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二章、扣押人质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这位仁兄怎么称呼?”木神启在慕云门前守候的时间不短,却从没见过眼前说话的男子,开口问道。

    灰衣男子热情地向他拱拱手,自我介绍说:“在下贺祯,以前在天星家族府前听命,上次任务受了一点伤,伤愈之后便想来慕云这里转转,看能不能转个运。”

    木神启回了一礼,好奇地问道:“在下木神启,刚才贺兄说李文亮办砸了差事,不是贺兄可知是什么差事?”

    “神启兄!”陶杏芳低声轻斥,提醒二人注意自己的言行,他们这些人是不能轻易泄露陵阳郡城四大铜册家族的吩咐他们的隐秘之事的,不然后果不是他们承担得起的,不想干的人去打听内情同样是受忌讳的事。

    贺祯正要卖弄口舌,被陶杏芳这么一搅,讨了个没趣,心里也知道她是一片好意,只好扯开话题:“刚才和南宫拓一起下车进府的少年是哪家的少爷?以前似乎没见过?”

    木神启闻言,不由将刚才在南宫拓那里受得气算撒在东山骐身上,他朝地上啐一口吐沫,满脸不屑道:“什么鬼少爷,不过是个人质罢了,逃不了被看管羁押的命,处境还不如我们。”

    “人质?”贺祯闻言心中略感讶异,“什么时候有势力能让慕云家族认为扣押人质才放心了?”

    “贺兄伤得时间真不凑巧,错过了一场难得的好戏,四大家无一例外全都被卷进去了。”木神启一副十分遗憾的样子说道,斜睨着贺祯,等待着他来问。

    贺祯闻言果然被激起了兴致,讨好地说道:“什么好戏还请仁兄告知,消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异常重要。”

    “最近消息可传疯了,不少人都暗地里等着看戏呢,地下黑市甚至为此专门开了赌盘,度最后究竟是姬氏和慕云保护住了果实,还是让天星、陆氏摘了桃子。”木神启并没有如他的意,故意吊着说道。

    听他这样讲,贺祯心中更为好奇,各种好话如同悬河之水从他口中宣泄出来,木神启得到了精神满足,不再继续卖关子,靠近贺祯,低声说道:“前段时间陵阳南面的属县清泉城中,有人发现了一座灵石矿脉,姬氏和慕云知道消息后先后赶去,两家在清泉城好一番恶斗,就连姬氏家族的十三长老,入微境的姬世镜都被打成了重伤,变成了活死人,直到现在还没有恢复知觉。”

    贺祯闻言吃了一惊,忙问道:“慕云家族下手这么凶狠,姬氏能善罢甘休?入微境的强者可不是能随随便便损失的。”

    “哪里是慕云家族动的手,”木神启纠正了他不合常识的猜测的错误,“在我们大齐,皇室、军队与天册家族三者相辅相成,共治天下,按照祖辈传下来的规矩,清泉境内的灵石矿脉则当由清泉城府和当地的三个铜册家族瓜分,只有和清泉城中的西风、东山、南牧三支铁册家族中的一个产生点联系,姬氏和慕云才能理所当然地介入其中,不然就是犯界,罪同叛乱。两家只好各使手段,分别将西风和东山收作了附庸家族……”

    “不是还有一个南牧家族吗?如果陆氏和天星来个依样画葫芦,姬氏和慕云最后能分到岂不是要少一半儿去?”贺祯插嘴道,“姬氏、慕云两族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坐视这样的事情发生吧?”

    “当然不会,你我等人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姬氏和慕云的人都是名利场中,是非海里长大的人精,怎会想不到?”木神启说道,“所以姬氏、慕云两大家族半夜趁人不备,偷袭了南牧家族,将南牧家族内不讲男女老幼全部屠杀了个干干净净,又放了一把火将南牧家族烧得最后连渣子都不剩,硬是将藏匿不出的南牧老家主南牧哀逼了出来,那南牧哀也是厉害,看着断壁残垣和满地子孙族人的尸体,心中也发了狠,竟然使用秘法强行获得了入微境的实力,还将姬十三爷打成了重伤,然而等到秘法时间一过,他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反噬,实力衰退。被恼羞成怒的姬氏族人一拥而上乱刀砍死了。”

    闻言,贺祯忍不住叹息一声,都说他们这些平民性命如草芥,没想到御前留名的堂堂铁册家族说灭族便被灭族了。

    “不过,陆氏和天星可不会善罢甘休,”木神启继续说道,“西风和姬氏都曾对清泉城外的灵石矿脉进行过勘察,但一个实力不足,一个要掩人耳目,根本没法准确估算出矿脉的价值。等姬氏家族和慕云家族的人回去以后,两个家族迅速达成了和解,联合派出了一队人马,对矿脉进行了完完全全的丈量、勘察,测量结果极其惊人,灵石矿脉的储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即使平分,姬氏和慕云每年可以从中获得的灵石量,也比得上各自家族原本产业半年的收入。”

    “真的有那么多灵石储量吗?”贺祯惊叹道,“那样一来过不了几年,姬氏和慕云家族的实力便会急速膨胀,远远将陆氏和天星家族落在后面了吧?”

    “谁说不是呢,”木神启说道,“当然,他们不会坐以待毙,眼睁睁等到实力不济时,被姬氏和慕云家族欺凌,姬氏和慕云家族当然也不会想把吞到肚子里的东西再吐出来。所以这段时间四族分成两大阵营,一直处于明争暗斗当中。”

    木神启继续道:“这陆氏和天星便打起了东山家族和西风家族的主意,意欲以强权逼他们就范反水,从而干涉其中,企图分一杯羹。这不,为了预防西风和东山反复,姬氏和慕云各自扣押了两族中的嫡系子弟作为人质。”

    “原来如此。”贺祯点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想这对于他们这类人来说,或许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陶杏芳在一旁看着长舌妇一般聒噪不休的两个人,心中感叹,单凭一些道听途说的消息,便口无遮拦地议论编排打算投身的势力的事情,真的好吗?默默地拉开了与他们二人的距离,一副不认识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