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九章、西风家主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刺客的尸体可不能放在这里,得找人处理了,心中这样想着,东山骐向六名刺客的尸体看去。

    尸体入眼,东山骐蓦然一惊,就这一会儿功夫,原来的六具尸体,竟然已经成了干尸,干瘪恶臭,血肉不存,一层破碎的枯皮蒙在嶙峋的骨架的上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咯破。

    “魔鬼,吸食血肉的魔鬼……”东山盘仍旧声嘶力竭地叫喊着。

    “难道是我做的?”

    东山骐心中充满了疑问,自己刚才修炼时感到灵气异常地充足,甚至超过了神玉秘境,难道就与这有关,是自己修炼出了问题,还是功法本身就有问题?

    他将东山盘再一次弄晕,把他拽到旁边的巨石后面,将刺客们身上的财物收入储物戒中,接着取出一只小,将其中的黑色粉末撒到尸体上面,尸体“嗤”地一声冒起一股白烟,湮灭在天地当中。

    接着,东山骐捏诀进入神玉秘境当中。

    “你这是怎么了,遇到打劫的了?”

    玉灵看到满身血迹,衣物破损,虚弱不堪的东山骐出现在面前,惊讶道。

    “打劫的倒没遇上,遇到索命的了。”东山骐没好气地回答道。

    玉灵双眉紧皱,他没想到东山骐在自己家族中还能遇到凶险:“究竟怎么回事?”

    “先不说这个,”东山骐顾不上回答,火急火燎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玉老,刚才我在刺客尸体边修炼,结果他们片刻之间便变作了干尸,是不是我吸收了他们的真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还是发现了,”玉灵闻言叹口气道,“我以前说过你是天生道体,世间的一切灵气都可以炼化吸收,自然也就包括他人将天地灵气炼化后融入体内的本源真气。人死了,体内真气不受宿主控制,散逸到天地之中,久而久之便会还原为天地灵气。刚才你恰逢其会在他们尸体旁修炼,吸收了他们藏在体内最为精纯的本源真气,也加快了他们尸体的风化。”

    玉灵接着说道:“虽然这种法子能够使境界快速攀升,但这种晋升缺乏根基,犹如幼儿执剑,能伤人,更能伤己。世间提升修为的法子多了,这种法子却无异饮鸩止渴,所以我一直不曾向你提及。”

    东山骐点点头,铭记在心。

    ……

    清泉城要变天了,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情势的变化。

    大街上行人稀疏,行色匆匆,只恐多留一会儿便被人当做刺探的细作。

    集市上店门关闭,空无一人,只有秋风带着黄叶来回打转。

    以往门庭若市的东山家族和南牧家族也连续几天紧闭大门,谢绝宾客了。

    然而今天,东山家族关闭许久的大门突然打开了。

    一队面有戚色,腰系白色麻布的族人从府中出来,将灵幡、挽联布置在门前,没过多久又出来一队人,分头向城中的高门贵府奔去,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而归了,在东山与南牧之间的争斗未尘埃落定之前,那些人并不会轻易站队。

    从洞开的大门望去,东山家族内一片白山黑水,陷入悲风凄雨,愁云惨雾中,在秋日的晚风中更添寂寥。

    南牧家族之内则和东山家族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南牧恒昌得到消息后,嘴巴几乎都笑裂了:“先让他东山家族付出点利息。”

    身旁的族人连忙向他道喜。

    南牧恒昌冷笑一声:“东山骐的命我南牧早晚都会取,我高兴的是这样一来,西风家族便不能再继续隔岸观火了。”

    “还需要将实情散布出去,让东山家族知道是西风慈动的手。”有族人提醒道。

    “不用这么麻烦,”南牧恒昌笑道,“现在我就去西风家族一趟,和西风慈好好聊聊。”

    西风家族的议事厅内,西风家族当代家主慈端坐在上,他的两个心腹助手白景飏、赵行达恭敬地陪坐在一旁。

    西风慈名慈,却一点也不仁慈。

    他是西风家族上任家主西风烈的独子。西风烈对其疼爱有加,简直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养成了他目中无人,自私暴虐的性子。西风烈退隐,他继任家主之位后更是变本加厉,宠信奸佞,疯狂打压旁支,将西风家族搞得乌烟瘴气。

    这都令历尽千辛万苦才得以继任家主之位的南牧恒昌看他非常不顺眼。

    在清泉,看西风慈不顺眼的不在小数,却肯定不包括西风烈。俗话说,知子莫若父,事实上没有人比西风烈更了解西风慈的了。

    西风慈自小喜爱隐姓埋名混迹于市井之中,结识了许多他眼中的英雄豪杰,也从他们身上染上了许多不同于天册世家的江湖习气,行事不合于正统,显得荒诞不经。

    西风烈对于是否要将家主之位传于他也曾有过犹疑,然而西风烈考察之后发现,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设下的几道考验,西风慈无一例外地全部达成,手段虽有失光明磊落,却都简单有效,丝毫不拖泥带水。再去一一推敲他过往行迹,发现他竟然是个内明于心,外达于人,扮猪吃虎的存在。

    那些江湖之士他也不是都看得上眼,穷凶极恶的,两面三刀的,欺软怕硬的,冲动鲁莽的,他一概不予来往,而那些真正讲义气,重诚信,英勇无畏,志同道合的,他则一点也不顾惜自己的身份折节下交,与他们打成一片。

    这么多年下来,他身边已经聚集了大批的江湖义士,其中很大一部分在东山家族和南牧家族的势力范围内生活经营了多年,他们就如同西风慈楔入三大家族内部的钉子。西风一旦与东山、南牧龃龉,西风慈引动他们的力量,足以让东山、南牧两家吃个大亏。

    默默了解到这些之后,西风烈终于下定了决心,力排众议,将西风慈推上了家主之位,自己则退居幕后,一心为突破圆满境努力。

    “你们觉得从东山家族传来的消息属实吗?”西风慈向白景飏、赵行达问道。

    “高价雇佣了血蜂团一个御气小队出动,东山骐不死才奇怪。”白景飏答道。

    “不然,”赵行达有不同意见,“毕竟在东山家族之内,如果守卫发现得及时,也不一定万无一失。”

    对于两人的分歧,西风慈不置可否,反而又向他们两个提出了另一个疑问:“你们说南牧恒昌会不会将我们刺杀东山骐的实情透露给东山家?”

    对于这个问题,他们倒没有异议,一致认为南牧恒昌肯定会这么做。

    西风慈闻言笑道:“东山骐是死是活不重要,东山家族知道不知道,相信不相信是我们动的手也不重要,难道东山家族还能在这个时候和我们翻脸不成?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让东山与南牧之间的矛盾激化,毕竟那些人的耐心可不是很好。”

    提到那些人,白景飏面有忧色和不解:“家主我不明白,我们西风只要安安稳稳地经营,不出十数年,整个清泉就会是我们的囊中之物,我们何苦要招惹那些人?”

    西风慈看着一副老神在在样子的赵行达,颇为玩味地问他道:“行达怎么看?”

    “家主神机妙算,深谋远虑,究竟是如何考虑的我猜不透,”赵行达先是恭维了西风慈一句,接着说道,“不过我知道,但凡丰功伟业,总是在自己这辈手里做成才更为称心快意。”

    此言一出,三人相视大笑。

    “当然,也有东山家族那小子的原因,任他成长起来说不定以后真有一天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西风慈最后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