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数据神话 第二章,九次重生,数据显化

时间:2018-04-16作者:志怪山人

    ..大数据神话

    好吧!那句话咋说来着的,男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阳天歌一直觉得这个上帝就是说的民间口口相传的玉皇上帝,而不是西洋的那个啥。虽然不知道玉皇上帝笑起来是个啥模样,反正他现在的这个样子是挺可笑的。

    静静的坐在二里囤村中央的那棵歪脖子老树下,整个身形蜷缩着,一脸呆滞的模样。

    静静地,因为他刚刚死回来,还没来得及从那刚刚临死的一幕中回味过来。

    蜷缩着,是因为这棵歪脖子老树,实在是太歪脖子了,除了学前班儿童,估计都没人能够在这树下站得直身子。

    至于呆滞么,就是因为他思考了。

    至于为什么他可以死了还能复活,主要就是托了系统的福了,因为他拥有十次复活重生的机会,十次之后,一切玩完,神魂俱灭。

    阳天歌此时呆滞了,他没想到系统居然给自己开了一个这么的大bug,这是要逆天啊。

    他先前在那树林中,前后奔走,左闪右避,最后在一只猛虎的爪下,还拼死反抗来着,那份屈辱就甭提了,最后还是挂了。

    然后白光一闪,他就回城了,到的地方,正是二里囤村。

    好吗,连游戏里死亡之后自动回城这个技能也带了过来,这不是逆天,这是要日天了。

    要早知道有这功能,自己还费那劲干啥,直接把自己弄死的了,不过以什么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个哲学问题还真把阳天歌难住了。

    上吊死?太憋的慌。跳崖摔死?爬上太累了。一头撞死?太疼了。想了许久愣是没想出一个可以无痛的迅速结束自己生命的办法,看来这种哲学问题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解决的,阳天歌放弃了。

    从歪脖子老树下爬出来后,就看见身边不远处有个坐在藤椅上的老大爷,摇着藤椅,口中还叼着一杆黄铜卷边的旱烟。

    系统提示:“二里囤村村长,凡夫俗子,评价,渣渣一枚,毫无威胁力。

    听到系统的提示,阳天歌放下戒备,一溜烟的跑过去,施展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就开始咨询起来地理环境、人文风情。

    一盏茶的功夫下来,阳天歌自觉着已经可以算是对这二里囤村内外方圆十里的大小事务,第三十四个了解的人了。

    因为刚从村长那打听得知得知,五里村内,上下十四户人家,共有三十四口人,刨除李家的小崽子。

    阳天歌自觉着,怎么着也得比那刚才七个月的李家小崽子知道的多吧,所以就把自己的排名稍稍往前挪了挪。

    打听完了情况,阳天歌带着恋恋不舍的情谊,一步一回头,遥望着老树旁的那张旧藤椅。那死老头做村长,还真是惬意,别的人都在忙活生计呢,就他一个人在那优哉游哉的吸着旱烟袋子。

    不过,没办法,谁叫人家是村长呢,干的就是为人民服务!

    阳天歌按照游戏的套路一路小跑到村头,然后再往回跑

    一户,两户,三户……

    恩,第七户,就是这家了,虽然不过来回跑了这么一趟,但是不禁感觉有些气喘吁吁的。

    伸手在篱笆院上轻轻敲了两下,没有反应。又是两下,没有反应,再两下,继续没反应……

    抛开礼貌,重重的敲了两下,没有反应。“砰砰……”又重重的敲了两下,仍然没反应。

    阳天歌怒了,抛开三德四美啥的,恨不得一脚把门踹开。只是这个念头,在脑子里面转悠了一圈,又回去了。

    只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凄厉叫声响起“李大婶在家么。”阳天歌就在那扯着脖子直吼,天知道,他的嗓子里面有什么奇异的构造,竟然能够发出如此悲恸得,应该是难产时候的声音。

    “哇哇……”随即一阵丝毫不逊色于阳天歌的哭喊声响了起来,而且愈演愈烈,顷刻间,分贝便压过了阳天歌。

    深呼吸,气沉丹田,就在阳天歌张开嘴巴,准备与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较高下的时候,“嘎吱”一声,堂屋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位衿钗素裹的中年妇人,只是面有寒霜,手中犹自抱着一个孩子,哇哇的哭声,一个劲的不停歇。

    “你有什么事情么?”妇人显然没什么心思在眼前阳天歌这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身上,虽然大多数的注意力在怀中的孩子身上,但是依旧轻声慢语的询问着来意,并没有丝毫的怠慢。

    阳天歌看着眼前的妇人,虽然是粗布衿钗,但是依旧掩饰不了那一种由骨子里面透腾出来的不俗的味道。听村长说,这李大婶是十多年前从外乡搬迁过来的,原本据说还有个奶妈的,但是几年前已经病逝了。

    这是系统突然提示道:“李织云,然后其他全是一排问号,评价:深不可测,神秘无比。”阳天歌心中一凛,这是什么大神,系统都不能完全分析显示,看来要小心点了,万一得罪了这个大佬,说不定一巴掌就把自己灰灰了。

    这一切,在脑中一闪而逝,阳天歌忙笑道:“李大婶,听村长说,在这个二里囤村中您的纺织工艺最为高超,因此,我想跟你学习。”

    李大婶闻言,登时脸色变得很是奇怪,似乎有些惊疑的语气问道:“你堂堂七尺男儿,怎么也要学习纺织这等女儿家的事情?”

    女儿家的事情……饶是阳天歌这种久经考验的无耻之徒,但仍然被这句话给说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

    “这个……那个……”支支吾吾了半天,阳天歌也讲出个子丑寅卯来,干脆一横心,豁出去了,就当没脸没皮吧。

    就当没听见李大婶的疑问,径直着问道:“不知道在李大婶这学习纺织,有什么要求?”

    李大婶这次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村东头桑林之中,最近突然冒出来了许多野蚕在吞吃桑叶,那就麻烦小哥帮忙去驱除它们吧!”

    “叮……”耳边一声轻响,阳天歌一听就知道,这是系统发布任务的提示音了。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