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十章 莫生气(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等到天发白,什么东西都没有出来。钟馗的神色不但没有放轻松,反而越发眉头紧锁。

    像这种被人杀害的,鬼魂多半不愿意离去,会在人间盘桓多日。现在一个都没有,只有一种可能,被人收了或灭了。

    那个‘吸血魔’远比他想象中要厉害。

    转头看看看四周,钟馗看见司马郁堂抱着刀靠在廊下;陆仁乙靠着树,都睡得正熟;倒是陆仁甲还瞪大了眼睛坐得直直的。

    钟馗可以冥想解乏,凡人要这么撑一晚上很不容易。所以他倒是对陆仁甲多了几分敬佩:没想到,他还挺敬业的。

    只是,有可疑的声音从陆仁甲身上传来。

    听着,怎么那么像鼾声……

    钟馗凑近,细听。????陆仁甲真的在打鼾。

    他竟然睁着眼也能睡觉……

    钟馗哭笑不得地一拍陆仁甲。陆仁甲立刻从地上弹了起来拿着刀一顿乱舞:“我没睡着,你别想吃我。”

    梁柔儿被陆仁甲的声音叫醒时,十分不满,揉着被地板硌得酸痛的一身,指着那些大房子问:“这么多房间,为什么不能睡进去?”

    “说得,也是。”钟馗想了想,“反正要长住,趁着白天,各自选一间。”

    司马郁堂朝钟馗递了个眼色。

    昨夜他不让大家睡房间,也是怕分散开出事。

    可是再一想,就算是白天,也不一定安全。

    钟馗又叫住正要散开的众人说:“等等,还是一起走。一间一间来。”

    不知道是因为死过人,还是许久没有人住,明明外面阳光明媚,屋子里面却特别暗。即便本应该敞亮的。坐北朝南的客厅也是如此。

    还没进去,梁柔儿便打了个寒战,抱着胳膊搓了搓身体:“我怎么觉得特别冷。”

    钟馗小兽使了个眼色,小兽一跃而起,悬在半空,身体发出莹莹的光,宛如一盏灯笼。

    原本空无一物的地上忽然出现了几双脚印。这些脚印大小各异,一看就是不同年龄性别的人留下的,但是却整整齐齐成排成列。

    可以想象到,当时屋子里整齐排满尸体的情形。光这一点就已经让人慎得慌。更别说这些尸体当时还死相凄惨怪异。

    所以,就算是看惯了死人的钟馗也忍不住心里一抖。

    “你们在外面等着。”钟馗冲身后的人说,然后轻轻一跃就上了房梁。

    小兽跟着他,为他照亮房梁。

    钟馗把房梁仔细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痕迹。他坐在房梁上往后一仰,直接翻了下来,吓得梁柔儿惊叫出声。

    钟馗却在落到地边之前稳稳停住。

    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他手上缠着一根细丝。细丝另一头在房梁上。

    钟馗几乎贴着地面,细细查看了一遍,手上一用力,便又飞回了房梁,再飞身回到门槛外。

    “外面有什么吗?”钟馗问司马郁堂。

    刚才他在里面的时候,就瞥见司马郁堂沿着屋子在勘查。

    司马郁堂摇了摇头:“所有石板上青苔痕迹完好。窗户也没有被破坏或者翻越的痕迹。”

    梁柔儿这才意识到他们是在勘验凶案现场,吓得连退几步,然后脚下踏空,从高高台阶上仰面倒了下去。

    司马郁堂飞身去救,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梁柔儿,梁柔儿下落的趋势就忽然停了。

    梁柔儿的尖叫声也嘎然而止。钟馗闲闲抱着胳膊靠在门上,手腕上缠着的细丝一头缠在梁柔儿的腰上。

    钟馗嘴角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微风拂过,雪白的衣角飘飞,如翻飞的白蝶。梁柔儿好不容易才平静的心忽然又狂跳起来。

    钟馗也不拉她上来,只看着她发起呆来。梁柔儿红了脸。司马郁堂身手握着她的手腕刚要把她扶正。钟馗却猛地一松手,喃喃自语:“我知道了!”

    梁柔儿的身子又接着往后倒,还扯着猝不及防地司马郁堂也一起栽了下去。

    司马郁堂抱着梁柔儿,落到台阶上,然后一路滚下去,滚了好几圈才停住。

    司马郁堂好一会儿都痛得发不出声,最后才无比痛恨地从嘴里挤出两个字:“钟…….馗……”

    梁柔儿挣扎着站起来,一跺脚:“钟馗,我最讨厌你了。”

    钟馗莫名其妙的表情:“啊?!”他把手背在身手,悄悄甩着被细丝勒出一道血痕的手腕。

    梁柔儿叫完便跑了出去。钟馗也不去追梁柔儿,直接一跃跳到司马郁堂面前:“你想想看。有没有人力气极大,可以用细丝绑在尸体上,然后把它们一个一个从外面运进来摆在客厅里?这样就不会有痕迹了。别的发现尸体的地方也是这样。”

    司马郁堂坐了起来,皱眉细想:“有可能。自从见到你。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如果是那样,我们面对的,真的就不是人了。”钟馗严肃地说。

    “如果那样,尸体上肯定有痕迹。”司马郁堂站了起来。

    原本就打算去验尸的,现在,更觉得有必要了。

    虽然钟馗那个“长安城各大景点免费”的牌屁用也没有,但是还好有司马郁堂。司马家在刑部世代为官,不需要任何证件,只用刷脸就能进去府衙。

    可是,梁柔儿、司马郁堂和两兄弟进去之后,门房却单单拦住了钟馗。

    “我跟他一起的。”钟馗皱眉指着司马郁堂。司马郁堂别开头,不理他。

    门房伸出手,手掌朝上掂了掂。

    钟馗知道他的意思,无可奈何地拿出一块碎金子拍在门房手心里。

    门房这才满意地让开了路。

    “啧啧,一毛钱没赚,还亏了不少。赔本买卖。”钟馗摇着头,一脸肉痛的表情。

    尸体齐刷刷摆满了停尸间。

    钟馗皱眉,神色凝重。

    这都是最近惨遭毒手的人,算上王富贵家最开始那个女子,一共三十二个。

    梁柔儿不敢进来,抱着小兽蹲在门口,絮絮叨叨跟它说话壮胆。

    “面团,好不好听?要不叫棉球吧。”

    小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天气渐渐炎热,原本应该腐烂发臭的尸体,却好像被冰封住了一样,丝毫没有变化。相反的,屋子里还飘散着一种淡淡的香气。

    这就很不正常了。越发说明这件事情很离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