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十五章、天机预言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你的好意注定要化为泡影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东山家族最后恐怕会落得和南牧家族一样的命运。”慕云庆突然插嘴道。

    南牧哀转头向他看去,眼眶之中两团蓝火剧烈燃烧,死死地瞪着他,慕云庆的话引起了他的不快。

    “我猜,”慕云庆没有丝毫惧意,也直视着他,“你真实境界应该还没有踏入入微境,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样的秘法,竟然生生爬升了一个大境界,不过现在的你应该是强弩之末了吧?”

    “南牧兄你?”多年的情谊东山平还是忍不住关心,同时放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为家族的前途命运担心起来。

    南牧哀满不在乎地说道:“他说的虽然略有出入,但实情大体不差。”

    接着他转过头看向慕云庆:“年轻人,你眼里不错,胆子也大。”

    “不,”慕云庆冲着他笑笑,“我胆子一向不大。”

    “喔?”南牧哀玩味地看着他,“那你就是笃定我拿你没有任何办法了?但是你可知道,这世上不是只有真气可以杀人。”

    世上杀人的手段当然不只有真气而已,灵符、灵宝、阵法、毒药、巫蛊,不一而足,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奇谋诡计,甚至根本用不着自己动手便可以杀人于无形。

    但慕云庆知道,南牧哀绝不是这个意思,回想起刚才他将姬世镜灵魂生生扯出抓碎的场景,以慕云庆向来临危不乱、处变不惊的性子,也不由打了个寒颤,暗暗责怪自己太过心急和莽撞了。

    闻言,南宫拓连忙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兵器,异常戒备地盯着南牧哀的一举一动,慕云家族的其他人也纷纷提高了警惕。

    刚刚平静下来的局势,瞬间又紧张起来。

    慕云庆摆摆手,让他们不要紧张,然而向着南牧哀行了一礼,口中道:“前辈的通天手段我自然是心服口服,但前辈毕竟只有一人,今日之事姬氏家族怀恨在心在所难免,他们对付不了前辈,必然拿你要保护之人出气,前辈分身乏术,恐怕终是要被姬家得逞。”

    “慕云庆你别胡说!”

    姬云杉慌忙阻断他,心中暗恨慕云庆究竟是有多担心他们姬氏在场的人死不干净,不过以他对家族行事的了解,这种事未必做不出来。

    南牧哀不理姬云杉,对着慕云庆轻嗤道:“那你有何见教?”

    “教谈不上,晚辈只有一个小小的提议,”慕云庆斟词酌句说道,“只要东山家族答应成为我们慕云家族的附庸,东山家族以后的安全自然便由我们慕云负责。”

    “当然,东山家族只需要名义上归附即可,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慕云也不会干涉东山家族的内部事务。”慕云庆补充道。

    “这才是你慕云家族来清泉的目的吧,”姬云杉在旁冷笑道,“你们当然不需要东山付出什么,你们只需要借他们之名,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干涉清泉事务,说白了,你们的最终目的不也是那座灵石矿脉。”

    “不管我们慕云的目的是什么,这都是东山家族目前最好的选择。”

    慕云庆笑笑,一点也没有被戳破心思的尴尬。即使今天没有南牧哀这个变数,他也会出面招揽东山家族,不会眼睁睁看着东山被灭族,到那时东山家族别无出路,只能答应他们的条件。这不是阴谋,而是比阴谋更加高明的阳谋。

    “东山家族的事你与东山家族商议便是。”

    南牧哀咳嗽一声,似乎变得很虚弱,身子一晃便欲离去。

    “前辈,”慕云庆大着胆子拦着他的去路,“晚辈还有个不情之请。”

    “那就不要说。”对慕云庆表现出的的自以为是,南牧哀有些反感,一把推开他,继续往前走去。

    慕云庆却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依依不饶道:“不,即使得罪前辈我也要说。我猜前辈应该时日无多了吧,难道你要听凭你的传承断绝吗?”

    闻言,南牧哀停下来,转过身逼视着他:“你要我的传承?”

    “正是。”慕云庆点点头。

    “我现在这副样子都是这传承反噬所致,”南牧哀嘲弄道,“你确定还要学吗?”

    闻言,慕云庆不由犹豫起来,虽然他对南牧哀高深莫测的手段十分迷醉向往,但要是变成南牧哀那副样子,他是怎么也不会愿意的。

    这世上修道者何止千万,却又有几人是真心向道的?世人沉迷的不是修道本身,而是修道所能带来的权势名位罢了,他慕云庆当然也不例外。慕云家族会接受一个南牧哀那样的人成为家主吗?除非他们想成为世人取乐的谈资。

    “要,我要学。”

    不过慕云庆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他有着自己的骄傲,这种骄傲不仅包括自信能避免重蹈南牧哀功法反噬的覆辙,也包括修炼一旦出错时便能壮士断腕的果决。

    “也罢,”对于慕云庆的执着,南牧哀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性格恬淡,从不爱争强好胜的他,一向对慕云庆这样爱耍弄心机的人没有任何好感,甚至对待亲生儿子也是如此,但他心中又深知这样的人,做人做事有时候反而比其他人更加明智机变,坚强勇敢,所以即使对南牧恒昌很失望,他还是将家主之位传给了他,虽然内心不喜欢慕云庆这个人,不过还是说道,“这功法并不是我南牧祖先所传,乃是我年轻之时在一处上古遗迹中发现的,我研习数年,也不过刚刚学得一点儿皮毛而已。我既然受先人传承之恩,没有让先人传承断绝的道理,如果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将这传承交付于你又如何。或许与我相比,你会是更好的承继者。”

    “什么条件?”慕云庆心情激动,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刚才虽然承诺保护东山家族,但我知道你所谓的保护是极其有限的,”南牧哀说道,“我要你答应我,此生要尽你所能保护东山,不能有一丝的敷衍。”

    “我答应。”慕云庆想了想,答应了下来,自己将来做了慕云的家主,好生提携一下东山家族也不是什么难事。

    南牧哀拿过自己的藤杖,对着低语起来,突然藤杖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过了一会儿,南牧哀停下来,将藤杖抛向慕云庆:“我已抹除了灵杖上面的灵魂印记,所有传承也都刻录在了上面,你只要滴一滴血在上面认主,便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慕云庆一把接过来,照着南牧哀所说的,划开自己的手指,滴了滴血在藤杖上面,灵识突然感到一阵剧痛,与此同时,一列列金黄色的文字出现在了他的识海。

    “感应篇。”

    第一列的三个字入眼,纵然是阅历丰富,见识过无数大场面的慕云庆,心脏也忍不住“砰砰”地乱跳起来。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爷爷曾经当成故事给他讲述过,在鸿蒙仙界中,天帝修行《天命术》,居于天宫之上,手执天道剑,代天道祖师执掌天道,天地至强,寰宇独尊,在天帝之下便是四极天王:东极战争天王,南极幽冥天王,西极命运天王,北极时序天王,受天道敕派分管四方之地,其中西极天王修炼功法的名字便是《感应篇》。

    这可远比任何的灵石矿脉都贵重得多,如果献给皇帝陛下,即使提出列土封疆的过分要求,相信他也会不顾祖训,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慕云庆心中暗叹一声,南牧哀的懵懂无知令明珠蒙尘,最后反而便宜了自己。

    慕云庆继续往下看去,幸福感再度袭来。

    “神魂术:聚灵、定身、引魂、渡魄……”

    这不是南极冥王的神通法术吗?怎么和西极天王的传承一起出现?疑问同时出现在慕云庆脑海。

    “修炼此法,要循序渐进,务必戒骄戒躁,功力不到切勿行超出能力之事。”南牧哀的提醒打断了他的思绪。

    慕云庆知道这是修炼《感应篇》难得的经验之谈,连忙点头记下了。

    南牧哀转过头来,扫过众人脸上各异的神情,叹一口气,迈着蹒跚的步伐向远处走去,口中喃喃自语道:“魔王睁开了他的眼睛,誓要吞噬万物生灵。平常之时,还可求于上天,可若上天亦在局中,世人又能求于何人?今日蝇营狗苟,锱铢必较,到头来却不过是一番空忙,大劫来时,举世又有几人得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