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三章、初到慕云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拓先生,门前围着的那些都是什么人?”东山骐对木神启等人的身份十分好奇。

    “他们啊,”南宫拓心知东山骐关系到慕云家族的财路,不能当一般的人质对待,对他的问题知无不言,“府前听命的散修,骐少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事情,可以指派他们去做。”

    “指派他们?”东山骐不解,“他们都有御气巅峰的境界吧,怎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骐少好眼力,”南宫拓赞赏一声,接着回答说,“虽然他们修为还算不错,不过在当今这世道,个人的修为永远也比不上煊赫的权势,不低声下气,他们恐怕连日常修炼的花销都没有。”

    东山骐点点头:“多谢拓先生指教。”

    “骐少言重了,”南宫拓摆摆手,“陵阳和你们清泉有些不一样,这里散修多,相互间竞争激烈,呆的时间长了你便知道了。”

    两人终于来到了慕云为东山骐准备的住处——缱云院,当真像玉老推测的那样,慕云家族并没有欺凌苛待他的意思,慕云族人对他态度和善,准备的院落,甚至比他在东山家族居住的的还要宽敞精美。

    “这里原来是我们大房闲置不用的院子,知道骐少要来,特意重新打扫装点了一遍,位置是偏僻了一点,家具摆设什么的都很齐全,骐少若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讲出来,我会吩咐下人再去整改的。”

    南宫拓领着他将院落看了一边,东山骐止不住地点头,他对住所并不挑剔,位置偏远无人打扰正合心意,反正他平时都待在神玉秘境中修炼,在灵气漫溢的秘境中待久了,再回到灵气缺乏的外界,他还真有点不适应。

    “慕云安排得很周到,我没什么不满意的。”东山骐连忙表示感谢。

    “对了,大少爷和小姐就住在离这儿不远的地方,骐少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去求他们帮助。”

    “难道还有人会找我的麻烦?”东山骐不以为意地笑笑,有玉老片刻不离左右,他还真用不了别人帮忙。

    “唉,”南宫拓叹道,“有人不想看到我们大房接任家主,你是大少爷请来的贵客,谁能保证那些人不会来惹事?”

    “哦?”东山骐对慕云家族的内部事务不是很清楚,“还有这种事?”

    “骐少要是遇到,能忍就暂且忍让吧,一切自有大少爷处理,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南宫拓不想深谈此时,将话题转移了,又和东山骐聊了一会儿,眼看暮色渐渐降临,便告辞离去了。他这次去清泉城,可不仅仅是将东山骐安全接来,还带来了灵石矿脉第一批的产出,他还要向家主慕云佐详细禀报,更重要的是,这可是个美差,按常理家主总会赏他一些的。

    送南宫拓离开后,东山骐重新回到屋中,“哗啦啦”将一堆仙石、灵木、兽骨从储物戒中倒在罗汉床中间的床几上。他用眼睛细看,用鼻子细嗅,将要用到的东西拿到一边,最后用一个小布袋装起来,其余的又重新收回到储物戒中珍藏。

    刚才南宫拓还要给他送几个侍女和护卫,他想都没想便拒绝了,他可用不上他们,还极有可能暴露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将布袋暂时揣在怀中,他又从储物戒指中将认主后的天机星盘取了出来,走到院子中。

    “天行有常,地变存迹,阴阳五行,天命各安,祭!”

    东山骐念动口诀,天机星盘的指针摇动起来,最后落在坎位上,东山骐走到西边的墙角,取出法铲,掘开地面,将几块兽骨小心翼翼地埋了进入。

    又继续摇动星盘,指针落在巽位,他走到西北方向,在院中的树上钻了几个洞,将灵木一点点地塞了进入。

    ……

    将一切忙完,东山骐早已累得满头大汗。虽然只是最初级的防御阵法,玉灵改进后的五行迷阵,但各种灵物的位置和用料多寡也需要庞大的灵识和心力去计算,并不是御气境的修士能够完成的,如果不是有天机星盘的帮助,灵识同样也受过反复的淬炼,远超常人,又用秘境中充足的灵材练手积累下了丰富的经验,他今天也不可能成功。

    强撑着身体回到正厅中,服下一枚元气丹,盘坐在罗汉床上运功恢复。

    在他来慕云之前,玉老给了他两个建议,要不对慕云家族的人敬而远之,对他们的事不闻也不问,绝不参与其中,只求自己能够静心修炼,要不就要抓住机会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不要在慕云内部的斗争中沦为了被牺牲的棋子。

    他们二人当然更倾向于第一种选择,但东山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被人当做了眼中钉,肉中刺。

    慕云家族嫡支第三代人丁算不上兴旺,大爷慕云满生了一儿一女,慕云庆和慕云喜,二爷慕云盛有两个儿子,慕云祝和慕云贺,三爷慕云丰则只有一个独子慕云礼。

    因为家主之位的原因,除了三房与世无争、退避三舍外,大房二房之间没少明争暗斗,关系向来很差,本是血脉至亲,却恨不得杀尽对方而后快,作为关键人物的慕云庆理所当然地承受着最为强烈的嫉妒和怨恨。

    其中怨气恨意最大的当属慕云祝和慕云贺了,如果是自己的父亲慕云盛竞争不过大伯慕云满也就算了,却偏偏只是因为年龄与他们二人相差无几的慕云庆一个人,便使所有的一切发生了变化。

    慕云庆做的越好,越优秀,越受到爷爷慕云佐的喜欢,就越显出他们二人的无能,他们心中怎会不恼怒气愤。这一次清泉之行,慕云庆再次出尽了风头,对他们二人来说,却不啻烈日灼心。

    他们不能明目张胆地拿慕云庆怎么样,打起来也不是慕云庆的对手,但他们却可以拿东山骐出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