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二十一章 疯了的钟馗(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脑海里闪过钟馗和小香温存的香艳画面,梁柔儿立刻怒火冲天,高高扬起手腕。只是钟馗的脸在阳光下像玉一样干净而又白皙,她的手落在钟馗脸上,力道就不由自主变成小了。

    钟馗十分不满,一把捉住梁柔儿的手腕:“梁柔儿,太温柔了!你只管用力打我,只要你高兴!”

    梁柔儿更觉得惊悚,拼命地甩手,把钟馗一把推到。钟馗柔弱地倒在地上:“主人,你嫌弃我了嘛。”

    司马郁堂靠近在梁柔儿低声说:“我听说过一种毒药,被下毒的人会对人言听计从,之后慢慢还会有很多奇怪的反应。”

    梁柔儿恍然大悟,指着钟馗:“他是中毒了?”

    司马郁堂点点头:“可以试多几次就知道了。”

    梁柔儿望着钟馗,阴森地笑了一声:“咩哈哈哈。没想到你也有落在我手上的一天,真是天道昭昭,报应不止。让我好好想想,要怎么折磨你好呢?”

    瞥见恰好坐在钟馗不远处的棉花糖,梁柔儿指着地上对钟馗说:“像棉花糖一样坐下。”????钟馗立刻跟棉花糖一样犬坐于前。

    “学狗叫。”

    “嘎嘎。”

    “蠢货,那是鸭子。”

    “汪汪。”

    梁柔儿拍着手大笑。棉花糖嫌弃地看了一眼吐舌头的钟馗,站起来,走到远离他的地方坐下。

    司马郁堂蹲下,跟钟馗平视:“把你的本事传给我。”

    钟馗没理他。

    “原来只听我的。”梁柔儿点头,“来,跳段艳舞看看。”

    钟馗立刻站起来,抱着柱子上下蹭着,还把手指含在嘴里,眼神妩媚。

    梁柔儿原本应该觉得恶心的,却莫名其妙红了脸。钟馗还在卖命地跳着。他一个转身,拉下肩膀上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肩膀。

    “砰砰砰”心跳快得像打鼓一样。

    梁柔儿捂着胸口:她这是怎么啦?怎么会看着这个蠢货移不开眼?

    “梁柔儿喜欢吗?”钟馗忽然欢乐地问。

    梁柔儿指着钟馗问司马郁堂:“怎么让这货醒过来?”

    她忽然瞥见司马郁堂鼻子下有两行鲜红。待她要细看,司马郁堂已经转开头,含糊地说:“应该有解药,或者什么咒语。”说完这句,不待梁柔儿细问,他就转身出去了。

    钟馗一步一扭妖娆地走过来,把手搭在梁柔儿的肩膀上:“主人还要我干什么?拿大皮鞭抽我吧,我最喜欢你虐我了。”

    “滚。”梁柔儿吼了一声。

    钟馗立刻蹲下蜷成团,像个球一样像滚了起来:“遵命,是这样吗?”

    他停下来,又开始往后滚:“还是这样?”

    梁柔儿一脸欲哭无泪:“为什么我有一种想要打你的冲动?”

    司马郁堂的话果然应验了,钟馗忽然多了一个粘人的症状。

    梁柔儿走到哪里,钟馗跟到哪里。梁柔儿早没有了最初的兴奋,也不觉得有趣,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无奈。

    因为吃饭的时候,被钟馗端着碗无比深情地看着,梁柔儿根本就什么都吃不下。

    梁柔儿狠狠瞪他一眼。钟馗才像个大姑娘一样羞涩低头扒一口饭让,然后又抬头接着看她。

    睡觉的时候,梁柔儿把钟馗关在门外。他就一整夜都在外面挠门。梁柔儿终于忍无可忍,放他进来,闭眼躺在床上。他就坐在一旁,看得梁柔儿寒毛直竖。

    即便是转过身,还能感受到他甜得腻人的目光。梁柔儿像个弹簧一样,一下坐起来,冲了出去,在院子里大声叫:“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应声从房间推门出来。钟馗也追了出来。

    梁柔儿躲着钟馗冲司马郁堂叫着:“快,想办法。把这货的毒解了。我快被他逼疯了。”

    “你试试说点什么平时不会对他讲的话。”司马郁堂想要捉住钟馗,钟馗却像是个泥鳅一样滑溜溜的。

    “去死。”

    “这个你常说。没用的。”司马郁堂捉不住钟馗有些恼羞成怒了。

    “我是你妈。”慌乱之下,梁柔儿脑子一抽,说了这么一句。

    钟馗立刻麻利地叫了一声:“妈。”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呆楞了片刻。司马郁堂忍不住大笑起来。梁柔儿恼羞成怒,对着钟馗就要打。

    钟馗趁机绕开司马郁堂,一把捉住梁柔儿高高扬起的手:“妈。”

    “你再叫我妈,我弄死你。”梁柔儿涨红了脸尖叫了一声。

    “妈。”

    “唉……,混蛋,说了不许叫我妈。叫我天下第一美人。”

    “天下第一美人。妈。”

    “啊啊啊,我要疯了!”梁柔儿苦恼地揉着自己的头发。

    “明儿带他去看看大夫吧。虽然可能没什么用,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办案的事拖延不得,他必须尽快恢复。”司马郁堂凉凉上下打量着钟馗,就好像在看一匹中了邪的种马。

    有名的大夫那里座无虚席,如果想要排上号,非要等上个一天半天不可。可是司马郁堂和梁柔儿很着急,所以只能不停的换地方。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家门可罗雀的医馆。

    只是,这个大夫是看妇科的。看妇科的也就罢了,据说上个月还医死了三个。

    “要不,算了,再换一家。”梁柔儿很担忧。

    司马郁堂摇头:“这是城里最后一家给人看病的医馆。不然就只能找兽医了。”

    “可是,他是个男人。”

    “给换件衣服,带个戴面纱的帽子。就看不出来。”

    钟馗越是听话,梁柔儿越是心酸。他换上了裙子后,滑稽而又怪异。衣服明显小了两码,还有皱巴巴的。梁柔儿却笑不出来,替他扯了扯,忽然红了眼:“你个杀千刀的,到底在哪里中了毒?赶紧给我好起来。”

    钟馗嘿嘿一笑:“好!赶紧好起来。”

    梁柔儿一听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赶紧扯过司马郁堂手里的帽子给钟馗扣在头上,领着他进了医馆。

    大夫一看有人来,喜出望外,轮着小短腿一溜烟地从后堂跑上来。

    “姑娘有什何贵恙?”大夫点头哈腰,满脸堆笑问梁柔儿。

    梁柔儿往旁边一步,让开,露出她身后的钟馗。刚才怕把大夫吓跑了,所以叫他蹲着。

    “是‘她’不舒服。”

    钟馗慢慢站起来,比大夫足足高了两个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