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十二章、尘埃落定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慕云贺毫不犹豫地冲进潮海珠造出的水汽中,想要乘胜追击,可是虽然近在眼前他却不知道东山骐具体的位置,只好挥动长枪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慢慢找寻。

    东山骐的神识虽然也被大大地削弱了,但这水汽受他控制,他的神魂原本也远比他人强悍得多,在演武台方寸之地大致确定慕云贺的位置还是可以办得到的。每当慕云贺就要接近他时,他便悄无声息地走到另一边去,一边恢复着身上的伤势,一边寻求着一击必胜的机会。他不知道事实上亮银枪已经失去了功效,也不知道慕云贺还有多少镇魂针,但他心中明白他若再次不慎落入慕云贺的掌握当中,慕云贺将再也不会留给他喘息的机会。

    台下的观众早已懵了圈,演武台上什么也看不清,只梦依稀听到慕云贺的怒吼,和手中长枪带起的风声。但演武场虽不促狭,空间总归有限,没人认为东山骐能逃脱慕云贺的搜寻。不过心中难免对东山骐逆袭还抱有一丝期待,撇开一切情感利益上的因素,人们更愿意站在弱势的一边。

    将一切收入眼底的慕云佑和慕云庆却不这样认为,他们清楚地看到每到慕云贺接近东山骐身边时,东山骐沿着演武台边缘一次又一次地轻步远离他,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慕云贺将变得越来越浮躁,而东山骐身上的的伤势将一点点恢复,隐忍蓄势许久的终极一招将决定他们的胜败。

    突然,东山骐动了,将玄霜剑收进储物戒指中,爆发出平生嘴快的速度,“嗖”地一声,瞬间接近慕云和,抓住他手中的亮银枪往一侧一扯,慕云贺猛然一惊,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前一倾,东山骐抬起一脚正中他的小腹,他的身体瞬间如断线风筝般飞出老远,东山骐将夺入手中的亮银枪奋力掷下演武台,接着猛地扑向慕云贺。

    亮银枪呼啸着从水汽中飞出深深插进土中,众人吓了一跳,不知道水汽中究竟发生了什么状况,看不到便张大着双耳倾听一切声响。

    慕云佑和慕云庆没想到东山骐竟然会用这样像街头强梁斗殴,近乎野蛮的方式。

    东山骐将全身的重量压在慕云贺身上,依靠自己巨大的力气,一拳又一拳地打在慕云贺的身上,慕云贺奋力挣扎却无论如何也挣不脱他的束缚,想要发动丹田内的真气,也一次次被东山骐打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云贺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再没有一块完整的区域,慕云佑终于看不下去了,半空上将手轻轻一挥,瞬间一股大力将东山骐掀翻在地。

    慕云庆一跃而起,跳上演武台,笑道:“二爷爷你这样做可就代表三弟在今天的比试中输了。”

    “你看他的样子还能继续比下去吗?”慕云佑看一眼慕云贺,没好气地说道。

    东山骐在一旁听见他们这样说知道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将潮海珠一收,布满演武台的水汽刹那间无影无形,然后不声不响地站在一边,就好像一切和他没有丝毫关系似的。在比试的最后他有很多办法战胜慕云贺,但为了不伤及慕云贺他只能选择这样的笨方法,现在虽然慕云贺看起来受伤严重,其实都是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了,他的目的就是要让裁判慕云佑看到慕云贺在自己手中丝毫反手的余地都没有,然后由他制止比试,宣示自己的胜利。

    水汽消失,众人得以看到演武台内的情况,看到慕云贺的惨相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难以想象三少爷刚才究竟遭受到了怎样的虐待,东山骐胆子倒挺大,真不怕二房的报复?

    慕云祝两眼无神地看着演武台上,心中不觉生出沉重的悲凉感,慕云贺的输赢早已不再重要,今天当他站在人群中间时,他才猛然发现慕云庆的真实用意。

    即使三弟慕云贺将实力限制在御气境九层,理论上对付未至盈庭境,家世背景也远远不如的的东山骐完全是十拿九稳,可暗地里还是有那么多的人支持东山骐,他们哪里支持的是东山骐,他们支持的是慕云庆!大房十几年来一直被二房所压,慕云家族内几乎所有要职的主事人都曾暗地里向他的父亲慕云盛表示过忠心,可他今日却看到其中一部分人的子女亲信选择支持了东山骐,这些年父亲利用手中的力量千方百计地压制大房,虽然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家族中当家做主的只要还是逐渐偏向大房的爷爷慕云佐,大房的势力就会不断增长。

    慕云庆弄出今天这一幕,是展示力量,还是他觉得已经到了和他们二房撕破脸的时候了吗?慕云祝忧心忡忡地想道。

    “慕云祝傻愣着做什么,还不把你弟弟赶快弄回去养伤。”慕云佑看他丢了魂似的,斥骂道。

    慕云祝猛地惊醒过来,连忙指挥着下人去演武台上将慕云贺扶下来,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疗伤的丹药给他吃下,掌心聚集一团真气贴在慕云贺的身上将药力化开。

    “二哥……”

    慕云贺鼻子一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到现在这种地步,羞愧难当,心中只恨刚才没有乘胜追击,给了东山骐扭转局势的机会。

    “不用再说,来日方长,不到最后一步谁能知道最后的结局呢?”

    慕云祝不知道是在安慰弟弟慕云贺,还是在安慰自己,或许两者都有也说不定。他此时只想快点将自己的猜测告知父亲,让他早做打算。

    “二弟,你好像忘了点什么?”

    看慕云祝、慕云贺两人就要离开,慕云庆突然开口道。

    “瞧我这记性,”慕云贺将抬起的一只脚轻轻放下,转过头,将自己和弟弟的两颗破障丹从储物戒中取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慕云庆,好像刚才一切的不愉快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和大哥打赌我俩向来输多胜少,心中早有准备,这不早已将赌注备好。”

    “唉,”慕云祝叹一口气道,“三弟毕竟是家族的嫡系子弟,虽然情知难以赢过大哥,但我们也不敢不顾家族颜面出口认输,今日奋力相搏,即使输了也勉强说得上无愧于心。”

    众人闻之默然,二少爷说的没错,慕云贺作为慕云家族的嫡系子弟,今天输给了小小的东山家族之子,他们脸上难道光彩吗?看向东山骐的目光不由变得腻味反感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