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三十一章 我跟你有仇(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发现,即便是司马郁堂让他查,他也无法从刑部档案里查到任何蛛丝马迹。因为有好多页都明显被人撕下来了。

    “借你家族谱看看。”钟馗涎着脸对司马郁堂说。

    “免谈。”司马郁堂面色冷峻,毫不留情拒绝了。

    “你家住哪儿?”

    “你要敢去我家偷,我就把你的身份鉴烧了,让你一辈子没法正大光明的泡妞。”

    “你太狠了。除了你的亲人,谁能看到你家族谱?”

    “我未来的夫人。反正你是没机会了。”

    钟馗看了一眼梁柔儿。????“不准问!”梁柔儿凶巴巴地说。

    “你都不知道我要问什么,就不准我问。”钟馗眨眨眼,一脸无辜。

    “狗嘴吐不出象牙。难不成我非要吃一口才能确认那臭不可闻的东西是榴莲吗?”

    “你…….”

    “说了不准问。我绝不可能为了让你看看族谱就去嫁给司马郁堂的。你也太缺德了。”

    “若是梁柔儿想看,随时奉上。”司马郁堂见他们越说越不象话,赶紧插话。

    “真的?”钟馗瞪大眼睛。

    “呵呵,是给梁柔儿看,不是给你。”

    “对啊,看了也不告诉你。”

    “你们两真的是来帮我破案的吗?”钟馗皱眉痛苦地问,“我怎么看都觉得你们是来捣乱的。”

    “不知道是谁乱吃女人的胭脂,中了毒。要不是我们遍访城中名医,你现在还在学狗叫呢。”

    梁柔儿翻了个白眼。

    “诶,对了,我的毒是怎么解的?你们都还没有跟我说过。”

    “大夫说你月经不调。”

    “……,这个病我真的,得不了。”

    “嗯,还说你怀孕了。”

    “你们到底给我找了个什么大夫啊?你们不是想要治好我,是想弄死我吧。”钟馗捂着眼叹息。

    “妇科大夫。据说在你之前一个月治死了三个。”

    “但是他却解了我的毒。”

    “嗯。”

    “不行,我要去看看。”

    钟馗说去就去,司马郁堂和梁柔儿只能跟上了他。还没有进医馆,便从里面传来大声呵斥地声音:“混账,我一个大男人如何会月经不调?”

    三人面面相觑,立刻进去了。

    只见大堂上,站着一个人。此人面红耳赤,一看就气得不轻。只是奇怪的是,他穿着女装,听声音又分明是男人。跟钟馗不同的是,此人身材纤细,面容精致的,若不细看手上关节,不容易认出他是男人。

    大夫也很无奈:“你一个大男人,如何要穿裙子带面纱到我这妇科来看病?”

    “我病情严重,其他医馆人太多,便只能来你这里。怕你看我是个男人就不给我看了。也想着或许只是中了风寒,带着面纱你也能把脉把出来。谁知道,你这个庸医,竟然男女不分?!”男人越发生气,上前一把扭住大夫的衣领。

    大夫拱手:“诊金不要了。你快走吧。我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倒霉。日日都碰到奇怪的病人。”

    “日日?你不是才看了我们两个人吗?”一直沉默的钟馗出声问。

    “唉别提了,上个月,一连来了三个姑娘,也是说中了风寒,结果一把脉都是未出阁的姑娘做了丑事,怀了孕。跟家里人说,他们也不听。结果那些姑娘回去,就莫名其妙死了,跑来砸了我的医馆还说我是什么‘吸血魔’。真是晦气。”

    钟馗一听眼睛一亮上前揪住大夫:“那三个姑娘,可都是被‘吸血魔’杀了的。脉象全部一样。”

    “对啊,跟你们二位一样。”

    钟馗转头跟揪住大夫另外一边领子的那人大眼瞪小眼。

    “你治好了?”那人问。

    “好了。”

    “他治好的?”

    “也……不完全是。”

    “那是如何好的?”

    “我念了一句咒语。”

    “什么咒语,快说来我听听。”

    “我怀孕了。”钟馗生怕此人听得不真切,还一字一顿,一本正经的说了这四个字。

    那人愣了一会儿,猛然把大夫一推,咬牙指着钟馗文大夫说:“放屁。你当我是小孩子吗?他是个托儿吧?治不好就算了,浪费我时间。”

    那人带上斗笠,拂袖而去。只是远看他的背影更像是女人。

    钟馗对着大夫无辜地一摊手:“我尽力了。”

    大夫拱手:“多谢解围。”

    “你跟我详细说说那三个女人。”

    大夫想了想:“脉象都一样。总说有人在耳边说话。被家里人强按着,才没有出去。”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所有用过胭脂的人都会有一样的症状。现在通过他和刚才那个男人,已经证实了男人中了毒会这样。不知道女人是不是也是。

    活着的,用过胭脂的人,肯定还没嫁人也不会未婚先孕的人,他现在只知道一个。就是那个曾经非礼他的胖妞。

    司马郁堂对于钟馗的推断十分赞同,也觉得,把胖妞带到这里来诊断一下,是很有必要的。可是对于谁去把胖妞找来这一点,两个人起了分歧。

    “这种艳福,你就不要错过了。”

    “我上次已经享受过了,这次机会就让给你。”

    “呵呵,你再去一次。”

    “哎呦,哎呦,昨日被你踢成了内伤,我要去看大夫。”钟馗忽然弯下腰,转身艰难地扶着墙坐到大夫面前,“大夫,我有病,帮我看。”

    “畜生!那么轻,能伤到你?”

    “是的,等你把那胖妞领回来,我就好了。”钟馗扶着额,呻吟。

    “没关系,我帮你。”梁柔儿安慰司马郁堂,跟他一起走了出去。

    “啊,年轻人,从你的脉象看来,妇科病很严重啊。”大夫捻着自己稀稀拉拉的几根胡须,若有所思地忽然出声。

    “……,信不信老子一只手就能捏死你。”钟馗立刻抬头咬牙切齿地说。

    司马郁堂一走,钟馗就站起来,说要上茅厕,然后出了。他捏了个隐身诀,所以即便就走在司马郁堂身边,他们也察觉不到。

    “你打算用什么法子?”梁柔儿问脸色阴沉的司马郁堂。

    “能用什么法子?还不是那个混蛋教的那几招。”司马郁堂许久才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钟馗忍着笑,默默跟着他们。

    胖妞家,司马郁堂却对梁柔儿说:“你在门口等我。”然后独自进去了。

    切,还不好意思。千算万算,算不到我跟着你吧?

    钟馗路过好奇伸长脖子的梁柔儿,却差一点撞到了忽然停住脚的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站在门口,忽然气沉丹田,抬脚一踹。门就应声而开。

    这个门板脸真是暴力!不是说好,要用他的泡妞法子吗?

    钟馗叹了一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