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十二章、铜册家族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东山兄别来无恙啊!”

    突然,东山家族外围火光大盛,西风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东山澄晖转过身看着人群中的西风慈,冷漠地说道:“西风慈你终于来了。”

    “没办法,刚刚是你的主场,我总不能抢了你的风头,”西风慈轻笑道,“今夜的清泉,我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配角而已。”

    说罢,西风慈回过头,恭恭敬敬地对旁边一位银发长髯的老者说道:“十三长老请!”

    老者往前走到人群前头,看着东山澄晖,面无表情地问道:“东山澄晖,你可知罪?”

    闻言,东山族人大怒,一个个目光不善地瞪视着眼前盛势凌人,出言不逊的老者。

    东山澄晖心里清楚能够让西风慈客客气气,甘做陪衬的人,来历一定不会简单,事情完全出乎了他原本的意料,心底不由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敛容出声问道:“阁下是哪位?”

    “陵阳姬世镜。”

    老者说道,介绍得平平淡淡,没有夸耀的言辞,没有修饰的赘述,因为他的名字和姓氏本身便代表着高贵和尊容。

    “铜册姬家金字辈强者?”

    东山澄晖猜出了他大概的身份,但新的疑问涌上了心头。这位自称姬世镜的老者萦绕身旁的灵氤做不得假,同样的气象,他只在玉灵的身上见到过,那么陵阳姬家的入微境强者为什么和西风慈一起出现了这里。

    姬世镜有些不耐烦地道:“废话少说,东山澄晖你可知罪?”

    “在下不知姬长老此话怎讲?”形势比人强,面对他的咄咄逼人,东山澄晖无可奈何,只得强忍心中的不快。

    “东山澄晖,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姬氏木字辈的姬云杉冷笑道,“这满地的尸骨便是你们东山家族行凶作恶的罪证。作为上位家族,我们姬氏有责任为南牧家族讨个公道。”

    东山澄晖陪笑道:“仁兄言重了,依我们大齐的规矩,签了生死契,各家族之间便可以自行解决纠纷,使用什么手段都不为过,我东山家族又有何罪过可言?”

    “是吗?”姬世镜邪笑道,“如果你能拿出与南牧家的契书,我们姬家二话不说马上离去,还会在郡府帮你们开脱,但要是拿不出来,今晚你们东山族人的命我姬家要了。”

    东山澄晖心中猛然一跳,清泉城主侯玉京乃是陵阳姬氏的女婿,清泉人尽皆知,姬氏便不可能不知道契约的存在,那姬家人又为什么这样说?

    东山澄晖向父亲东山平等人暗中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做好准备,接着将契书从储物戒中取出,不动声色地慢慢打开,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原本白纸黑字清楚明白的契书不知什么时候除了“东山澄晖”四个字外空无一字。

    “东山家主,请出示契书一观。”

    姬云杉伸手示意东山晟晖将手中的契书传给他。

    东山澄晖哪里不清楚城府搞了鬼,对姬云杉理也不理,将空白的契书交给东山平等人传看,看了以后,一个个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其余的族人也觉察出情况有些不对,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根本没有所谓的契书存在,一切都只是你东山晟晖的托辞。”心知内情的姬云杉看东山澄晖一直没有行动,也不着急,任凭惧意在东山家族传染。

    “既然没有,那么依大齐律,东山家族便是反叛,”姬世镜冷笑道,“姬氏子弟,用你们手中的刀剑让这群乱臣贼子明白什么是王法。”

    “反叛?王法?”东山澄晖揶揄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东山澄晖回头扫一眼身后神情各异的族人,整理下纷乱的思绪,大声说道:“前些日子有人不满我儿子行事冲动,陷家族于窘境当中,不过现在看来,呵呵,高居郡城的姬家突然来到清泉,我白纸黑字和南牧恒昌签订的契书也突然变做一张无用的白纸,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他们有预谋的毒计。”

    说着,“唰”地一声,东山澄晖将传回到他手中的契书打开,高举着展示给所有族人看:“我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险恶用心,但我想他们一定不会留给我们活路,那我们就在临死之前狠狠咬他们一口。”

    眼看家族展现出远超南牧家族的实力,东山族人对家族未来的前途充满了期待,谁知还没有高兴多久,美梦就被姬氏家族极其粗暴地叫醒,还被安上了反叛的罪名,要对他们赶尽杀绝,他们心中如何不恨,虽明知彼此实力悬殊,但正如家主所言,终归难逃一死,那就让姬氏屠夫付出惨重的代价。

    “想找死,我们就成全你们。”

    姬世镜向姬云杉挥手示意旁她行动,又对西风慈说道:“西风慈,让你们家族的人守在外围,若有人意图逃跑,杀无赦。”

    西风慈连忙称是,他十分乐意这样出工不出力。

    另一边姬云杉带领着六名圆满境高手冲入东山家族阵列之中,开始无情的屠戮,东山家族人数虽众,奈何境界远远比不上姬氏家族,如果不是有东山平等四名圆满境强者勉力撑持,恐怕会一触即溃。

    “大少爷,我们什么时候出手?”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离他们双方激战的地方不远的暗影当中,来自陵阳郡另一支铜册家族的慕云奇小声问道。

    “不急,”慕云家族长房长孙慕云庆摇摇头,“让姬家再多杀一点,他们彼此间的仇怨越深厚难消,越方便家族日后监视控制。”

    “大哥,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无情了?”旁边的妹妹慕云喜心中有些不忍。

    慕云庆宠溺地摸摸她的小脑袋,轻笑道:“我家的混世魔王什么时候也悲天悯人起来了?”

    慕云喜娇嗔地将他的手拨开:“我只是担心将来东山家族知道今天我们见死不救心存怨恨,不肯甘心归顺我们。”

    “他们可怨不着我们,”慕云庆嘲笑道,“动手的可是姬家,为了免于被姬家斩草除根,他们巴结我们还来不及,哪有怨恨的资格……那些被他们无情杀害的南牧族人又该去怨恨谁,找谁要公道呢?喜儿,你要记住,这就是人命贵重却又贱如草芥的残酷现实。”

    正说着,突然一股寒意猛地袭向了他,他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精神也变得恍惚起来,同时一个极其难听,如同从地狱中传出的低吼的声音在他的脑中炸开。

    “你们闹够了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