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七章 被迫英雄救美(上)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那群人立刻捂鼻子地捂鼻子,捂耳朵地捂耳朵。只有一个人捂住了鼻子后,又把手放下来,双手交叉捂住了裆部。其他人瞪大眼睛愤愤看着他。那人红了脸,干咳了一声,转开头。

    钟馗手里的东西忽然动了起来,顶端现出一对大大的眼睛,变出了一张小脸。

    它昂起头伸到空中使劲儿嗅着。

    那些人吓得背部紧紧贴着墙,拼命把脸偏到一边。

    那东西忽然从钟馗手上飞了出去,抱着其中一个人的头转了一圈,快得像一道光,然后立刻飞向下一个人的头。如此,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它又飞回了钟馗手中,还打了个大大的饱嗝。

    那些人都抱着头尖叫:“哎呀,我的头没了,我死了我死了。”

    一直站在钟馗身后看热闹的女子忍不住捧腹大笑:“一群蠢货。”

    那些人赫然发现不对,相互看着。原来大家只是头发被那东西剃光了,现在全变成了光头,亮得像个鸡蛋。????“滚。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钟馗把已经恢复了原样的东西放回了自己怀中,抽了抽嘴角骂了一句。

    那些人立刻抱着头头也不回地跑了。

    “公子真厉害。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那女子望着钟馗眼睛发亮,脸颊发红。

    “那个叫玉玲珑,是我用来剃胡子的。刚才不过吓吓他们而已。”钟馗笑了笑。

    女子忍不住又掩嘴笑了起来:“谢谢公子相救,我叫梁柔儿。”

    眼看钟馗就要走,司马郁堂无奈地出声叫住他:“喂,那个谁,先来帮我解开穴位。”

    “喂,那个谁,这个臣妾真的做不到,我不会解。”钟馗头也不回答了一句,便忙着跟梁柔儿说话去了。

    “禽兽。”司马郁堂咬牙切齿从嘴里挤出这两个字。如果不是看见梁柔儿长得漂亮,这个混蛋怎么可能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钟馗走出去几步,又转头回来:“不行。说好你是我的跟班。我就这么走了岂不是让你偷懒。”

    司马郁堂越发哭笑不得:“那你要如何?”

    钟馗往旁边的树上一靠:“等。”

    梁柔儿丝毫没有要离去的意思,就这么站在钟馗身边,用一种爱慕的,无比温柔的眼神看着钟馗。

    钟馗被看得头皮发麻,寒毛直竖。司马郁堂冷冷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觉得多半是钟馗这个花心的混蛋欠了人家情债。

    “我们见过?”钟馗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梁柔儿。

    “没有。”梁柔儿一口否决。

    “我跟你借过钱?”

    “没。我们素未平生。”梁柔儿摇头。

    见司马郁堂身上的穴道终于解开了,钟馗立刻跟梁柔儿告辞:“啊,如此,再会了,我救你的事你不必挂怀,我也是被迫的。”

    司马郁堂揉着酸痛的肌肉跟上了钟馗,路过梁柔儿身边时,凉凉对她说:“他这句绝对是实话,要不是看姑娘的姿色,刚才他早就撇下这一堆人跑了。”

    钟馗当没听见,自顾自地走了。

    只是梁柔儿不离不弃,始终跟着他们。

    “不会是你女儿吧?”司马郁堂用眼睛斜乜着钟馗。

    “胡说。我哪有那么大的女儿!?”钟馗比城墙还厚的老脸终于热了热。

    眼看天都黑了,钟馗忽然站住脚,无奈地回头对梁柔儿说:“姑娘要什么?钱还是人?我都给你,行吗?”

    梁柔儿扭捏着说:“我都想要。啊,不,我的意思是,我只是想跟着你们。”

    “这个真的不行。”钟馗摇头。

    司马郁堂指着钟馗有些不敢置信:“你想跟着这个花心萝卜加色狼?”

    “嗯。”梁柔儿红了脸点头。

    “你还是回家吧。其实他比刚才那些人可怕多了。”司马郁堂坦然说。

    “是的。”钟馗点头,然后又忽然觉得不对,转头瞪着司马郁堂,“畜生,你说什么?”

    “我没有家。”梁柔儿忽然眼圈发红,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钟馗觉得头疼,他这辈子什么鬼都不怕,就怕女人哭,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哭。

    细问之后,钟馗他们才知道,原来梁柔儿幼年丧母,随父入京投奔亲戚。结果昨天刚进城,她就跟父亲在集市上走失了。

    对于亲戚家在哪儿叫什么名字,梁柔儿一问三不知。诺大个长安城要去哪里找呢?

    司马郁堂见梁柔儿衣衫单薄,大眼睛像惊慌的小鹿一样噙着泪水,心里有个柔软的地方忽然酸痛得不像话。

    只是钟馗始终皱眉不肯答应。

    “收留她。”司马郁堂挪到钟馗身后,用他们两个才听得见的声音说。

    “不行。”钟馗还是像个拨浪鼓,只会摇头。

    “你?!到底为什么不肯?你就那么铁石心肠?放着这么个温柔可爱的女子在外面漂泊?”司马郁堂眯起眼。

    “图样图森破。我是干什么的?我是捉鬼为生的!!一个闪失,不是失去贞洁这么简单,而是断胳膊短腿,甚至性命不保!带着她,就是个累赘。搞不好,还会还害我白白赔上了性命。”

    钟馗板起脸,冷冷回答。

    他身上散发着森冷的杀意,与刚才那个放荡不羁的样子判若两人,让所有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

    梁柔儿也吓得说不出话,小脸苍白,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钟馗瞥见她眼里的恐惧,心里一动,抿嘴,垂眼掩去冰冷的眼神。

    忽然察觉身后一阵风,有人要暗算他。钟馗正要躲开,忽然肩膀上一阵麻。

    “嘶。”

    钟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成功偷袭到钟馗的司马郁堂从身后慢悠悠踱了出来,转头四顾自言自语:“听说你不会解穴。嗯,晚上真冷。不知道有没有专劫男色的女色魔呢?”

    “啊,亚美蝶!你不能这么对我!司马郁堂!”钟馗惊慌失措地大叫了一声。

    司马郁堂像是没有听见,冲梁柔儿点点头:“走,我带你去吃千味馆吃烧鹅。”

    梁柔儿疑惑地回头看了看钟馗,却被司马郁堂的手下簇拥着走了。

    “司马郁堂,司马郁堂大人,司马帅哥,你别走。我会被那些人弄死的。”钟馗的声音里满是惊慌。

    司马郁堂充耳不闻,背手昂头,只管往前。

    “我答应你!我答应还不行吗?”钟馗声音从身后远远的黑暗中传来,气急败坏,声嘶力竭。

    司马郁堂转头对梁柔儿说:“成了。”

    到了千味馆吃饭的时候,钟馗依旧忿忿不平。司马郁堂不理会他,只顾着自己吃自己的。

    直到梁柔儿把挑了刺的鲜美鲟鱼放在他碗里,钟馗的脸色才慢慢缓和下来。

    “你看,梁柔儿多好。哪像你。”钟馗嘀咕。

    “呵呵。要不是我,你还没机会体会到。”司马郁堂冷冷一笑。

    洗干净了脸,换上了干净衣服的梁柔儿看着越发娇俏可人。她好奇地问:“钟公子,你说你是捉鬼的,现在你们也在捉鬼吗?”

    钟馗和司马郁堂默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钟馗打了个哈哈:“啊,那个,今天的烤乳鸽真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