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六章、相约比斗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接到慕云庆的示意,东山骐调动真气将阵法关闭。

    慕云祝、慕云贺眼前的幻境顿消,慕云庆三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没见过东山骐,但能猜测到那个站在慕云庆、慕云喜兄妹旁边的就是他。

    两人心中暗恨,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从储物戒中取出两枚丹药服下,突然,慕云贺掷出一枚灵符,直指东山骐。

    东山骐感觉一股异常强大的能量离自己越来越近,不过他躲都没躲,还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慕云庆见状,连忙挡在他的面前,取出潮海珠,筑起一道水幕,将灵符的攻击完全拦截在外面。

    慕云庆颇为玩味地看他一眼,嘴角划过一抹笑意,转头对慕云祝、慕云贺两人呵斥:“慕云贺,你们闹够了没有,对付一个御气境六层的人还要偷袭,慕云家族的脸面还没被你们丢尽吗?”

    从小风头被慕云庆占尽,慕云祝和慕云贺两人只要在慕云庆面前,那些世族的优雅气度总是被不自觉地丢到一边,变得异常浮躁,此时在慕云庆面前大失颜面,又被他挡住攻击出言斥骂,更加气急败坏,那潮海珠是一件难得的防御灵宝,他眼红已久,多次求爷爷赏赐,爷爷最后却将它赐给了慕云庆,他不服气道:“胡说,如果不是误入了他设的迷阵,正面战斗他怎么会是我们的对手?!”

    “这么说来你们是心中不服了,”慕云庆说道,“既然这样不如找机会再战啊,别说我不帮你们,看你们现在这副惨样子,时间就定在一个月之后吧,别到时候输了再说什么有恙在身,那我慕云家族的脸面才真正要被你们给丢尽了。”

    “就照你说的做,”慕云贺不假思索地答道,“希望你们不要后悔,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当然,”慕云庆笑道,“不过你如果以盈庭境的修为对阵一个御气境,就算是赢了,也有些胜之不武,所以你必须压制自己的修为不能超过御气境。”

    “当然可以,”慕云祝突然插言说道,“不过这样干巴巴的比试有什么意思,不如你我添一点儿彩头?”

    慕云祝看得出东山骐确实只有御气六层的实力,而且他阵法实力不俗,一定花费了不少时间去练习,那么他在武技等方面的修行一定不到家,从他刚才惊慌失措,无所适从的表情中大致便能看得出来,他的战斗经验一定奇缺。慕云贺即使压制自身修为,以御气巅峰的实力也足以轻而易举地击败他。至于慕云庆一副自信满满,胸有成竹的样子,他只会冷眼相对,这些年虚张声势的事情,慕云庆可没少干。

    慕云庆闻言心中一乐,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脸上却故作为难道:“你要赌什么?”

    慕云祝看一眼弟弟,说道:“你的那颗潮海珠阿贺可是想要很久了,至于你想得到什么就说吧。”

    闻言,慕云贺向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另一边的慕云庆将眉头紧紧皱起,迟疑道:“潮海珠可是爷爷赐给我的。”

    “不是爷爷赐的我还不赌呢,”慕云祝心中做着算计,“把他亲赐之物输掉了,我倒想看看爷爷会怎样想。”

    “怎么你不敢?”难得有得到潮海珠的机会,慕云贺可不愿就此放过,出言相激道。

    “鬼才不敢,”慕云庆“嘴硬”道,“我的意思是潮海珠是爷爷赐的,不是一般的灵宝,拿不出等价的东西做赌注,休想让我答应你们。”

    “那你觉得什么东西合适?”慕云贺急不可耐道。

    慕云庆不再卖关子,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听说二叔给你们两个每人弄来了一枚能够大幅提升突破圆满境壁垒几率的破障丹,我要了。”

    “你想的美。”慕云贺下意识地说道,父亲的确花了巨大的代价给他们兄弟二人每人弄来了一枚破障丹,本意就是为了让他们两个在修为上超过年长几岁的慕云庆,怎么能够反而让他得去。

    慕云庆暗下鄙夷地看贪得无厌又一毛不拔的慕云贺一眼,故意将体内真气注入手中的潮海珠内,在身外形成一圈厚厚的防御屏障,对他说道:“三弟,你可想好了,破障丹再怎么珍贵吃了也便没有了,我的潮海珠可不一样,不仅能反反复复地一用再用,关键时候说不定还能救命。”

    慕云庆说道,“赌斗之事本来便是你们自己提出来的,如果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就当是一场普通的点到为止的切磋喽,也免得伤了我们彼此间的和气。”

    “不,我们赌了,”慕云祝做出了决定,“一个月后演武场不见不散。”

    说完,拉着慕云贺离去了,虽然服下丹药后感觉好多了,但他总觉得自己的境界出现了不稳的迹象,他要马上回去仔细检视一遍。

    没错,玉灵改进后的五行迷阵不仅威力比普通的五行迷阵强大了数倍,还有着削弱他人修为的作用,如果慕云祝、慕云贺两人在阵法中待得更久一点,就不仅仅是身体和灵识受到损伤那么简单了。

    看着慕云祝和慕云贺走远,慕云庆转过头看向东山骐,笑道:“阿骐,本意只是随便玩玩,没想到最后玩这么大,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就抓紧时间提升修为吧,我可不想把潮海珠输掉。”

    东山骐无奈,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慕云庆给坑了,说好的通过一场比试给他解决麻烦,现在倒好,卷入到慕云庆与慕云祝兄弟的赌约中,无论自己是输是赢都要狠狠得罪其中的一方,可不带这么玩的。

    慕云庆看到他苦涩的表情笑得更欢了,拍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

    说完,和慕云喜一块离开了。

    东山骐心中苦笑,不明白为什么慕云庆对他如此相信,以他现在的修为对上盈庭境五六层的慕云祝、慕云贺,即使他们压制境界,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况且他不清楚他们身为铜册家族的嫡系子孙会有什么隐藏手段。

    “找个时间找慕云兄妹打听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