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五章 请您出狱(中)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嗯,客户特别难缠的时候,我就会用它。王富贵家那个女鬼似是有话要跟我说。我要一开始就用这个,说不定我们的交谈能愉快很多,能问清楚来龙去脉。那样的话,我现在已经知道是杀人的是谁了。”钟馗一脸怅然若失,“都怪我。”

    可是,过去了好几日刑部尚书还未曾出现。

    “司马郁堂不会恼羞成怒,不管你了吧?”牢头心里直打鼓,在给钟馗送晚饭的时候嘀咕。

    “嗯。我觉得,我可能要死了。”钟馗悲切地点头。

    “唉,别这样。”牢头也有些心酸,“你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弄。”

    “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就想要女人。”钟馗仰天长叹,抹了抹眼角那不存在的泪。

    “女人不是问题,就是没有钱。”牢头也些为难。现在刑部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没有人再报销这些费用了。

    “钱。我有的是。”钟馗手掌一摊,修长白净的指尖便忽然多了一碇金子。????牢头瞪大了眼,把他的袖子翻来翻去的看什么也没有。他不死心,把钟馗摸遍了全身,却再也找不到更多金子。

    钟馗淡然任他翻找,等他终于停手接过金子,才笑嘻嘻地说:“快去吧。”

    “这些可只够从怡红院找姑娘,不够去揽玉阁,我先跟你说清楚。”

    “没关系,只要是美女,就行。”

    暗夜的掩护下,几个人走进了死牢。这些人都用斗篷把自己兜头包住,所以看不见脸。只是从那妖娆的步态来看,竟然都是女人。

    这些女人进了钟馗的“单间”才揭开斗篷露出脸来。各个面若春花,娇艳欲滴。

    钟馗指着面前的桌椅笑嘻嘻地说:“各位美女请坐。”

    美女们面面相觑,满脸惊喜。起初听说是要来服侍死囚,她们还不愿意。一来嫌弃肮脏,二来也觉得晦气。

    现在,见钟馗这么帅,她们个个满脸喜色,脸上飞霞。

    “没想到,客官是个这么俊俏的少年。”

    “就是,早知道,应该把姐妹们都叫来。”

    她们娇笑着把钟馗围住,上下其手。

    其他牢房的人听见这边传过去的女人的笑声,不约而同咬着枕巾垂泪:“妈蛋,都是死囚,怎么待遇差别这么大?!”

    钟馗挡住这个,又被那个摸了一把,最后索性无奈地任她们去了。

    不像是他泡妞,倒像是妞把他给泡了。还是轮x。

    “各位美女先坐下。一个一个来。我有话要说。”钟馗拱手求饶。美女们这才吃吃笑着,围坐在了桌边。

    钟馗给每个人倒了一杯酒慢条斯理地问:“各位美女一路上过来可好?”

    “还好。不过听说最近那个专吸女人血的‘吸血魔’越发猖狂了。”

    有人回答完,脸上便显出了害怕的神色。所有女人赶紧喝光了面前的酒给自己壮胆。

    “哦,‘吸血魔’?”钟馗给她们又倒了一杯好奇地问。

    “是啊,办案的官员去一个死一个,而且死相好恐怖。好不容易逃回来的也疯了。太吓人了。”

    “官府束手无策,还不许我们议论,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就只能逃了。”

    “是啊,那个卖胭脂的小贩就好多天没来了,不知道是不是也举家逃出城了。我们要不要也出城避一避呢?”

    美女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起劲,就把钟馗给彻底忘了。

    “你们说死相恐怖,到底是什么样子?”钟馗只能打断她们插话。

    美女们交换了眼神,笑了笑:“我们也不清楚。就是听说。”

    虽然她们回答得极其敷衍,钟馗却也明白了几分。

    大概,都跟那些女人一样。只是她们害怕,不敢说。

    这些女人们各个喝得醉醺醺的,相互搀扶走了。

    “就这样?”牢头望着那些女人的背影,疑惑地问钟馗。

    “嗯,就这样。”钟馗点头,“一次太多,我受不了。”

    “这说不定是你最后一次。你怎么不……”

    要是他就弄到死!牢头这么想。

    “我宁肯一刀来个痛快,也不要****。”钟馗的头摇得像拨浪鼓,冲牢头眨眨眼说,“再说,我觉得我死不了了。”

    “啊?”牢头瞪大了眼睛。

    果然第二天清晨,长安城府尹便来了死牢,身后还跟着司马郁堂。

    钟馗正在墙上画着什么。

    司马郁堂定睛一看,竟然是春宫图,大大小小十几幅。他免不了对钟馗又是一阵鄙视。

    “本府是来请阁下出关的。”府尹客气地对着钟馗一拱手。

    钟馗转头斜斜看了他一眼:“怎么劳动您来了。我要的可是刑部尚书。”

    府尹叹息了一声:“刑部尚书已经疯了,恐怕无法前来。”

    “哦?”钟馗这才扔了笔,冲牢头一挥手。

    牢头立刻把门打开。

    钟馗走到门边却不出来:“怎么疯的?”

    “尚书大人深夜亲自勘察此案,回来就疯了。”司马郁堂淡淡回答。

    哦,shit!原本还想让跟王富贵同流合污冤枉他的刑部尚书跟他道歉。结果这家伙却先疯了!

    钟馗有些懊恼地想。

    司马郁堂那副倨傲的样子看着实在是讨厌。钟馗伸开手掌,垂眼看了看指尖上沾到的几道墨痕。那墨痕慢慢变淡,最后消失不见了。

    而司马郁堂原本白净的脸上却忽然多了几道墨痕。牢头在一旁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忍不住瞪大了眼。

    钟馗冲他悄悄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府尹满脸无奈:“不瞒阁下说,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要您肯协助破案,任何要求我们都能满足。”

    “任何要求?”钟馗斜眼看着他。

    “对。任何要求。”府尹一脸真诚。

    “府尹大人切莫被这个小人骗了去。”司马郁堂低声在府尹耳边提醒。

    府尹微微抬手,要司马郁堂不要再说。

    “好。”钟馗干咳一声,撩了袍子四平八稳地坐下,“先让王富贵过来给我认错,把我的酬金一分不少的还给我。”

    “这个,本官做不到。”府尹依旧十分真诚。

    “…….,你不是说你答应我任何要求吗?”

    “王富贵全家离奇死亡,没法来给你道歉了。除非你能向死人要钱。”司马郁堂冷冷解释。

    “能让这家伙出去吗?”钟馗皱着脸指着司马郁堂。

    “这个,本官也做不到。因为这家伙被朝廷指定负责彻查本案,就算是阁下答应破案,也要跟他合作才行。”府尹叹了一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