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一章、慕云娇子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公平和秩序究竟是互不相容,还是相伴相生?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或许描述得更为简单,律法究竟是强者作恶的工具,还是弱者的庇护?不过无论如何,有一样是肯定的,那就是任何秩序的制定者都不会承认它们作品的会包含着不公,会贻害世人,但事实上,哪怕他们最初抱着天大的怜世情怀,时间一久,他们创造的所有的秩序都会变得面目全非,会成为罪恶的帮凶,而真正变得不是规则,而是人心。

    就像当初齐太祖聂戎轩立下与天册家族共治天下的秩序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反而不这样做,有功不赏,才是天性凉薄,苛待功臣,但数千年后的今天,看着天册家族之内层台累榭、富丽堂皇、人来人往的景象,普通人除了道一声羡慕之外,总免不了暗骂一声鬼老天的不公。但他们之所以普通,正是因为没有奋力抗争的勇气,相反,他们还会想方设法成为特权阶层中的一员,如果这一点也做不到,他们便会甘心成为特权派的走狗,欺压起同类起来,甚至比他们的主子更为猖獗可怕。

    在陵阳郡城生活的人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情,熙熙攘攘,行色匆匆。慕云家族大门之前却是例外。十几个人敬畏慕云家族的权势威严,并不敢靠得太近,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站在离大门不能算远,也不能算近的地方。他们不是郡城的普通居民,一个个都身负至少御气境巅峰的修为,他们聚集在慕云家族门前,只为能讨得一个差事。

    一个差事便是一个机会,如果他们办差得力,入了慕云家族的法眼,被收为了仆从,从此以后便可以解决修炼资源匮乏的困境。

    他们这样的修为在铜册家族看来并不起眼,慕云家族也从来不缺办事的人,但总有一些慕云家族不想去做和不方便做的事情,他们却能不择手段地处理得妥妥当当,虽然有些令人不齿,但也正是底层穷苦修士的无奈选择。

    这时一辆带着慕云家族标志的马车“粼粼”驶来,他们瞬间打起了精神,朝着马车上走下的一老一少的两个人远远地躬身行礼,心中默默把天道求了千万回。

    东山骐跟在南宫拓后头走下马车时,看到的便是这副场景,南宫拓似乎对他们很反感,朝着他们的方向冷哼一声,便带着他头也不回地向慕云府中走去。

    “自己也不过一个奴才,脾气也忒大了。”等他们走远,人群中一个中年男子不忿道。

    “神启兄慎言,南宫拓今时不同往日,我等以后若想在慕云家族行走伸展,少不得看他的脸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陶杏芳走过来劝道。

    木神启叹一口气,感叹道:“谁能想到有这么一天。”

    慕云家族现任族长慕云佐有三个儿子,长子慕云满,次子慕云盛,三子慕云丰,族内外分别被人尊称为大爷、二爷、三爷。虽是一母同胎,三人的为人脾性却截然不同,大爷欹嵚磊落、嫉恶如仇,二爷老成持重、世故圆滑,而三爷则光风霁月、潇洒不羁。

    大爷、三爷如果作为亲朋挚友,大可以对其推心置腹,或一同谈天说地,月旦世事人情,或把酒言欢,流连风花雪月,但要说到做一族之长,二人腹中却少了那么点曲曲绕绕,比起二人,还是二爷最符合家族的长远利益,最得家主慕云佐看重,也令他产生了不顾慕云家族传嫡不传庶,立长不立幼的祖训,将家主之位传给慕云盛的念头,值得庆幸的是,他虽年已过百,但对一个入微境的修士而言,却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一切还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考察。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修仙之人也不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相反他们比凡人需要更多的给养,慕云族人为了各自的利益自是免不了捧高踩低,争先恐后地向二房表忠心,渐渐形成了二房一枝独秀的局面。

    这一切随着慕云庆的降生和长大,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谁也想不到方正近乎颟顸的慕云满,竟然生了一个七窍玲珑心的儿子。

    慕云庆从小便表现出了自身与年纪不符的的聪明和成熟,常常将同龄人耍的团团转,更是用一张巧口将责任全部撇清,最后反倒是被他欺负的人接受惩罚。

    慕云佐对他的喜爱溢于言表,连带着对长子的印象也大为改观。也有人进言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慕云佐心中也担忧这样的情况发生,便经常交给慕云庆一些事务做,他却每次都能办得妥妥当当。这次清泉城之事交给他,同样做得完美,兵不血刃便获得了灵石矿脉一半的收益,慕云家族上下无不心服口服。

    慕云佐内心中,对慕云盛一直并不太满意,因为他行事的手段过于阴鸷,对一个传承了无数年的世家而言,如果家主给人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印象,并不是件好事。

    长孙的成长慕云佐看在眼里,不由升起了隔代相传的想法,有了以前的教训,这次他对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闭口不谈,但他渐渐对二房冷淡的态度,不是太笨的人,又有谁猜不到内情的?

    南宫拓刚被慕云佐指派给慕云庆做亲卫的时候,背地里幸灾乐祸的不在少数,但南宫拓却对家族将他分派到不受宠的二房没有丝毫怨言,对慕云庆吩咐的事情兢兢业业,从不敷衍应付,以行动赢得了慕云庆的信任和重用,等到慕云庆在慕云家族中越来越受重视,他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要说还是李文亮高瞻远瞩,先一步烧了大房的冷灶,庆公子现在也正是用人之际,他被收录重用指日可待。”陶杏芳一脸羡慕道。

    “谁说不是呢,”旁边一个面生的灰衣男子凑过来插嘴道,“据说他当年将二房的差事办砸了,恶了二房,吃了不少苦头,没想到最后却因祸得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