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钟馗伏魔之幽冥神探 第三章 人心比鬼恶

时间:2018-04-16作者:一苇夏夜

    原来女鬼也怕钟馗,不敢靠近,所以跟仆人躲一起不知道看了多久了。刚才看见钟馗捏住她尸身的手,她终于忍无可忍,现身了。

    “啊!!”仆人们扯着嗓子惊叫四散开来。

    钟馗放下女尸的手,不紧不慢地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指尖:“哎,你终于出来了。那些肉麻的话,我也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女鬼才意识到,钟馗是在诱她出来。

    只要她躲起来,钟馗绝对找不到她。而钟馗不可能一直耗下去,所以她原本打算藏在角落里多几天,等他走了再出来。

    “你竟然阴我?”女鬼退了一步,似是要逃。

    “嗯,美女都有一个特点。”钟馗不紧不慢地拿起笔,沾满墨,对着女尸的脸,接着说,“放不下这张脸。”

    “你跟那两个畜生有什么区别!”女鬼果然停下了脚步,恼羞成怒,凄厉地叫了一声朝钟馗扑了上来。????钟馗把笔一挥,笔尖的墨水立刻分散成细密的墨珠。墨珠在空中形成了一张黑色大网。一眨眼,那细密的墨水又变成了金色。

    女鬼撞在大网上,立刻冒着青烟,惨叫落地。

    “别挣扎了。你这样我很是不忍。”

    钟馗摇头叹息。

    “好笑,你不是要捉我吗?有什么不忍心?”女鬼艰难地支起自己,咬牙切齿地说,“铁石心肠,唯财是图的钟馗,会心软?!”

    “嗯,说得对。”钟馗微微一笑,眼中寒光微聚,抬手平举,手指伸开。

    那张金色的网立刻向女鬼压去,收拢,把她卷成了一团。

    女鬼抬手挡住网,一边挣扎,一边哀哀叫着:“大神饶命,我知道错了,不该吓唬王富贵父子。不过我不肯乖乖入地府投胎转世是因为另有隐情。”

    钟馗闻声停了下来,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放心我不会让你魂飞魄散。”

    女鬼蜷成一团,呻吟着:“杀我之人另有他人。我恨不过那人尚逍遥法外,所以才逗留在此,期望有高人能帮我报仇。大神若不愿为我费神,也请多给我一些时间。”

    “安心去吧。不要瞎想了。我不能留你在人间。”

    太多冤死的鬼魂因为不愿离去而找各种借口求饶。这种事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他是不会上当心软的。

    钟馗不再迟疑,手指一收。那女鬼尖叫一声就变成一个紫黑色的圆形影子。

    钟馗嘴里念念有词,地上裂开一条缝,从缝里伸出一只手,把那黑影拽了进去。

    地上立刻合拢,笼罩在王家上空的阴云也忽然一扫而光。

    盈盈月光投在地上,安详寂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切,每次都这样。我帮你们捉住了游魂野鬼,你们只管坐享其成,连句谢谢都没有。”钟馗不满地嘀咕着,走到桌边坐下自饮自酌。

    “好好好。”王富贵满脸红光,带着王百万从门口大笑着走进来。

    王百万低头好奇地用脚跺着地板,想找出刚才那条裂缝在哪里。

    “虽然王公子不是有心害那女子的性命,也请王老爷把这名可怜的女子风光大葬,算是赎了一点罪。”钟馗叹了一口气。

    “呵呵,这样的话,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我儿子强抢民女,致人死亡的事情了?”

    王富贵冷笑着,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跟昨夜那个唯唯诺诺的胖子判若两人。

    “你什么意思?”钟馗皱眉,“莫非是想赖账?”

    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摇晃和扭曲,头也开始晕沉沉的。

    “你在酒里放了什么?”

    钟馗站起来,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

    “放心,这不是毒药,只是让你昏睡一会儿。毒死了你,谁去替我儿子顶罪?”

    钟馗像要在桌上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最后还是无力地翻到在地。王富贵得意的笑声,虚幻而又扭曲,像是在天边又像是在身旁。

    人一直都比鬼可怕,他怎么忘了。

    钟馗陷入黑暗前暗暗叹息。

    醒过来后,钟馗发现自己已经在刑部的死牢里。

    听说,他被抓那天,抱着女尸在树林里睡相甜蜜而又猥琐。

    钟馗不用想都知道,是王富贵用原本属于他的报酬买通了刑部上下。所以,没有提审,没有侦查,甚至没有等他醒过来,刑部就把他判了个强奸杀人虐尸的死罪。

    为了防止钟馗多嘴跟狱友说起这件事情的始末,刑部甚至给了他单独牢房的“优待”。

    钟馗却一点也不慌张,心安理得地住下了。

    “我说牢头,你今天给我的鸡腿不新鲜啊。”

    他扬着手里油光发亮的鸡腿,吊儿郎当地抱怨。

    “爱吃吃,不吃拉倒。”牢头凶巴巴吼了一句。

    钟馗故意拖长了声音叫到:“哎呀,各位狱友听我言,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啊。”

    “知道了,知道了。”牢头立刻过来乖乖地给钟馗换了一个鸡腿。

    因为知道钟馗是冤枉的,也忌惮于传说中他通天入地的本事,牢头们不敢对他动粗,只能尽量顺着他。

    没想到钟馗洞悉了这一点,就开始变本加厉。

    牢头看钟馗优雅地啃着鸡腿,忍不住讥笑他:“哧,没有见过你这种死囚。酒肉点心蔬菜水果一样不能少,你觉得无聊了,我还得唱小曲给你听。”

    这些费用自然是记在王富贵头上。

    “嗯,你唱得不好听,没有一句在调子上。”钟馗满脸严肃地数落牢头。

    都进来一个月了,牢头没有见过钟馗洗澡洗脸换衣服。钟馗却依旧衣裳雪白,头发一丝不乱,面如皎月。所以,牢头深信,他真的不是普通人。

    只是有一点,牢头一直很疑惑。

    “我说,钟馗大人,你竟然有如此神力,为什么不弄个法术,逃出去?”

    钟馗冷笑了一声之后:“呵呵,你当我傻啊?只要我擅自走出这里一步就变成了逃犯,坐实了原本强加在我头上莫须有罪名。我以后就如过街老鼠,不能再正大光明出来捉妖赚钱。那我就没钱吃香喝辣,给美女买东西。”

    其实,还有一点,他没有明说。那就是,他学艺的时候发誓,只收作恶的妖魔鬼怪,除非自保不用法力伤害凡人。

    他朝牢头抛了个媚眼:“再说,我在这里好吃好喝,还有人伺候,除了没有女人,一切都好,我为什么要出去过躲躲藏藏的日子?”

    “难道你就这样乖乖受死?”牢头见钟馗开始擦手了,知道他吃完了,立刻上来把碗收了。

    钟馗没有回答牢头的问题,而是朝牢头投去委屈的眼神:“我无聊了,而且今日不想听小曲。”

    “难不成,你还想我给你跳舞啊?”牢头想掀桌子。

    “不不不,今天我想听你说说长安城里最近发生的新鲜事。”钟馗一撩袍子坐下,笑眯眯歪头看着牢头。

    “咳,最近吧,是有点怪事。”牢头看了看左右,低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