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二十三章 可怜的恩客(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钟馗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对身旁的美女们说:“我只能先走了。”

    美女撅嘴:“怕他干什么?你不是要尝我的胭脂吗?就走吗?”

    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把身份鉴拿出来。”

    美女们皱眉,从怀里掏出身份鉴,回头招呼钟馗:“爷,您等等。”

    只是身后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

    钟馗在门被司马郁堂手下推开的一瞬便脚下一点,飞身往后退从窗口飞出去,消失在了黑暗里。

    此刻,他正沿着青楼的墙根慢慢走,边走边看。

    果然不出所料,远远瞥见有个人躲在树上。????“一查身份鉴就躲起来,一定不是好人。”他冷笑着,已经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刚才才躲出来的。

    悄无声息地上了树,蹲在那人身边,钟馗闻到一阵似有若无的香气。

    “从这里赏月果然别有意境。”

    那人被忽然出现幽幽声音,吓得差点从树上翻了下去。

    钟馗一把拉住那人,赫然发现那人的身体比一般人要冷许多。心里警醒,背在身后的握拳的手暗暗伸出食指和中指。只要对方敢有什么异动,他指尖的无形剑,便可以让那人身首异处。

    “啊。”那人捂住嘴叫了一声,竟然是个女人。

    钟馗借着月光细看。她蒙着脸,看不清样貌,只是露在外面的皮肤白得有些不同寻常。

    他凑得非常近,以至于鼻子离那女人的唇只有一寸。

    要是他这么轻薄别的女人,她们早就生气恼怒或羞涩喜悦的红了脸。

    这个女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挣扎着想要甩开他的钳制。

    “姑娘怎么会没有身份鉴?”他似笑非笑地问,“这天下只有两种人没有身份鉴,逃犯和死人。姑娘是哪一种?”

    虽然声音温柔,他身后的指剑却没有放松。

    “不用你管!你要是不想受伤,最好放手。”女人声音骤然变冷,让钟馗感觉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

    “色狼,你在哪儿?”树下传来梁柔儿的呼唤。

    唉,果然是他们捣鬼!

    钟馗暗自哀叹。只是他一分神,那女人就从他手里挣脱,鬼魅一样飘走,飞上了屋顶。

    钟馗正要去追,冷不防已经衣服后摆被人攥住。

    “还跑!”原来是梁柔儿。

    钟馗没有回头,眯眼细看,屋顶上的黑影已经不知去向。他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又没有了。

    钟馗跳下树。梁柔儿也跳下来,亦步亦趋:“你去哪儿?”

    “我要再进青楼,你去吗?”钟馗停下脚步,回头挑眉问。

    “你到底进去干嘛?”司马郁堂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过来了,抱着胳膊靠在树上问。

    “当然是赏花赏月赏美人了。”钟馗拿出扇子打开,昂首挺胸得意地摇着,活脱脱一副风流公子哥样。

    “嗯,为了全力配合你,我就不辞辛苦,每晚都来查身份鉴。”司马郁堂点头若有所思。

    “你这叫配合吗?”钟馗一收扇子,有些恼怒了。

    “你说实话,让我跟你一起去,我就配合你。”司马郁堂依旧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模样。

    “我进去查案。”钟馗只能老老实实地说。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儿吗?”司马郁堂面上依然装出不肯信的样子。

    “我刚才被她们围住的时候,忽然想到一点。凶手只要处子,又把胭脂都卖给漂亮的女人。那么买了胭脂又不是处子的女人,最集中的地方,就是青楼。或许,这里面的姑娘知道一些事情。”

    “有道理。”司马郁堂点头,“如此,我便和你一起去。”

    “我是打算混进去做娼啊。你也要去?”钟馗皱眉。

    “哈哈哈。”梁柔儿忽然笑了起来。

    司马郁堂沉默了一秒才说:“你穿了一次女装,就觉得,自己能装女人不被识破了吗?”

    钟馗那天被硬塞到裙子里,也只有那糊涂大夫看不出来了。

    “放心,这个不用你管。”钟馗笑了笑。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惊讶地看着钟馗吞下一粒药之后就在他们面前慢慢变成了一个女人。

    虽然五官没有大改变,只是线条柔和了许多。身材也没有大改变,只是变得小巧纤细,胸前多了两块肉。可是,钟馗变成的女人后却是名副其实的国色天香。

    就连对女色不动心的司马郁堂也不由自主红了脸。

    小香给他的药果然好用。钟馗满意地打量着自己。

    经过两次别捏地穿女装之后,他意识到,能在男女间转换是多么重要,以后也是个脱身的办法。

    “钟馗,你不会本来就是个女人吧?不然大夫怎么会看不出来你是男人。”梁柔儿觉得自己像是咬苹果发现里面有半截虫子,有些恶心。

    钟馗却忽然凑上来,步步逼近,直到把梁柔儿逼到背贴墙站着,才停下脚步。

    “我不介意证明给你看。”他把手支在梁柔儿耳畔的墙上,虽然顶着一张女人的脸,眼神依旧那么魅惑而又霸道。

    梁柔儿红了脸,眼睛傻傻望着钟馗,水汪汪的如一汪荡漾的泉水。

    钟馗慢慢凑近。

    梁柔儿被他‘胸脯’顶到,忽然惊醒,把他一推:“滚。”然后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

    钟馗的眼睛眨了眨,强迫自己收回荡漾的心神。

    “你还要去吗?”他转身,搓着手绢故做娇羞地问司马郁堂。

    “嗯,我觉得,我可以应聘打手。”司马郁堂点头,“不需要像某人那么蠢非要把自己变成女人。”

    钟馗干咳了一声,转身风情万种地托了托发髻,假装没有听出司马郁堂的讽刺。

    揽玉楼的老鸨对于钟馗的到来十分欣喜。不到半刻钟,他们就谈好了价钱。

    包吃包住,出场一次黄金二两,小费都归钟馗。老鸨只收客人一两金。

    司马郁堂悄悄跟老鸨亮出腰牌,说他是来查案。只要老鸨不揭穿他,不管老鸨干什么,他都不会过问。

    老鸨犹豫了半天才终于肯了。

    钟馗风情万种地在客人们面前上楼。只是胸前的那两个包袱太重,让他很不舒服,所以进门之后,他立刻伸手托了托。

    “噗。”屏风后传来压抑不住的喷笑。

    她果然没有那么听话,还是跟来了。钟馗无奈地叹息,然后装作若无其事,走到屏风边,忽然伸手把躲在后面的梁柔儿扯了出来。

    “你来干什么?”

    “看你破案啊。”

    “你在这儿看着,我怎么破?”

    话音尚未落下,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