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十五章 好“胸”(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禽兽。”司马郁堂和梁柔儿异口同声骂了一句。

    司马郁堂想下去给钟馗解围,想了想,这样多没面子,转身又要叫陆仁甲,却又觉得还是不妥。叫个男人去,钟馗不是一下就暴露了。

    正犹豫着,梁柔儿已经一掀帘子下去了。她一路小跑到了钟馗身边。

    钟馗傻愣愣地看着她走近,以为她又要打自己,下意识就捂住了自己的脸。

    梁柔儿却一巴掌扇在钟馗面前那个无赖脸上。

    那个无赖被梁柔儿扇得硬生生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完全懵了。

    钟馗捂着脸的手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索性尖叫了一声,顺势猫腰窝在梁柔儿胸前:“女英雄救我。”

    梁柔儿被他凭空揩了油去,心里千万匹神兽来来去去,奔腾不息。????只是她无法在这里教训钟馗,只能冲那个无赖吼了一句“滚”,来发泄心中的怒气。

    那个无赖立刻脚底抹油飞快跑了。

    “你可以起来了。”梁柔儿咬着牙,低声说。

    “我还害怕。”钟馗不肯起来。

    开玩笑,这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这迷人的少女体香,他不多靠一会儿,枉为男人。

    “你不要太过分。”梁柔儿的声音已经满是杀气了。

    钟馗知道再闹下去,又要挨打了,立刻直起身,道了个有模有样的万福,转身扭腰。

    “你不去做演员真是可惜了。”

    听见身后梁柔儿阴森森地声音,钟馗笑了一声,仰头看了看晴空万里:今儿天气真好。

    钟馗在街上晃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才饭馆里歇下,点了碗面。二楼除了他,就一个客人。

    钟馗把‘胸’托起来,搁在桌上,休息。为了不弄花妆,他小心翼翼,把嘴咧得老开。可是有‘胸’挡着,面条死活也送不到嘴里。钟馗被弄得烦躁不堪,好想扣碗掀桌子。

    一下午都在睡觉的棉花糖,闻到香气动了动。

    隔壁那个吃面的男人原本色迷迷地看着钟馗的胸部,现在见那两个鼓鼓的东西在涌动,他立刻瞪大了眼。

    钟馗冲那人坏笑了一下,从领口掏出棉花糖的尾巴,在空中摆了摆。

    那人脸色一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毛茸茸的雪白尾巴,僵直了身体,仓皇起身慢慢退到墙边,然后背贴着墙溜下了楼去。

    “妖怪!!”那人跑出了饭馆才尖声大叫。

    钟馗叹了口气,捏了个隐身诀,把自己罩住,然后把棉花糖掏了出来放在桌上,这才开始吃面。

    只是这隐身诀,时间不能维持太长。钟馗尽量速战速决,等棉花糖也吃饱,在把它塞回去。

    楼下有人闻讯上来,恰好看见隐身诀失效的钟馗正在捏着自己浑圆的‘胸部’。

    “果然是妖怪,好凶残,好‘胸’。”那人看直了眼,喃喃自语,两道鼻血流了下来。

    在饭馆引起一阵骚动之后,钟馗好不容易才脱身,瞥见人群里有个带着斗篷的瘦小身影,面上不露声色,袖子里的手却攥了攥。抬头看看天色已晚,他不挑阳关大道,偏要走那偏僻的小路。

    司马郁堂原本想把梁柔儿送回去的。梁柔儿却坚持要跟着。想想那王家比这野外还要阴森恐怖,司马郁堂也就随梁柔儿去了。

    跟着钟馗,眼看路越走越偏越走越黑,梁柔儿禁不住在心里嘀咕着:“这家伙搞什么?”

    钟馗扭着屁股的步伐忽然加快,拉开了与司马郁堂他们的距离。

    司马郁堂不叫人追,却忽然下令停下。

    梁柔儿瞪大眼睛压低了声音愤怒地说:“莫非你这个时候还想着私人恩怨?要是钟馗有个三长两短,你也没法交差。”

    司马郁堂无奈地轻叹了一声:“钟馗一定是察觉到还有除我们之外的人跟着他,才会特意拉开距离。再说,我们这么一大帮人跟那么近,‘吸血魔’哪敢出来啊!”

    梁柔儿一想也是,可是眼看钟馗的身影越来越远,心里不由得十分担忧:钟馗的本事到底有几分,她也把不准。因为这家伙实在太难琢磨了。

    漆黑的森林里,夜枭在树梢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声。梁柔儿几乎贴着司马郁堂走。钟馗的身影如今已经完全看不见了。他们只能凭着那胭脂的香味追踪着他。

    梁柔儿忽然很佩服钟馗:他说得没错,这个胭脂果然与众不同,经久不散,比她用的还要好。

    “啊!”一声男人浑厚的尖叫从树林深处传来。梁柔儿和司马郁堂相互看了一眼,便拔腿往那边跑。

    “你留下来保护梁柔儿。”司马郁堂忽然停下,把梁柔儿往陆仁乙身边一推,便带着其他人,跃上树梢,一瞬便消失在了黑暗里。

    梁柔儿急得直跺脚:“快追。”

    陆仁乙“哦”了一声,也跳上枝头走了。

    “你们这些混蛋,带上我!”忽然变成孤身一人的梁柔儿,惊恐地望着四周,却又不敢大声叫。

    司马郁堂在树梢顶疾步如飞,不一会儿便远远看见那个花枝招展的钟馗。

    钟馗被人团团围住,发出尖叫的却不是他,而是站在他面前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捂着下身嚎叫的声音变得怪异而又尖细。

    司马郁堂落到钟馗身旁,才看清楚,原来是钟馗的玉玲珑正咬着那个男人的命根子。他皱眉问。“怎么回事?”

    钟馗满脸的无奈,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这家伙色胆包天,白天调戏不成,竟然不死心地一路从饭馆外跟到了这里。”

    他还以为是‘吸血魔’便假装不知他们在身后,把他们引到偏僻的地方来。

    刚才这群人跳出来,竟然想调戏他。他不想动手惊了‘吸血魔’,只好言相劝,赶他们走。

    结果这些家伙以为钟馗软弱好欺负,竟然还想霸王硬上弓,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