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三十章 我跟你有仇(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你的妞,你自己去关心。”棉花糖明知道他实在叫它给梁柔儿拿衣服盖,却扭过身去不理他。

    钟馗开始脱衣服。棉花糖只能站起来,不情不愿,叼了件衣服给梁柔儿盖上。

    司马郁堂正聚精会神看着钟馗手边的那些东西,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

    “昨夜你根本就没有中胭脂的毒。”司马郁堂低着头问。

    “这种胭脂的毒,我早叫香儿给出解药了。”钟馗转头接着翻手里的资料。

    司马郁堂看了几页,赫然发现这是库房里存的刑部档案,而且还是七八十年前的。纸页泛黄,字迹模糊,以至于他一下还没认出来。他站起来按住钟馗面前的资料,冷冷问:“你到底在找什么?”

    “找你的祖先里有没有人年纪轻轻就为爱横死。”

    “你有完没完?我说过没有就是没有!我跟你有仇吗?还有,你个小屁民还敢查朝廷命官家的老底,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司马郁堂说完,劈手把钟馗面前的资料抢了过来。

    钟馗原本就心情不好,现在彻底恼了。他站起来,一下揪住司马郁堂的衣襟,压低声音说:“特么的,我早就看不惯你了!要不是发过誓不轻易对凡人动手,今天我就弄死你。”

    “呵呵,你有胆子不用法术跟我打一场吗?”司马郁堂冷冷扯掉钟馗的手。

    “要打我就要用法术。是你自己要打的,怨不得我。”钟馗咬牙切齿回答,看了一眼熟睡的梁柔儿,又接着说,“有种现在就跟我出去。”

    他话音刚落,司马郁堂便转身一点就飞到了院子里算是回答了他。钟馗紧跟其后,飞身上前,却没有防备司马郁堂忽然转身就是一脚。

    钟馗被踢中了胸口一下又飞了回去。他怕吵醒梁柔儿,还不得不在半空转身,让自己面朝下落地。

    “混蛋,竟然玩阴的。”钟馗跳起来又飞了出去,双臂一伸,地上树叶立刻飞到天空变成一副金色弥天大网,从司马郁堂头上罩了下去,把他捆了个严实。

    “你说好不用法术的。”司马郁堂一边咬牙切齿地骂着,一边挣扎,“无耻!卑鄙小人!”

    “我没说。”钟馗拿出他怀里那个玉玲珑,慢悠悠走近,“那天是梁柔儿在一旁看着,我不想用最不堪的法子。今天我要好好羞辱你。”

    玉玲珑活了过来,两只大眼睛盯着司马郁堂不放。

    司马郁堂脸色一白,越发挣扎得用力:“钟馗。你这个畜生,你要是敢这么对我,我绝对与你同归于尽。”

    钟馗阴森森地怪笑:“告诉你,我这个宝贝除了喜欢吃毛发,还喜欢钻洞。”

    玉玲珑飞了起来,朝着司马郁堂而去。

    司马郁堂忽然蹲下从靴子里拔出一把颜色黝黑的刀,一下就劈开了钟馗的网。那网瞬时变成树叶落在地上。

    “你竟然能劈开我的网!?”

    钟馗惊愕了一瞬,一看势头不对,正要把玉玲珑召回。司马郁堂已经飞身而起把半空中的玉玲珑打落在地上。玉玲珑在草地上滚了几滚,停下来之后,竟然咧着嘴,像个婴儿一般哭了起来。

    “你敢弄伤我的宝贝。我今天就要生撕了你!”钟馗又气又疼已经昏头了,直接朝司马郁堂扑了上去。

    司马郁堂收起刀接住钟馗,跟他厮打到了一起。一时间,两人竟然难分上下,抱在一起像个滚筒一样在院子里滚过来滚过去。

    “你们两在干嘛?”

    梁柔儿迷糊的声音从走廊下传出来。

    钟馗和司马郁堂立刻停了下来,同时看向梁柔儿。

    只是钟馗在上,司马郁堂在下,姿势十分暧昧。

    “你先下去。”司马郁堂的脸瞬时红到耳根。

    “畜生,你的手还在我衣服里,我如何下去?”钟馗气急败坏叫了一声。

    司马郁堂被虫蛰了一般,立刻缩回了手,然后手脚并用一推把钟馗顶了出去。

    钟馗惨叫一声,以一个极其夸张的姿势从他身上倒了下来,然后刹不住车地骨碌碌滚开了,最后竟然就这么消失在了远处的墙角。

    混蛋,竟然趁机跑了,留他一个人来解释刚才那个难堪的场面。他此刻一身树叶,衣衫尽开,实在是……

    司马郁堂气得牙疼,却没有办法,只能坐起来,无奈地望着梁柔儿。

    “你们两……?”梁柔儿已经完全醒了,确定自己刚才看见的不是幻影。

    “我们在扫地。”司马郁堂痛苦地憋出了一句谎话。

    “哦。”梁柔儿恍然大悟,拍了拍胸膛,“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们两在……”

    “我们在切磋。”司马郁堂实在是不忍撒谎,还是说了实话。

    “啊?”梁柔儿脸色瞬间煞白,嘴唇哆嗦着问,“哪……哪种切磋?难道,钟馗是喜欢你才这样对我的……”

    站在墙角偷听的钟馗原本正叼着一根树枝笑得欢,现在却忍不住捂眼哀叹:“唉,这个门板脸真是太蠢了,越描越黑。”

    “我们在打架。”司马郁堂见她跑偏得太厉害,立刻解释。

    “真的在打架?”梁柔儿睁大了强忍住泪水的眼睛。

    “真的。”司马郁堂一脸真诚。

    “为什么打架?”

    “都怪那厮太恨毒,竟然用他那个长长的东西戳我。”司马郁堂说得气愤起来,忍不住咬牙骂着。

    “呜呜呜,果然是又奸情。”梁柔儿捂着嘴呜咽。

    “不不不,不是那种打架,是真的打架。”司马郁堂说不清楚,只能极其败坏冲钟馗消失地方向吼了一声,“缩头乌龟,快给我出来说清楚。”

    梁柔儿摇着手,抽抽嗒嗒:“算了,我不想听。”

    司马郁堂站起来,朝墙角跑去,嘴里还冷冷叫着:“等我捉到你,就生生撕了你。”拐弯看见钟馗,他诧异了片刻,便转身跟钟馗一样抱着胳膊靠在墙站着。

    “你怎么也躲过来了?”钟馗幽幽出声问。

    “唉,女人真难搞。”司马郁堂叹了一口气。

    “话说那个玄晶刀怎么在你这里?”

    “你怎么认识?”

    “我这个网是五行精气所成,能调动五行中任何东西,却不能被五行所制的任何东西所伤。你这个刀能劈开我的网,一看就是五行之外的东西,除了玄晶刀,好像世间暂时还找不出第二样。”

    “算你还有几分眼力。”

    “这把刀,不会是你那个年纪轻轻就横死的祖宗留给你的吧?”

    “住嘴!你在这么嘴里不干不净的,我立刻让你身首异处。”司马郁堂眯眼狠狠地说。

    “呵呵,who怕who来就来。”钟馗撸袖子。

    远远听见梁柔儿在那边叫:“你们在那边吵架吗?”

    钟馗立刻闭上了嘴。

    司马郁堂也靠了回去,仰头看天:“唉,女人真麻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