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二十九章 再见了,爱人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眯眼,森冷的杀气恨绝无比:“你领我去集市,只是让‘吸血魔’看看我。‘吸血魔’满意了,你才把胭脂给我,这样‘吸血魔’好把我召唤出来,吸我的血。”

    “没错。可惜我没看出你是个男人,差点害了他。”

    “‘吸血魔’到底是谁?老实交代,我便让你死得痛快些。你若不肯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在生死间徘徊,日日痛苦,永世不能超生。”

    “我早就该死了。我和你一样,明明活得太久,不耐烦了,却又有所牵挂不想离开。现在,反而是解脱。”

    “住嘴,我跟你不一样!我不会为了续命,去害别人。”

    红绫却没有回答了。她吐了一口血,闭上眼,不再动,身体慢慢变冷,脸上透出死气。

    钟馗伸手放在她胸前,红绫的脸色又红润了起来。

    “听你的口气,我们还是老相识?你到底是谁?”????红绫睁开眼,痛苦地说:“不用浪费时间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钟馗伸出食指一点,红绫身上的血变像是沸腾了一样,汩汩地在伤口冒着气泡。

    那是她的五脏六腑慢慢化成水的征兆。‘吸血魔’和红绫为了保持年轻,一个吸男人精血,一个吸女人鲜血,都让他恶心无比。更何况红绫原本就不是人,她连个活物都不算,而且还不知道帮助‘吸血魔’残害了多少少女,所以看她痛苦,钟馗心中一点不忍都没有。

    红绫原本绝美的脸扭曲起来,变得恐怖无比,她痛苦地张开嘴,想要叫,却叫不出来。

    钟馗松开手:“说吧。”

    红绫喘着气:“混蛋,我不会说的。”

    “你真以为’吸血魔’爱你吗?他要是真爱你,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受苦不出来。也不会让你顶着这幅身子不人不鬼的活着也不放过你。”钟馗冷冷一笑,“你都活了几百年了,见识过无数男人,还看不透情爱两个字吗?”

    “不是他不放过我。是我爱他,不舍得离开他。”红绫眼里忽然透出幸福的光,“你不知道,他有多好看。”

    “放了她吧。”梁柔儿满是惊恐和愤怒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钟馗不由自主回头看了她一眼。

    只分神了这么一瞬,转头回来,红绫便已经死了。美艳的肉体化成了雾气,钟馗伸手捉住那要散逸的魂魄,发现竟然是个男人,虽然面貌模糊却特别眼熟。

    “你怎么…..?”钟馗惊讶地问。他想起红绫那天跟司马郁堂讲的故事,忽然恍然大悟。

    “‘吸血魔’就是那个男人对不对。他在哪儿?”

    “我早就该魂飞魄散了,是他帮我在这个死人身体内暂居,我才能跟他相守。你永远都捉不到他,永远。”魂魄在晨光划破晨雾的那一瞬,消失不见了。

    再见了,爱人。

    一声轻叹在晨雾中似有若无地飘散开。

    钟馗闭上眼,轻叹了一口气:依旧徒劳无功,还让梁柔儿看见了折磨红绫,真是得不偿失。

    抬头看了看远处慢慢变亮的天空,钟馗转身要走。

    梁柔儿却在他身后叫着:“你站住,难道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没什么好说的。今天你看见的,还不是最狠毒的我。所以,离我远些。”钟馗的声音极其冰冷。

    此时,司马郁堂气喘吁吁从远处追了过来,身后跟着棉花糖。

    “你真是越来越不济事了。”钟馗冷冷看着棉花糖。

    棉花糖低下头,不敢出声。

    “呵呵,你不是号称高手吗?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梁柔儿大声说:“不怪他们两,是我趁他们不注意,给他们吃了下了迷药的点心。”

    原本打算用在钟馗身上,谁知道事情一件接一件,竟然没有空拿出来,最后还是用在了别的地方。

    钟馗冷了脸不说话,拔腿就走。路过司马郁堂身边时,他忽然停下脚步,捏着司马郁堂的脸看了看。

    司马郁堂猝不及防,愣了几秒,才忽然往后退了一步,恼羞成怒地沉下脸:“想打架吗?”

    钟馗恍然大悟:原来那个魂魄跟司马郁堂竟然有八成像。难怪红绫会说司马郁堂像某个人,原来是……

    “你家可有什么祖先横死不得不与爱人分离?”他皱眉问。

    “胡说,你家才有祖先横死呢?我家世代在刑部为官,要死也是为朝廷尽忠而死。”司马郁堂恢复了那副大义凌然,说口号不脸红的模样。

    看来,这么问是问不出什么的。钟馗便放弃了,越过他们,继续着他离去的脚步。

    棉花糖立刻跟上了钟馗,叼着钟馗平日穿的衣服,不住蹭着钟馗的腿。

    “走开。爷现在没心思理你们家的事。”钟馗皱眉很不耐烦地喝了一声。

    棉花糖跑到他面前蹲着。它低头哀求的样子可怜得让人鼻酸。

    钟馗视而不见,绕过它要接着走。

    虽然不明白钟馗在说什么,可是见他完全不理会棉花糖,梁柔儿越发生气:“你果然是心硬如石。”

    钟馗的脚步顿了顿。

    棉花糖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说:“这件衣服,总比你身上那件好吧。”

    钟馗低头一看,自己身上那件裙子四处露肉,鲜艳的布条随风飘荡,还短了一截,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说的也是,太有损本大神的风采。”钟馗撕掉身上的衣服,张开手。衣服像是有生命一般,立刻飞到了钟馗身上,并且自己扣好束紧。

    见识过他本事的梁柔儿和司马郁堂一点也不奇怪,以为这又是他的什么法术。

    穿好衣服,钟馗便接着走。棉花糖贴着他,生怕他把它甩掉。

    梁柔儿在钟馗身后跺脚说:“你别走。我最讨厌你这样了。看我生气也什么都不解释。”

    钟馗充耳不闻,脚步不停,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梁柔儿喃喃自语:“我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让我讨厌你,离开你。我偏不。”

    司马郁堂返回王府时,钟馗正坐在大堂上翻着一大堆书册。

    梁柔儿很好奇,却不好意思靠近,坐在离他稍远的椅子上。只是折腾了一夜她一会儿就睡着了。钟馗瞥了一眼梁柔儿,对棉花糖使了个眼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