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二十二章 疯了的钟馗(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大夫嘴角抽了抽:“这位姑娘真是骨骼清奇。”他瞥见两个家属都不是善茬,原本想要说他治不了。

    只是旁边那个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有意无意地露出袖子里那硬邦邦的形状像刀的东西,他立刻打了个哆嗦,把后半句吞了下去。

    ‘娘嘞,先胡乱给他们看看,打发走了再说。’大夫打定主意,陪笑着把他们请到了桌边。

    给钟馗把了把脉,大夫胸有成竹地说:“哦,只是月经不调。不碍事。我给她开几贴药就好。”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面面相觑。梁柔儿脸上的表情像是吞了一只苍蝇:“你再仔细看看。”

    “好好看。”司马郁堂黑了脸加了一句。

    大夫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慌慌张张又捉住了钟馗的脉搏,皱眉眯眼细细揣摩。

    “还有些虚,可以补一补。”大夫放下钟馗的手,小心翼翼地回答。????“噗。你到底是不是大夫?”梁柔儿气极反笑,拍了一下桌子,“你再瞧瞧,拿出你的看家本事来。”

    司马郁堂把手伸进了袖子里,脸色阴郁:“我没跟你开玩笑。”

    大夫吓得不住打摆子,只能勉为其难地把手再次搭在钟馗的手腕上。

    “哦,没错,刚才没看仔细,其实这位姑娘是有喜了,才会月经不调。”

    “钟馗怀孕了…….”梁柔儿喃喃自语。无法表达心中的悲愤,她一下站了起来,直接揪着大夫的前襟:“他有了?!啊?!你告诉我孩子的爹是谁?”

    大夫吓得尖叫起来:“啊,啊,我哪知道孩子的爹是谁?我只管看病,不管断案。这是怎么啦,一个月来四个这样的人,我是招谁惹谁了?”

    司马郁堂忙拉住梁柔儿。

    “我怀孕了。”钟馗喃喃自语,猛打了个冷战,瞪大眼睛,浑身大汗淋漓,像是从梦魇中惊醒一般。

    梁柔儿正扯着大夫油光发亮下巴上稀稀拉拉的胡子要他给个说法,忽然听见身边的钟馗说:“我这是怎么啦?”

    三个人停止了拉扯,一起看向钟馗。

    钟馗摘了帽子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己。

    “你好了?”梁柔儿松了大夫,满脸惊喜。

    大夫立刻贴着墙角溜了。

    “什么好了?我一直都很好。”钟馗转头看了看屋子里,“你们两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打着我的幌子来看妇科。哎呦,我的头好痛,你们给我吃什么药了?”

    梁柔儿涨红了脸,开始撸袖子。

    司马郁堂忙拦住她。

    “别拦着我。我保证不打死他。”

    “算了,他刚好,再打坏了就麻烦了。”

    钟馗死活不肯相信自己这几天的奇葩举动,只一口咬定,是他们捣的鬼。

    如果不是要他马上开始侦查案子,就连司马郁堂都快要忍不住想打钟馗。

    “废话少说,赶紧把这个案子破了交差。”

    “我被你们下药之前说什么了?”钟馗揉着太阳穴,皱眉问。

    “什么叫被我们下药。”梁柔儿‘噌’地站了起来,十分后悔把他治好了,应该就让他傻下去。

    司马郁堂按住梁柔儿,努力保持平静地说:“你说,你有线索,挥着一张纸,说要去查案。”

    钟馗想了起来,把香儿给他那张纸翻了出来。

    “哦,对了,从香料查起。”

    原本说好出了门就分散行动,可是司马郁堂和梁柔儿似乎都不打算遵守诺言,固执地跟着钟馗。

    “喂。几十味香料。我们这样一起查一个地方什么时候能查完?”

    “那就慢慢来呗。”司马郁堂故意摆出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

    “反正我不着急。”梁柔儿更是无所谓。

    “是,就我急着收钱。我着急。”钟馗摇头叹气。

    城里的香料铺,有几十家之多。可是竟然没有一家能配齐这些香料。更别说,说出每一样香料的去向。

    所以,他们查了一天,竟然毫无收获。

    “钟馗,你到底行不行啊?”司马郁堂斜眼问垂头丧气地钟馗。

    “切,当然行。你要不要试试看?”钟馗一样斜眼,坏笑回答。

    “你!!!”司马郁堂脸色阴沉,上前一步,就要拔刀。

    梁柔儿忙按住他:“算了,他刚好,不禁打。”

    他们两个忽然意识到,对方存在的意义就是,在其中一个受不了钟馗的时候,另一个能按着对方。

    “来啊,小爷。”“过来玩玩。”

    忽然听见路边有人娇声呼唤。

    三人转头,才发现不知不觉走到了城里最大的青楼-揽玉阁外面。

    钟馗刚停下来,立刻被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团团围住。

    “哎呀,这位爷长得真好看,您要光顾我,我给你打八折。”

    “别理她,我给您五折。”

    钟馗左拥右抱,咧嘴笑着点头:“好好好。慢慢来,别着急。”

    “你敢去,我把你打骨折。”梁柔儿的脸色瞬间比司马郁堂还要阴森。

    钟馗却不理她,只管往里面走。走了几步他忽然回头对司马郁堂说:“一起?你不是问我行不行吗?我就让你见识一下。”

    “不用了。我没有你那么风流。”司马郁堂冷冷回绝。

    梁柔儿眼见着钟馗再次转身便头也不回进去了,在原地跺脚尖叫:“钟馗你这个混蛋,色狼!”

    “他要是进去查案怎么办?”司马郁堂摸着下颌若有所思。

    “我可不想进去。”

    “不要进去,我有办法叫他出来。”

    钟馗正在屋子里捏捏这个的下巴,揉揉那个的脸,好不快活。楼下忽然传来冷冷一声喝:“官府查身份鉴,请各位把木牌拿出来。”

    钟馗一听,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本朝每个人都有个官府发的木制身份鉴,上面有官府的防伪印章,伪造不了。没有身份鉴的,无法出入城门,也无法吃饭住店。如果有人犯事被关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被没收身份鉴。人死了,官府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收回身份鉴。

    他的身份鉴被司马郁堂扣在官府,说是为了防止他逃跑。

    现在他被捉到,少不得又要关几天。虽然他不介意被关,却不能放过这个查案的好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