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十七章 打蟑螂(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我们的犯人在哪儿?”钟馗看了一下身边。

    所有人都在这里。谁在看着犯人?

    “那几个无足轻重的登徒子跑了就跑了。”梁柔儿满不在乎地说。

    “我担心的是。他们不好彩地刚好撞上逃跑的‘吸血魔’……”钟馗的声音越来越小。还未说完,他又开始往绑住那几个采花贼的方向跑。

    唉,这一夜真是疲于奔命。

    众人叹息了一声,又跟上了钟馗。

    绑犯人的地方也闪着莹莹的白光。那些男人们的死相跟先前那些人一样,嘴唇也涂上了鲜血一般诡异的红色胭脂,全身覆盖着白色瓷釉。

    钟馗无奈地叹了口气:来晚了。????“唉,对不住了。长安城一枝花。”钟馗对那个被他玉玲珑咬过要害的胖子低语。

    “长安城一枝花?”司马郁堂自言自语。

    “嗯,刚才他跳出来的时候是这么自称的。”钟馗回答。

    “呵呵,长安城一枝花是我们追捕多年不得的色魔,没想到今日竟然死在了这里。”司马郁堂冷冷一笑,“倒省了我们的事。”

    虽然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人,却还罪不致死。这些人全是面容猥琐的汉子。原本不符合‘吸血魔’的要求。‘吸血魔’杀他们,明显是在报复钟馗的追捕。

    原本打算捉住‘吸血魔’,却多了这么多具尸体。

    所有人的心情都低落到了谷底,也没有精神再说话。

    吩咐手下将尸体运回府衙,明日再细细勘验,司马郁堂便和钟馗、梁柔儿一起回到王府外。

    “司马大人不必住在这凶宅中。我不会跑,也不会半夜出去。”进门前钟馗十分‘体贴’地劝说司马郁堂。

    “我怕你半夜遇袭,自然要留下来保护你。”司马郁堂也十分客气。

    钟馗心里知道,司马郁堂压根就不是担心他,而是担心他对梁柔儿做什么。

    那日挑房间的时候,梁柔儿挑了小姐闺房,钟馗要选旁边王百万住过那间,却被司马郁堂抢了。不仅如此,司马郁堂还把他赶到了远离梁柔儿的王富贵的卧房里。

    今日实在是有些累了,钟馗没有力气与他争吵,无力摆了摆手推门进去了。

    进了房间,还没有坐稳,忽然远远听见梁柔儿尖叫。

    钟馗‘噌’地站了起来,往外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转身走回来依旧坐下。

    棉花糖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不是我铁石心肠。我只是不想抢了司马郁堂的表现机会。”

    只是外面现在静得可怕。若是司马郁堂已经赶过去跟贼人打斗,以他的听力没可能听不见。

    “好吧,我还是去看看。省得落人口实。”钟馗心里十分不安,喃喃自语,站了起来,慢悠悠走了出去。

    一离了棉花糖的视线,他的脚步就不由自主加快了。冲到梁柔儿房间时,发现司马郁堂正稳稳站在卧房中央,满脸英雄救美的正气凌然。

    梁柔儿躲在司马郁堂身后。而他们面前的那面墙上,钉满了司马郁堂的飞镖。

    “哇哦。两位这是在半夜讨论剧本么?”钟馗有些后悔跑过来了,一边干笑一边往后退。

    “梁柔儿小姐,下次再有蟑螂蚊子,什么的,尽管叫我。”司马郁堂严肃地一拱手。

    闹了半天,原来她尖叫是因为看见了虫子。钟馗越发后悔自己的冲动。

    话说,她一个抽他耳光抽得如此顺溜的女汉子,怎么会怕这些东西!钟馗在心里咆哮,却不敢直说,因为他还想多活几天。

    眼见司马郁堂这就要走,钟馗立刻恨铁不成钢,用眼神示意司马郁堂:留下来多陪一会儿她啊!

    只是他使眼色使得眼抽筋,司马郁堂也像是没看见。

    我去,这么老实能泡到妞吗?

    钟馗在心里哀嚎。

    “钟公子眼睛不舒服?”梁柔儿冷笑。

    钟馗揉了揉眼睛:“哦,没事,只是进了一只蚊子。”

    要是下次,她再尖叫,他绝不过来凑热闹了。钟馗唉声叹气地回到卧房,决定好好泡个澡去去晦气,叫棉花糖给他弄来一大桶热水。

    一坐到桶里,他立刻舒服地长出了一口气,仰头靠在桶边。昏昏欲睡之间,那些惨死女人的脸又在眼前晃动。这些死去的冤魂都像是在控诉他没有替他们报仇。

    到底漏掉了什么?钟馗在梦中自言自语。死者身上的瓷釉,绝对不是凶手随性为之,凶手到底为什么要费力的把整个尸首都涂上瓷釉。就连后来死的那几个‘登徒子’身上也有。

    钟馗一下睁开眼,坐直了身子。

    对了,平日凶手有时间也就罢了。今日时间这么紧张,凶手竟然也能把每具尸体都涂上瓷釉。

    “砰”门忽然被人猛地推开。钟馗一下站了起来。

    一个‘不明物体’从门口飞了进来。钟馗手指比成短刃形状,准备在那东西靠近时,将它切成两半。

    只是随门口的夜风飘来熟悉的香气,他便立刻收起手刃,伸手接住了那个‘不明物体’。

    “钟馗,吓死我了。”梁柔儿泫然欲泣。

    “这次又是什么?”钟馗无奈地问。

    “一只老鼠。”梁柔儿抽了抽鼻子,“爬到我床上来了。”

    “讲真,你是不是故意找借口闯入我房间的?”钟馗一脸痛苦地望着像只无尾熊一样缠在他身上的梁柔儿。他们两个房间之见还住着个司马郁堂,她真的没有必要这样舍近求远。

    蛋疼的是,他身上光溜溜的,慌乱之间,只能随手抓了一个东西挡着要害。更蛋疼的是,他抓住的是个小碟子,小到,只比巴掌大一点,连毛都遮不住。

    梁柔儿瞥见他一身白花花的腱子肉,瞬间红了脸。其实她想尖叫,只是又觉得那样太没有面子,所以故作镇定地说:“胡说,我怎么会干那种事。司马郁堂不在。不过,你身材不错,皮肤也挺好。”

    “你能先下来吗?”钟馗努力若无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