子,司马郁堂就咬牙切齿地问。

    “你不是说你们有规定吗?装聋作哑才能让你更安全啊。”钟馗倒在院子里的石板凳上,翘起了二郎腿。

    “你!!!”

    “别激动,侄儿,不然让别人听见就不好了。”钟馗咧嘴笑着。

    司马郁堂正要上前,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

    钟馗冲他努努嘴。司马郁堂只能无奈地上前开门。

    毓青站在门外微微皱眉,满脸不情愿:“我来给你们送点日常用品。”

    钟馗忙站起来,拱手作揖:“有劳了。”

    毓青身后进来一串小厮,各个手捧衣服和各种用品,不一会儿就摆满了整个院子。

    早听说后琉璃堂里福利极其好,吃穿用度一律由堂里供给。受宠、出名的角儿,比那外面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还要奢侈。

    看来琉璃对他还挺重视的。

    钟馗惊讶地微微挑眉。

    毓青等小厮们全部出去了,也转身要走,却被钟馗拉住了。

    “别急着走啊。”

    毓青红了脸,挣脱钟馗:“有话好说,不要拉拉扯扯。”

    钟馗忙举起手退了一步:“我对公子没有任何杂念,只是有几句话那日没有问清楚。”

    毓青理了一下衣服,犹豫了片刻,又走了回来:“什么话?”

    “堂主赏给你的可是自己做的胭脂?”

    “这个却不知。有些是达官贵人、甚至宫里的人送的。堂主给了我好几个,都混在一起了。”

    不对,那日他明明知道他用的是哪一个胭脂才出事。今日却又含糊其辞。

    钟馗微微一笑,也不戳穿他,只对梁柔儿说:“你去倒杯茶来给毓青公子。”

    梁柔儿不知所以,转身进去了。

    钟馗对着毓青一挥手,一种特别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钟馗把眼神迷离的毓青转身,让他面对司马郁堂。毓青的眼神渐渐清明,却看着司马郁堂红了脸。

    呵呵,‘情人引’起作用了。钟馗暗笑。小香说怕他乱用,只给了他很少一点。如果不是今天格外要紧,他也不会拿出来。

    “公子的相貌好特别。”毓青喃喃说。

    司马郁堂汗毛一竖。不用想,都知道是钟馗弄地鬼,他气得脸都红了。

    “放心问。他不会怀疑你的。”钟馗示意司马郁堂提问。

    这个钟馗,明明自己长得那么好,一到要色诱就把他推出去。色诱女人也就罢了,连男人都……

    司马郁堂像是吞下了一只苍蝇一般难受,冷冷转眼瞪了钟馗一眼,才无奈地“嗯”了一声,算是对毓青的回答。

    梁柔儿端了茶出来,正要递给毓青,却在半道上被钟馗截走了。钟馗端着茶一饮而尽,然后笑嘻嘻坐下来看热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