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十四章、南牧遗老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大哥,他太吓人了,我们走吧。”慕云喜被吓得不轻,几乎要哭了出来。

    “是啊大少爷,你和小姐的安危比什么事情都重要。”入微境的南宫拓也出言相劝道,见识了神秘怪人刚才和姬世镜的战斗,他心中一点战胜那人的信心也没有。

    “喜儿不用怕,拓先生也不用担心,”慕云庆冷笑一声,“我观那神秘人身上的气息极其不稳,一定是修炼出了叉子,强行出手,现在表现得越强,等一会儿的反噬便会越大,可笑姬世镜被仇恨迷惑了心智,枉送了卿卿性命。我们继续看下去,我有一种预感我们此行最大的收获说不定反而在这人身上。”

    众人无尽的煎熬中,神秘怪人终于落下了地面。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人看也没看姬氏家族那里一眼,反而在东山家族那里巡视了一遍,东山族人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不过他并没有逗留下去,继续一步步向前走去,脚下是一具具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尸体,纵横交错,血迹斑斑,大部分都是南牧族人,也有东山家族的。

    那人叹息一声,手执腾杖往地上用力一插,一股强大的能量从他身边向四周席卷而去,南牧族人的尸体受到冲击,一具具地从地上升到空中,血液流出,犹如雨下,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儿,场面壮观而怪异,每个人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不知道他心中究竟想要干什么。

    “度魄!”

    那人接下来双手拈一个法印,然后手掌向天张开双臂,空中的尸体上突然燃起火来,“噼啪”作响,响一声,众人的心脏便忍不住紧张地猛跳一下。

    燃起的火光,驱散了无边的黑暗,照耀得天空红彤彤的,给清泉城镀上了一层诡异的猩红。

    等空中的尸骸烧得一点不剩,神秘怪人又将藤木拐杖从地上拔出拿在手里,这才把目光转向姬氏家族那里,用沙哑的声音没有一点感情地说道:“本意只是劝和,却非逼着我杀人。说起来,这世道真是奇怪,只有当你拥有了再也不用和他人讲道理的实力的时候,别人才会想到坐下来好好和你讲道理,也才会愿意听你讲道理。”

    姬氏家族的人不敢反驳,一个个低下了头。

    神秘怪人又转向阴影中慕云庆等人的方向说道:“是你们自己出来,还是我揪你们出来”

    闻言,场上众人心中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有其他人躲在暗处。

    “走吧。”慕云庆不见一丝尴尬,收起潮海珠,洒脱地对慕云族人说一声,风度翩翩地带头从阴影中走出,来到众人面前。

    “慕云庆!”

    姬云杉看到他出现忍不住惊呼一声,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慕云庆既然来了,那就表示慕云家族一定得到了清泉城的消息,姬氏家族这次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甚至现在自己等人的性命还在人家手中攥着呢。

    “云杉叔走的好快,”慕云庆对着他轻笑道,“本来想和你路上做个伴儿,结果你们姬氏跑得那么快,我们却只能在你们后面吃土。”

    姬云杉怎么会听不出他话中的嘲讽之意,在一边气得说不出话来。

    “不急,”神秘怪人冷笑道,“黄泉路上你们有的是时间相伴。”

    姬云杉狠狠地瞪了被神秘怪人一言噎住的慕云庆一眼,责怪他干嘛非要招惹这个杀神,难道看不清现在的局势吗。

    慕云庆却不以为意,他看得出来,那人虽然看起来吓人,却并不是嗜杀之人,而他,目前为止可什么都还没有做。

    “说说吧,你们究竟为何来到清泉城,”神秘怪人举起藤杖向他们一指,“清泉有什么吸引你们的地方?”

    姬云杉心里有鬼,嗫嚅数次,不敢开口。

    慕云庆却没有任何顾及,他向前一步说道:“事情始末我也不是完全了解,我只说我知道的。”

    神秘怪人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慕云庆徐徐说道:“前几天我们慕云家族的探子报告了一个消息,有一个来自清泉城的生人突然拜访姬氏家族,最初我们并没有在意,但是接下来,姬家竟然派了嫡系族人还有数名矿工秘密前往清泉,便不得不让人注意了,姬家并不是铁板一块,用心查问再付出一些代价,详情并不难获知。”

    “原来,”慕云庆继续道,“西风家族郊外的药山突然坍塌,露出了一处灵石矿脉,他们自己不敢独占,便联系了姬氏家族,如果姬氏家族能够帮助他们西风家族独霸清泉,便将灵矿的所有权献给姬氏。”

    “云杉叔,”慕云庆向着姬云杉说道,“今日所发生的一切,我猜都是由你们姬氏在背后策划,目的就是兑现对西风家族的诺言吧。”

    “慕云庆,你休要胡说!”姬云杉急忙否认。

    “西风家族!”看姬氏族人一个个阴郁难看的脸色,神秘怪人心中清楚慕云庆所说十有是真的,他怒喝一声,一下将躲在人群后面的西风慈隔着虚空摄将过来,食指在他额头上一点,西风慈的身体随即猛烈地抽搐起来,没过一会儿化作一滩血水,倾泻在地面上,心中憧憬的伟业刚迈出一小步,人却已经没入泥土。

    解决掉西风慈之后,那人手中的藤杖朝着姬氏和西风族人的方向一挥,后者顿时一个个飞离地面悬在空中,每个人的身上都抽出一条白色的细线和他手中的藤杖相连,他同时控制了那些人的灵魂,就如同匠人控制木偶一样。

    “唉——”

    僵持了一会儿,神秘怪人无奈地叹息一声,突然感到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又一挥藤杖,放开了对那些人的束缚,他们像饺子入锅一样,“砰砰砰”地掉落在地面上。

    神秘怪人身上的真气慢慢消散,境界也开始跌落,众人猜想他身上一定出了变故,但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敢乱动,尤其是刚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西风和姬氏的族人。

    “南牧哀吗?”

    东山平突然走向他,激动地问道。

    “东山兄好久不见。”

    神秘怪人惨然一笑,心情复杂,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昔日的老友。

    “真的是你?!”东山平惊呼道,神秘怪人每每行为怪异,但却越来越和东山平记忆中南牧哀的印象重合在了一起,“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

    南牧哀轻叹一声:“当年没忍住好奇心,看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不说我了,当年分别之后你过得怎么样?”

    回想起当年之事,东山平也忍不住叹息一声。他和南牧哀,分属不同的家族,一个平和恬淡,一个尚义任侠,却意外地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

    当年他们一起在外历练,偶然间发现了一处遗迹,便召集了知交好友一同探索,哪能想到遗迹暗藏杀机,几个好友皆是丧生于内,东山平也受了重伤,结果最后却是毫发未伤的南牧哀获得了遗迹的传承,二人之间也因此产生了隔阂,自那以后便再没有见过面。

    今天再次见面,却早已物是人非,自己的族人更是刚刚灭了南牧家族,东山平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南牧家族的事我……”

    南牧哀摆摆手,似乎已经将家族被灭之事放下了:“尘归尘,土归土,这对他们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了。若不是为了保护你们东山家族周全,我今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无论如何当年之事我终究亏欠你和众位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