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三十五章 琉璃堂(三)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两个大男人却总有一种合起伙来欺负了梁柔儿的罪恶感,所以在各自的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都不能入睡。

    “这家伙不会一怒之下把房子烧了吧。”钟馗嘀咕。

    “梁柔儿此刻一定伤心欲绝躲在房中哭泣。”司马郁堂也在叹息。

    “啊!!!!”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尖叫。那声音分明是梁柔儿的。

    钟馗和司马郁堂几乎同时一跃而起,冲出了房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棉花糖飞到半空,周身便发出莹莹的光,照亮了钟馗的前路。

    司马郁堂和钟馗几乎同时赶到,只见梁柔儿捂着嘴站在屋檐下,脸色惨白,眼神惊恐。

    “怎么啦?”钟馗皱眉问。

    梁柔儿伸出哆哆嗦嗦地手指指向院子里。钟馗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才发现院子里立着一个人,面色白如瓷,嘴唇红如血,空洞的双眼惊恐的望着天空。而这个人,他们这几日常见到,便是那妇科大夫。????在惨白的月光下,大夫原本滑稽和喜庆的脸显得诡异而又恐怖。

    “可恶!”钟馗低声咒骂了一句,拔地而起,飞到半空。棉花糖冲过来,身形在那一瞬忽然猛然变得巨大接住了钟馗,悬停在大夫身边。

    钟馗伸手探了探大夫的鼻息,脸色越发阴沉。

    大夫的身体尚是温的,‘吸血魔’还没有走远。他要快!他要抓住那个恶魔!

    “追!”

    听见钟馗的命令,棉花糖便载着他往外飞去。

    而司马郁堂则拦在了梁柔儿面前,拔出刀,警惕地看着四周。

    这个案子拖太久,刑部又损失了不少干将,陆仁甲和陆仁乙都被召回去做日常巡视。现在,他只能孤军奋战。

    其实,即便是人多,面对吸血魔时也无用。

    钟馗追出去两里路都没有发现任何可惜踪迹,担心‘吸血魔’躲在王府附近,趁他离开时大开杀戒。所以,他又立刻折返了。

    回来的路上,他心情十分不好。一来是因为又有人死了而伤心,二来是为自己如今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不果断而生气。

    回到王府,钟馗借着棉花糖的光在半空巡视了一圈,才又落在梁柔儿和司马郁堂的面前。

    “你可有看见什么人?”

    “没有。”

    梁柔儿的身子一直在抖,抖得钟馗心烦意乱以至于语气都变得很不好。

    “这大半夜的你乱跑什么?”

    “睡不着,出来走走,没想到会……”梁柔儿低着头,不敢在看那边。

    钟馗忽然有些后怕。如果,梁柔儿再早一点出来,说不定刚好看到‘吸血魔’杀人,被他一并杀掉灭口。

    “我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梁柔儿喏喏地说。

    “其实没看见更好。”司马郁堂似是也很后怕。

    “除了这具尸体,你有没有发现别的异样?”钟馗丝毫没有打算放过梁柔儿的样子,面色阴沉地追问。

    “没…..没有。”梁柔儿表情麻木地摇着头。

    刚才发现尸体的时候,门是开着的。虽然钟馗他们不锁门,可是晚上睡觉前,他分明是把门掩好了的。

    “是你打开的门吗?”

    “不是。”梁柔儿终于崩溃了一般,冲钟馗大叫,“我看见就是这样。”

    司马郁堂微微皱眉,十分不忍。但是他也知道,这些问题必须要趁着她没有忘记问清楚。

    钟馗终于不再问什么,只对司马郁堂说:“我守在这里,你去叫人来把尸体运走。”

    司马郁堂立刻应了,快步往外走。走到门口,他才觉得不对,回头:“你这厮,如今倒开始使唤起我来了。”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乖乖任钟馗使唤。

    钟馗没理司马郁堂,只顾着沉声对梁柔儿说。“你回房间。我不叫你,你不许出来。”

    梁柔儿不敢顶嘴,立刻进去关好了门。

    只是梁柔儿压抑的呜咽声断断续续从紧闭的门缝里传来。

    钟馗心里一缩,皱眉静立了片刻,才瞥了一眼棉花糖:“从今日起,你跟着她。”

    “我只答应为你效劳。”棉花糖极其不悦地立刻拒绝。

    钟馗又开始脱衣服。棉花糖气急败坏又无奈地说:“知道了知道了!我帮你看着她就是。”说完便走到钟馗脚下,把自己蜷成一团,闭上了眼。

    钟馗则坐在台阶上,默默看着大夫的尸体。现场又跟以往一样,什么痕迹都没有。从尸体的外表特征来看,即便不是同一个人杀人,至少也是用的同一种手法。

    如果单单是为了向他示威,这个院子里,分明有美貌的梁柔儿,‘吸血魔’却舍近求远。能解释这种不合理的理由只有两种:要么就是’吸血魔’不能杀梁柔儿;或者有什么别的原因,‘吸血魔’一定要杀死大夫。

    司马郁堂带着一群人,从外面冲了进来。所有人在看见尸体的那一瞬都忍不住沉默了。

    这些日子看了太多这种尸体。现在每个人心里比恐惧更浓烈的是悲伤和愤怒。

    其他人把尸体运走,陆仁甲和陆仁乙留了下来。司马郁堂看了一眼梁柔儿紧闭的房门,默默在钟馗身边坐下。

    “从上一次发现尸体到现在过了多久了。”

    “一个月。”

    最近的一次,是在树林里色诱‘吸血魔’不成,反而召来了一群色魔,却又无意中撞见了‘吸血魔’杀人。

    时隔那么久,原本蛰伏的‘吸血魔’,为什么又要特地出来杀一个人向他示威呢。

    钟馗皱起了眉。

    或许,是他们越来越接近真相,让‘吸血魔’害怕了。

    “你说,有什么人把脸涂成煞白煞白的,还没有人觉得奇怪。”

    司马郁堂凝神想了想,说:“戏子。”

    两个人立刻眼睛一亮,交换了一下眼神。

    “难道。琉璃就是‘吸血魔’?所以,按照他的喜好,给每个死人都被涂上哪种奇怪的瓷制外壳?”

    钟馗喃喃地说。

    “完全有可能。”司马郁堂微微点头。

    “琉璃堂堂主对外说每隔二十年一换,历任堂主因为都是旦角出身,所以身形,样貌相似,一上装差别很小。加上鲜有人见过琉璃素颜的模样,或许,琉璃堂的堂主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跟红绫一样。”

    “这样想来,就算琉璃不是‘吸血魔’,也是‘吸血魔’身边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