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九章 谁是主人?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其它三人一听,恨不得趴到地上去。

    司马郁堂拔出刀,预备着那个影子忽然扑上来。

    那个影子落在他们跟前,原来是只雪白的小兽。白团团、毛茸茸、胖乎乎,活像一个雪球。说它像狐狸,耳朵又没有那么尖长;说它像貂,嘴巴却又尖尖细细的,让人看不出到底是个什么。

    梁柔儿尖叫一声扑上去想要抱住它。那小兽却满脸嫌弃地一闪,跳到钟馗面前。

    “呵呵,你还知道回来。”钟馗站了起来,抱着胳膊冷冷地说。

    “搞了半天,原来是只小畜生!”陆仁甲红了脸一骨碌爬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嘀咕。

    又被钟馗耍了!司马郁堂气得暗暗咬牙,冷脸收起了刀。

    那小兽狠狠瞪了陆仁甲一眼之后,就耷拉着脑袋,蹲坐在钟馗面前。????“既然外面这么好玩,就不要回来了。”钟馗眯眼,咬牙切齿地说,“爷在死牢里吃带石头的馊饭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呵呵,我可听说某人每天大鱼大肉换着吃,还有人给你唱说书小曲儿解乏。”司马郁堂抱着胳膊转开头,凉凉地说。

    那小兽可怜巴巴抬头,弱弱学了一声猫叫:“喵。”

    “嘿,你还出息了,学了一门外语。”钟馗气极反笑。

    梁柔儿在一旁眼巴巴看了许久,终于抽空一把抱住那小兽,对钟馗说:“算了别骂它了。看着怪可怜的。”

    钟馗似笑非笑地冲梁柔儿说:“你有脸替它求情吗?”

    梁柔儿尴尬地要死,红了眼圈。

    小兽又叫了一声,像是在替自己求情。

    钟馗干咳一声对小兽说:“去弄点吃的和柴火来。”

    那小兽立刻抬头欢快地应了一声,起身越上墙头,又消失在了黑暗里。

    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鸡鸣狗叫。

    “到底你是主人还是它是主人?怎么它给你弄吃的?”梁柔儿不满意地哼了一声。

    “它不是我养的宠物。它跟你一样,被我救了之后就非要跟着。它不给我弄吃的,难道还要我给它弄吃的?”钟馗垂眼整理这自己的袖子,凉凉回答。

    众人沉默,在心里默念:他就不是正常人,不要跟他计较。

    “它叫什么?”梁柔儿出声打破着尴尬的沉默。

    “不知道。我都叫它‘喂’。”钟馗一脸茫然。

    “我可以给它取名吗?”梁柔儿一拍手。

    钟馗眯眼一笑:“那你得问它。”

    “哎呀,哎呀,好痛。”还趴在地上的陆仁乙忽然慢悠悠叫了一声。

    所有人都瞪着他,陆仁乙皱眉慢慢揉着胳膊站起来说:“梁柔儿小姐,下次掐我的时候轻点。”

    “唉!!!”梁柔儿无奈地摇头叹息,“你敢不敢反射弧再长一点。”

    不一会儿,那只小兽就叼着一直肥大的母鸡,背着一捆柴火从墙上跳了进来。

    钟馗这才缓了神色,开始收拾鸡。小兽用嘴架起柴火。司马郁堂悠然坐在一旁擦着他的刀。陆仁甲拿出打火石,在手上打着,冒出火星,却许久都点不着柴火。小兽等得不耐烦了,忽然一转身,朝柴火放了个屁。

    “轰”一道火焰直冲柴火而去。柴火瞬间就燃了。陆仁甲被烤得满脸灰黑,瞪大了眼,活像只乌鸡。梁柔儿憋着笑,拍了拍他问:“你没事吧?”

    陆仁甲嘴里喷出一口黑烟:“有事。”他抱着陆仁乙哭了起来:“娘嘞,我差点成了烧猪头。下次点火前能不能打声招呼。”

    鸡被架上了火堆。梁柔儿悄悄挪到小兽旁边,伸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它的头。那小兽凉凉瞥了她一眼,往边上挪了挪。

    梁柔儿又靠近。如此往复,围着火堆转了一个圈又回到钟馗身边。小兽无奈地放弃了,任她搓揉。

    “你哪里捉的鸡?”梁柔儿凑近问。

    小兽不耐烦地抬爪子指了指隔壁。

    原来是隔壁偷的……不用问,柴火自然也是。

    “听说你还没有名字。我给你取一个,叫团子好不好?”梁柔儿又问。

    小兽没理她。

    “不喜欢,那叫肉球?”

    梁柔儿契而不舍。

    小兽依旧没反应。

    司马郁堂忽然问钟馗:“你问了那么多女人,到底问出了点什么线索没有?”

    呵呵,果然瞒不住他。钟馗干笑了一声,回答:“没有。”

    “是没有,还是不愿告诉我们?”司马郁堂冷笑一声。

    “真没有。我觉得,还是要去亲自勘验一下尸体,才能有线索继续追查。”钟馗一脸真诚。

    “嗯,那就去啊。尸体都在府衙后院停尸房摆着。”司马郁堂不紧不慢回答。

    “我进去不了。”钟馗叹了口气,拿出府尹给他那块令牌。

    只见令牌前面写着:通行卡。后面写着:长安城各大景点免费。

    “噗。”陆仁甲凑过来看了一眼,忍不住喷笑出来。原来钟馗也有被人耍的时候。

    “当时走得急,没细看。现在军令状也立了,只能劳烦司马大人带我去了。”钟馗无奈地说。

    “嗯。”司马郁堂神色倨傲。

    吃完鸡,外面忽然传来打更的声音。跟着钟馗这么折腾,时间倒是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子时。

    钟馗忽然笑了一声:“如果这里面有鬼,现在就该出来了。”

    司马郁堂忽然意识到,钟馗要住在这里,是想看看能不能遇见王富贵家的鬼。王富贵家最近才惨死了十几口人,那些鬼,很有可能还在附近徘徊。

    除了毫不知情的梁柔儿还在给小兽取名字,其他人都悄悄拿出了刀,警惕地看着四周。

    “收起来吧。要是真有鬼,有再多兵器,再好身手也没有用。”钟馗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光说有什么用。你不是有护身符吗?”司马郁堂斜乜着钟馗。钟馗就曾当着他的面给了牢头一个。

    钟馗从怀里掏出一把,各种颜色,各种款式的护身符,其中竟然还有粉色的,打着绦子的。

    “这个一两银子一个。这个十两。这个……啊,这个是上次的姑娘送我的内裤,不卖。”钟馗指着手上的东西嘀咕。

    司马郁堂劈手全部抢了下来,给其他人一人发了一个,他自己拿了个看着最高端洋气上档次的。

    “那些可都是银子。”钟馗心疼得直咧嘴。怎奈司马郁堂他们压根就不理他,他也只能无奈作罢。

    眼看星月西沉,已经试了几十个名字依然不被小兽理睬的梁柔儿最后扛不住困意,抱着小兽倒在地上睡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