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二十章 你是处子吗?(下)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下次,先出声再动手。而且,不用那么划那么深。”钟馗用手掌握住梁柔儿的伤口。

    梁柔儿火辣辣地伤口立刻不疼了。

    “小伤,不用这么担心。”梁柔儿咧咧嘴。

    为了他,别说是这点小伤,再多伤她也不在乎。

    心里这么想着,梁柔儿忽然愣在哪里。

    过去,她可是最怕疼的。碰到膝盖都要哭哭啼啼许久。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不在乎自己了?

    钟馗收回手时,梁柔儿手腕上的伤已经消失了。

    梁柔儿惊讶地看了看刚才还流血不止的地方,现在皮肤光滑,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仿佛那一刀从来没有划过。????“哼。没想到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还有几招。”梁柔儿十分惊讶。

    “那是,我可是天下第一捉鬼大神。好了,我要去看小香制胭脂了。”钟馗悄悄拉过衣袖盖住手腕,嘻嘻一笑,转身回了他的屋子。

    小香正在制胭脂。她挑了一团刚才给钟馗看过的胭脂在装了梁柔儿鲜血的盒子里,伸出两只手在盒子上方一抹。血立刻像有了生命一般,慢慢渗到了胭脂里。

    一种淡淡的香气立刻在屋子里蔓延开。

    “就是这种香气。”钟馗惊喜地一把抱住小香狠狠亲了一下她的脸颊,然后拿起那个盒子在眼前仔仔细细地看。

    小香的几不可见地热了热,眼睛幽幽地望着一脸狂喜的钟馗:“我把配方写给你。我就要走了。”

    钟馗一抬头惊讶地说:“啊,就走啊?”

    “嗯,你知道的。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小香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忧伤。

    钟馗抱了抱她:“你这样也挺好的。长生不老,永葆青春。”

    “其实,我更愿意觅一良人一同老去。”小香痴痴望着钟馗的侧脸喃喃地说。

    钟馗没有注意到小香的神色。他只顾着低头研究盒子里的胭脂,用手指沾了一点小心翼翼地放在嘴里。

    嗯,尝起来,味道也跟那个‘吸血魔’卖的差不多,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他自顾自地微微点头。

    小香瞥见钟馗手腕上的伤,知道他把梁柔儿的伤挪到了自己身上,忍不住垂眼,轻轻叹了一口气:“你要真喜欢人家,就告诉她吧。这又是何苦?总是嘴上说自己不在乎,暗地里又总为别人牺牲。”

    钟馗的表情僵了僵,勉强一笑:“我没你说的那么好。我只是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随便你。我走了。”小香站了起来,转身走了出去。再迈出门的那一霎那,她的身影就变淡,忽然消失在空气。

    钟馗拿着小香给的清单,上面别的都不稀奇,只有香料引起了他的注意。

    甘松香、艾纳香、苜蓿香、茅香、藿香、零陵香、上色沉香等等,林林总总好几十种。

    从香料追查会不会有结果呢?

    “司马郁堂,司马郁堂。”钟馗拿着那个清单,站在院子扯着嗓子叫。

    司马郁堂走出来,冷着脸:“什么事?”

    “我要去查案,你去不去?”钟馗扬了扬手里的清单。

    “你什么时候这么主动地和官府合作了?莫非是怕自己太作,被人打死?”司马郁堂哼了一声。

    “不是。香料种类太多,我一个人查不过来。”钟馗毫不介意司马郁堂的讥讽。

    棉花糖刚好睡醒从屋子里踱了出来。

    “听说禽兽鼻子都特别灵。你有个宠物,还需要我们帮忙吗?”司马郁堂依旧不冷不热。

    其实钟馗早想到过要让棉花糖闻一下胭脂,帮忙去找‘吸血魔’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

    “你不会是舍不得吧?”司马郁堂眯起眼。

    此时梁柔儿拿着个扫帚从屋子里出来。她装模作样的扫地,其实是在偷听钟馗和司马郁堂的对话。她的体香顺着风似有若无地飘进钟馗的鼻子里。

    钟馗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朦胧而又梦幻。

    那是一副多么诱人的画面。花瓣飞舞,春风拂面,梁柔儿刚好洗了头,穿着单衣,披散着头发出来倒水。她头发上嘀嗒的水珠,把衣服全部都濡湿了,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钟馗的眼睛不由自主跟着梁柔儿转。他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却又控制不住,只能不停的说话来掩饰自己的反常。

    “一来用这个胭脂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跟大海捞针没有区别;二来这些香料又多又杂,棉花糖的鼻子很娇气,一闻特别浓烈的味道就会不停喷嚏。你知道,长安城动物保护协会组织要是知道我这么对它,会告我虐待动物的。”

    司马郁堂被他叨叨得眉头越皱越紧,赫然发现钟馗鼻子下多了两道殷红的‘道道’,不由得退了一步。

    “你有病吗?怎么好好地就流鼻血了?”

    “是啊,我有病,你有药吗?”被骂了的钟馗丝毫不生气,依旧笑嘻嘻的回答。

    梁柔儿也停下来皱眉看着钟馗。

    在钟馗看来,梁柔儿现在却分明在扒开衣服,露出香肩在朝他抛媚眼。

    “嗨”他立刻傻笑着向梁柔儿招手。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一起顺着钟馗的目光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这家伙号称有能见鬼神的天眼,不会是看见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吧?

    梁柔儿和司马郁堂不约而同想到这一点,然后打了个寒战。

    钟馗一抹鼻血,咧嘴笑着问司马郁堂:“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司马郁堂无语片刻,面无表情地说:“我说你有病,得治!”

    “是的,梁柔儿豪放起来真不是盖的。”钟馗所答非所问,越发笑得十分花痴。

    梁柔儿意识到钟馗是看着她流鼻血,咬牙骂了一句:“你过来,我绝对不打死你。”

    奇怪的是,钟馗不像刚才一样躲开,而是乖乖瞪直了眼睛朝梁柔儿走过去。别说是梁柔儿,就连司马郁堂脸上也显出了惊讶的神色。

    钟馗走到梁柔儿面前便昂起头骄傲地闭上眼睛说:“打吧!”

    梁柔儿惊恐地看了一眼司马郁堂。司马郁堂皱眉,踱步走到梁柔儿身旁不远处,朝她点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