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十二章 美女的胭脂好香(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我叫你棉花糖可好?”梁柔儿还在喋喋不休问小兽。

    钟馗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坐立不安,伸手悄悄冲小兽屁股上一掐。

    “嗷呜”小兽疼地抬头叫了一声。

    “诶?你喜欢这么名吗?那就叫棉花糖吧。棉花糖挺好听的。”梁柔儿惊喜地问。

    小兽忿忿转头看向钟馗。

    钟馗连连点头:“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好。”

    狗剩也好,铁蛋也好,张三、李四,只要是个名字就行。因为梁柔儿都唠叨两天了,再不给它定个名,他都要疯了。

    陆仁甲被梁柔儿询问的眼神扫到也立刻点头,还捅了一下陆仁乙。陆仁乙这一次很快地回答:“好。”????司马郁堂嘴角抽了抽:“不错。”

    “决定了。就叫棉花糖。”梁柔儿一拍手,大声说。

    小兽一脸生无可恋:老子可是天下第一神兽,竟然叫棉花糖……

    棉花糖原本打算抗争一下的,只是钟馗都屈服于梁柔儿的‘淫威’,它也只能,含泪默认。

    “棉花糖,我抱着你睡吧。晚上好冷。”梁柔儿伸手搓揉着它的身体。

    ‘抱你妹,那边司马郁堂等你抱你不去抱你来骚扰我。’棉花糖在心里嘀咕,在钟馗袍子上换了个姿势,把脸藏在大尾巴里。

    “来吗。”梁柔儿毫不介意它的冷淡。

    棉花糖却忽然站了起来,嘴里发出低低的吼叫。

    还没有等钟馗训它,一群黑衣蒙面人就拿着刀跳了出来,高声叫着:“打劫!”

    司马郁堂原本就在跟钟馗较劲。那日救梁柔儿的时候,他们没打赢,丢了面子,正愁没机会再施展本事。现在一见来了这帮没有眼力的土匪,司马郁堂不但不恼,眼里反而闪过一丝喜色。

    “抓起来。”他眯眼淡淡地说。

    土匪听出他声音里的兴奋,寒毛一竖正要跑,却被陆仁甲和陆仁乙赶上来“乒乒砰砰”一顿暴揍,捆成了个粽子扔在火堆边。

    钟馗自然是知道他们的意思,所以头枕着胳膊靠在树上,冷眼旁观。棉花糖觉得无聊,又趴下蜷成一团。

    那土匪怀里滚出个胭脂盒,一路骨碌碌滚到了梁柔儿脚边。

    梁柔儿拿起打开一看,里面满满一盒崭新的胭脂。

    掉了东西的土匪带着哭腔:“求姑娘还给我。这是我给我妹子买的。”想想也真是憋屈,打劫不成还被人劫了东西去。

    梁柔儿凑近,一股刺鼻的俗气香味直冲鼻孔。就连坐在旁边的钟馗都被呛得打了个喷嚏。梁柔儿偏开头皱眉把胭脂又盖上,扔回到了土匪身边:“切,好难闻。本姑娘才不要。”

    钟馗揉了揉鼻子,忽然眼睛发直,坐直了身子。

    “干嘛?”梁柔儿转头盯着一天要发几次疯的钟馗,不知道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钟馗却慢慢转头,猛然捏着梁柔儿的肩膀,把她拖到面前。

    梁柔儿瞪大了眼睛,却不躲。钟馗盯着她的唇慢慢逼近。

    ‘要死,要死。他忽然这么孟浪,就算我对他有意,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梁柔儿在心里尖叫,心如擂鼓,脸红到了耳根。

    他的呼吸犹如醉人的醇酒。

    理智自持什么的,都瞬间被抛到了脑后。

    梁柔儿不由自主闭上了眼。

    陆仁甲捂住了眼睛,还顺便捂上了陆仁乙的。司马郁堂捉紧了握刀的手。

    眼看就要碰到梁柔儿的时候,钟馗却只是用鼻子吻了吻她的唇:“梁柔儿用的是哪里的胭脂?为什么这么香,几日不见你涂,也有香味。”

    迷迷瞪瞪的梁柔儿瞬间醒了,张开眼,不敢置信地应了一声:“嗯?!”

    “我忽然想起来,停尸房的香气是一种胭脂香。那里那么多女人,却只有一种香气。说明他们是用的同一种胭脂。”他喃喃自语,看向司马郁堂。

    司马郁堂皱眉思索片刻点点头。

    梁柔儿忽然明白他刚才把她拉近,做那让人误会的动作,原来只是想要确定她身上的香气是胭脂发出来的。

    “啪”梁柔儿气得眼泪在眼眶打转,用尽全力扬起手给了钟馗一个耳光。

    “嘶”所有男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往后一缩。

    “啧啧,看着都好疼。”

    梁柔儿打完就捂着脸跑了。

    司马郁堂冷冷看了一眼钟馗。

    钟馗捂着脸,一副委屈得要哭的表情:“你去追吧,我不敢去了。”

    司马郁堂忙转身去追梁柔儿了。

    那几个土匪忽然歇斯底里地叫着:“我们认罪,我们什么都认!!别让她打我们。”

    天刚亮,城外苦主家的大门就被敲得‘梆梆’响。这户主人打开一看,竟然是昨日刚来询问过情况的钟馗。

    昨日他从死者吃喝拉撒,出事那天一整天的言行和踪迹,再问到三姑六姨,让原本就刚刚经历丧女之痛的主人家十分不耐烦。只是碍于司马郁堂这个官差在身边,他们才勉强应付。

    今日见钟馗又来,主人家忍不住苦了脸作揖:“官爷,昨日已经全部说了。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钟馗也作揖:“我来是想请你把小姐出事时用的胭脂送给我。”

    主人家一脸狐疑,望着钟馗:这家伙不是个变态吧。竟然要死人的胭脂。

    司马郁堂冷冷说:“要你去拿就快去,耽误了办案,惟你是问。”

    主人家一听立刻转身去取了回来:“您还要什么一次说吧。等女儿尸体取回来安葬了,她的一切物品,我都会烧了。到时候想要也没有了。”

    钟馗想了想,还要说什么,却被司马郁堂拖着走了。

    陆仁甲冲主人家拱手:“多谢,不用了。”

    钟馗被拉着趔趔趄趄走出了好几十丈,司马郁堂才松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