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十九章 你是处子吗?(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梁柔儿在外面听见里面地动山摇,淫声一片,已经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她实在听不下去,转身就走了。

    司马郁堂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哧,才五秒钟。真没用。”他慢悠悠地踱回了自己房间。

    钟馗在里面竖起耳朵,听外面梁柔儿的脚步声渐远,还传来她用力关门的声音,松了一口气:“好了。说吧。”

    小香却装起了傻:“什么?”

    “姑奶奶,快说吧。”钟馗凑过来涎着脸求她。

    小香娇嗔地用手一戳他的额头:“你就会使唤我。”她不紧不慢地拿出钟馗几日前给她的胭脂说:“我用所有香料试了一遍,却只能作出气味颜色质地相近的胭脂。没有办法做出一模一样的。”

    钟馗点头:“我也是方才才知道。这个胭脂里可能加了青春貌美处子的鲜血。”

    小香一愣惊喜地说:“那好办,弄点处子的血来试试不就知道了。”????钟馗点头,伸出手说:“对啊,来,给我点血。”

    小香一翻白眼:“我又不是女人。”

    “哦,对,你连人都不是。”钟馗叹了口气,缩回手。

    梁柔儿正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像只热锅上的蚂蚁。

    只要想象一下钟馗跟那个什么小香在房内做那龌龊的事情,她就恨不得徒手把钟馗给掐死。

    “梁柔儿。”有人在外面敲门。

    “干嘛?”正火大的梁柔儿,下意识就吼了一句。

    外面那人立刻不敢出声了。梁柔儿仔细一想:诶,怎么刚才那声音听着那么像钟馗?

    她放柔了声音,依旧没好气:“什么事?”

    “我想跟你要点东西。”钟馗怯怯地说。

    司马郁堂听见声音也出来了,走到钟馗身后的院子里冷冷观望。

    “你先开门。”钟馗被司马郁堂如寒冰似的目光盯得背上一阵一阵冷。

    梁柔儿犹豫了许久,咬着唇打开了门。

    “你要什么?”

    “梁柔儿有没有那个过。”钟馗尴尬地比划了一下。

    “什么?”梁柔儿不知道他在问什么,微微皱眉。

    “就是那个。”钟馗的老脸竟然罕见地红了红。

    “说人话。”

    钟馗叹了口气:“我直说,你可不许打我。”

    梁柔儿有些气恼地说:“我是那随便动手的人吗?”

    “是。”钟馗点头。

    梁柔儿扬手,钟馗立刻退了一步。梁柔儿看了看自己举在半空的手,最后只能把手移到了门框上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自从遇见这个混蛋花心贼,她就变的这么易怒而又暴力。

    梁柔儿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要问什么?”

    钟馗嘴巴动了动。

    梁柔儿没听清楚,凑近了些:“大点声。”

    钟馗一字一顿地说:“梁柔儿尚是处子之身吗?”

    梁柔儿瞬间羞得脸儿通红,抓起门边的一盆水就泼了过去。

    钟馗早就预备她恼羞成怒,在水泼出来的那一瞬便拔地而起,瞬间退到了门边。水竟然一滴也没有溅到他身上。

    “呼,好险。这是你的洗脚水吗?”钟馗擦了一下额头的汗,吁了一口气。

    梁柔儿阴森森扔了盆,迈出了屋子:“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钟馗一看,今天没法跟她说清楚了,还是先撤。只是忽然觉得身后一凉,他怯怯回头,便看见司马郁堂阴森的脸。

    虽然和司马郁堂一般高,钟馗此刻气势却硬生生被压了下去。

    司马郁堂伸出手掐住钟馗的手臂。钟馗滑得像个泥鳅,一个转身就挣脱了。只是,他没能跑掉,因为司马郁堂拉住了他腰间的玉带,硬生生把他又拖了回来。

    “不要!”钟馗只能抱着树做垂死挣扎,却还是抗不过司马郁堂的神力,只剩十指勾住树干。

    司马郁堂把钟馗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从后面抱住了钟馗,让他再也动弹不了。

    “快,梁柔儿。”司马郁堂大声说。

    狼一样的对手。猪一样的队友!算了,挨了这一巴掌,再跟她解释。

    钟馗哀叹,闭眼缩脖把脸偏开,等着冷笑靠近的梁柔儿巴掌落下来。

    只是等了许久,只有呼呼的风声,钟馗惊讶地睁开眼。梁柔儿手儿扬得高高的,却落不下来。

    她双目似怨非怨,似哀非哀,含着盈盈泪水,一动不动看着钟馗。

    像是被她戳了一下,胸口忽然隐隐作痛起来,钟馗喃喃地说:“那个。你别生气。我这么问你,真的不是要戏弄你,也没有邪念。”

    梁柔儿垂眼,放下手。

    “啧啧。你们这么甜蜜,看得奴家好生嫉妒。”一直倚在门边的小香忽然娇笑了一声。

    司马郁堂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小香说的是他们,立刻像被蜜蜂蛰了一样松开了钟馗,红了脸,退出老远。

    钟馗还是那副嘻皮笑脸的样子,揉着胳膊说:“小香,还是你心疼我。”

    小香抿嘴笑:“呸。谁心疼你,快说正事,我还要赶着回去呢。”

    钟馗这才朝梁柔儿一作揖:“柔儿小姐莫生气。是这样的。我查得那个胭脂中可能混杂了处子血,气味才会那么独特。所以想请梁柔儿小姐给我几滴血,试试看。”

    梁柔儿看了一眼小香:这么说,小香就不是处子了。他们果然早就……

    心中百味陈杂却不好显出来,梁柔儿只能淡淡一笑:“要我的血是吧。早说啊。”

    ‘怎么说?我一张嘴你就打我,我一张嘴你就打我。’钟馗在心里默念,很无奈的一拱手:“是是是,都是在下的不是。”

    梁柔儿取下头上的簪子往手腕上一划。玉一般光洁的手腕上立刻出现了一条触目惊心的口子,殷红的血从那里渗了出来,凝成血珠。

    钟馗微微皱眉,一瞬便到了梁柔儿身边,伸手接住就要落下的血珠。那血珠子在钟馗修长白皙指尖,好似一颗滚圆的红宝石,煞是好看。钟馗指尖一弹,血珠子就朝小香飞了出去。

    小香不慌不忙拿出个小瓷盒子,打开。血珠子刚好落在了盒子中央,一下就漾开成了薄薄一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