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十一章、南牧覆灭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南牧恒昌一路飞奔,离南牧家族越来越近,火光和战斗之声也越来越清晰,他心急如焚,从密道直达南牧家族腹地。

    南牧家族已经有了溃不成军之势了,玉灵当年赐予的丹药和灵液发挥了大作用,东山家族的强者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上都高出了南牧家族一截,又是有心算无心,刚一碰撞,南牧家族就遭受了巨大的损失。

    南牧族人见他现身,纷纷往他这边聚来,口中不断着哭诉东山家族的恶行。

    七嘴八舌的哭喊钻进南牧恒昌的耳中,只觉得一阵轰鸣聒噪,什么也听不清,他烦躁地吼一声,指着一个族人命令道:“南牧信你来说。”

    那名叫南牧信的南牧族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哽咽道:“家主,东山家族的都不是人,他们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畜生,他们突入了后院,杀死了女人和孩子。”

    “你说什么?!”闻言,南牧恒昌急火攻心,“噗”地吐出一口老血来,“东山家族竟然卑鄙无耻到屠戮妇孺。”

    “家主你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啊,你还要带领我们报血仇呢!”南牧信见状,连忙劝解道。

    南牧恒昌往人群中扫视一眼,问道:“元老们在哪里?”

    族内遭逢剧变,本应该出关撑持大局的三位元老,他却没有从人群中看到他们。

    提到此事南牧信更是欲哭无泪,哀怨道:“二元老、三元老都受了重伤,下去疗伤了,四元老被东山远出手杀死了,而老家主始终不肯出面。”

    “啊——”闻言,南牧恒昌怅然若失,心中堵得难受,各族的元老可谓是各自最强的底牌,如果元老们遭遇了不测,即使挺过了当下这关,南牧家族的实力也将一落千丈。

    他心中不由怨恨起自己的父亲起来。他的父亲南牧哀性格平和恬淡,从小便不喜欢争胜要强的他,等他一一整废了他的兄弟,南牧哀不得不将家主之位传给他之后,便隐世不出,再也没有走出过闭关之地。

    “东山平三人全部进阶到了圆满境,还有沈夫人谁能想到她竟然也是个圆满境强者,三位元老刚一和他们交手便败下阵来。”

    南牧恒信禀明详情,对南牧恒昌而言,无异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其余人心中同样不好受,强打精神等待着他的安排:“家主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先退一步?”

    “不退!”南牧恒昌也被激出了火性,“别和他们硬拼,注意保全自己,西风慈马上就带人支援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众人心中稍微轻松了些。

    “东山澄晖,敢否一战?”

    南牧恒昌带人来到阵前,对东山家族阵营中指挥族人的东山澄晖喊道。

    “有何不敢。”

    东山晟晖冷笑一声,经过三年,他对《风尘诀》的研习已经登堂入室,他不介意摧毁南牧恒昌最后的一丝反抗之心。

    “播土扬尘”

    东山澄晖使出《风尘决》向南牧恒昌攻去,顿时飓风狂袭,烟尘激荡,将南牧恒昌死死包裹在里面,逼得他目不能视,口不能言,耳不能闻,鼻子也被泥土糊住,呼吸变得都有些困难,烟尘吸入喉管中,忍不住咳簌起来。南牧恒昌连忙从储物戒指中扯出一条纱巾护住口鼻,眼睛一闭,将神识展开,探查着东山澄晖的位置。

    “堆金砌玉”

    南牧恒昌使出《金玉功》中的防御式,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了一道厚厚的,金碧辉煌的屏障,将东山澄晖的攻击大半阻隔在外。

    “金戈铁马”

    南牧恒昌反手将手中长刀朝着东山澄晖的方向一劈,巨大的刀影犹如身经百战的铁骑向东山澄晖践踏过去。

    “驾尘彍风”

    东山澄晖速度猛增,往旁边一侧,刀影贴着他的身体呼啸而过,击在一棵百年槐树上面,将其拦腰撞断。

    “大漠孤烟”

    东山澄晖见状丝毫不惧,马上还以一记杀招应对,疾风裹挟着无边烟尘,风驰电掣般直扑南牧恒昌面门。

    南牧恒昌连忙闪躲,但东山澄晖的攻击实在太快了,还是打在他的身上,使他受了不轻不重的内伤。

    “挥金如土”

    他取出一枚丹药放到嘴里,再度挥动长刀,空气中光芒大盛,照耀在漫天烟尘之上,如浮光跃金,光彩夺目,出奇地好看。然而,自古越漂亮好看的东西便越危险,东山澄晖弄出的一缕缕烟尘反而被南牧恒昌所用,在他功法的驭动下,好似化作了一支支锋利无比的匕首,向着东山澄晖疾刺过去。

    “和光同尘”

    东山澄晖猛然大惊,没想到南牧恒昌还有这样凌厉的手段,快速平复下心情,手中剑一旋,全身真气喷薄而出,狂风怒号,将飞过来的利刃卷起,汇聚成一个巨型球体,反向南牧恒昌排山倒海般砸去。

    “嘭!!!”地一声,巨球狠狠地砸入青石地面,尘土铺天盖地地扬起,过了许久方才散去,南牧恒昌全身衣衫尽毁,血与土混在一起粘连在严重受损的身体上,倒在地面巨大的坑陷中。

    他们战斗的同时,两族之人也在战斗着,刀光剑影中,不断有人倒下。

    东山骐也偷偷跑来了,手执玄霜剑,在人群中左突右击,尽情地拼杀,磨砺着自己的剑术。

    杀戮到处在进行着,直到最后西风家族的人也没有出现,如果此时再想不到自己被西风慈愚弄了,那他南牧恒昌就是天字第一号的傻瓜了。

    南牧恒昌在族人的帮助下爬起来,全身轻颤,目眦尽裂,比起东山澄晖和东山家族,他心中更加恨西风慈和西风家族,他甚至能想象到西风慈他们此时一定藏在暗处,放肆地嘲笑他好像小丑一样滑稽可笑。

    “噗”地一声,南牧恒昌心中抑郁难解,又吐出一口老血,双眼无神,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十岁,拼着最后一口气道:“东山澄晖,我南牧恒昌承认自己输了,最后谁能独霸清泉,接下来就看你和西风小儿的了,事到如今我不妨告诉你,刺杀你儿子的不是我,都是西风慈安排的,与你东山家族撕破脸,也是由他在背后怂恿。”

    “此事我早有预感。”

    东山澄晖叹息一声,回头对旁边的族人吩咐道:“让他们解脱吧。”

    众人领命,刹那间东山家族阵营中喷发出无数道真气飞向南牧家族残余的族人中。

    随着南牧家族最后的几个人一一倒下,南牧家族宣告覆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