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二十七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司马郁堂点头:“喜欢。”

    “我跟你要点东西,你不会不准吧?”

    “你要什么,尽管拿去。”

    红绫将司马郁堂一推,司马郁堂就仰面朝天倒下了。红绫解开头发,屋子里忽然一片红光。她附身趴在司马郁堂身上。

    钟馗好几次想冲出去,想起她说要带司马郁堂去见买胭脂的老板,只能又忍住了。

    “对不住,你就吃点亏。反正男人的东西,多了也会自己流出来浪费,给她一点没关系。”

    红绫终于抬起头,满脸的满足和娇媚,就好像是春潮涌动一般,红润的光彩从她脸上散播开来,让原本就美艳的她越发年轻动人。

    钟馗曾听说过的邪术,今日才亲眼见到。只是采阳补阴,只限于年老色衰的妖怪。如果是人,应该是补什么采什么。而红绫……????钟馗正在纠结,红绫已经擦干净嘴角的白色液体,把不省人事的司马郁堂扶到了床上,然后脱下了他和她的衣服,用被子把两人盖住,窝在司马郁堂怀里。

    原来这些年,男人们花钱都是来这里送给她玩的。

    即便是见惯了风月的钟馗此刻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也担心司马郁堂等下醒来会反应太大。

    他正发愁,司马郁堂已经悠悠转醒。

    “你醒了。”红绫跟每个刚刚欢好过的女人一样,脸上带着红晕和幸福的笑。

    钟馗不由得很佩服她的演技。若不是他亲眼所见,也一定以为司马郁堂跟她刚刚有过鱼水之欢。

    司马郁堂看了看被子里自己的身体,脸色立刻变得阴沉无比。

    他坐起来穿沉默地好衣服,才拱手说:“失礼了,五两金,稍后奉上。”他转身要走。

    钟馗快要喷笑出来:傻兄弟诶,你被她嫖了,还要给她钱。

    “公子一定觉得我极其淫荡。”红绫苦笑了一声。司马郁堂的背影僵了僵。

    “我要是告诉你,我也是因为爱着某个人,才会这样,你大概不会相信。其实,我真的有点喜欢你,因为你长得太像某个人了。”红绫脸上带着伤感。

    司马郁堂站了站,背对她说:“我对姑娘确实没有什么心思。如何会这样,我也说不清楚。得罪了。别忘了你答应带我去找胭脂。”说完,他不再逗留,扶着墙慢慢走了出去。

    此刻的司马郁堂脸色苍白,腰膝发软。

    果然跟纵欲过度是一样的症状。钟馗一边笑,一边跟着司马郁堂出去,等走到自己房门口时,却不进去,而是下楼,到了茅厕里,撤了结界和隐身诀又走出来,在流着口水男人的注视下款款上楼。

    “钟馗去哪儿了?”这是司马郁堂在问梁柔儿。

    钟馗侧耳细听。

    “茅厕。”梁柔儿坐在桌边,把玩着手里的东西,“怎么啦?你有急事找他?”

    司马郁堂忽然一拳砸在墙上。

    把梁柔儿和钟馗都吓了一跳。

    “怎怎么啦?”梁柔儿结结巴巴地问。

    “没什么。”司马郁堂咬牙回答,然后坐下来,连灌了自己好几杯茶。

    钟馗憋着笑慢悠悠走进去。

    “查得怎样了?”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答应带我去找买胭脂的老板。”司马郁堂脸上一点兴奋都没有,反而有些悲愤。

    “真的?你用什么法子办到的?”梁柔儿坐直了身子,惊讶地问。

    “大概,就是用的钟馗的法子。”司马郁堂的表情极其复杂。其实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迷迷糊糊做了个梦。

    钟馗以为他知道自己被人强了,不由得有些同情他。

    说不清楚,还反抗不了,是男人都会觉得憋屈。

    “那快去啊,等什么?”梁柔儿站起来。

    钟馗笑了笑,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休息一下。男人累了,不能立刻再做体力活,不然会落下病根。所以,别着急。”

    司马郁堂原本有些苍白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

    梁柔儿狐疑地仔细打量了一下司马郁堂,忽然明白了,也红了脸,慌张坐下,转开头。

    “我没事,趁热打铁,赶紧去吧。”

    司马郁堂站了起来,却眼前一黑险些没有摔倒。

    他大概是怕他恢复之后,红绫又要用这个做借口叫他过去。

    钟馗憋着笑,站起来:“走吧。”

    到了红绫门口,司马郁堂却让钟馗去叫门。

    钟馗装作不知司马郁堂的小心思,非逼着他上前拍门。

    司马郁堂只能咬牙叫红绫出来。

    红绫倒也很爽快,立刻带上斗篷带司马郁堂和钟馗去找那个卖胭脂的摊位。

    只是从街头到街尾走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没有什么办法能找到吗?”司马郁堂十分失望。刚才钟馗见他脚步虚浮想要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

    “对不住,我也是碰运气才能遇见她。不然明日再来。”红绫脸上带着歉意。

    她明摆着就是在敷衍。

    司马郁堂十分恼怒,想要上前一把捉住红绫,带回去,严刑逼供。

    钟馗却一把按住司马郁堂,对红绫笑了笑:“呵呵。有劳红绫姐姐了。”

    红绫微微一笑:“妹妹要是实在喜欢,我那里还有一盒没拆封的,可以送给妹妹。”

    诶?她不是说她只有一个吗?司马郁堂心里一动。

    “好。”钟馗抢在司马郁堂问话之前回答。

    回到揽玉阁,红绫果然拿了一个全新的胭脂给钟馗。

    钟馗满脸欣喜地拆开,并且立刻给自己嘴唇上涂了一点。

    红绫告辞之后,钟馗眼里忽然又显出那日的迷茫神色。

    “胭脂,那天你是中了胭脂的毒。”梁柔儿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掏出帕子给钟馗擦掉嘴上的胭脂。

    那日的胭脂,是她的血做的,钟馗对她言听计从。现在的胭脂一定是‘吸血魔’用某人的血做的,并想办法让那些受害者只对‘吸血魔’言听计从。

    三个人同时想到了这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