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七章、两族生仇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东山家族议事大厅内,气氛紧张,族中骨干齐聚,屏声静气地等待着家主东山澄晖的决断。

    就在刚才,出门历练的东山骐火急火燎地回到家族,将醉风楼中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就在刚才,南牧家族的人将重伤的东山澄芳送了回来,一起送来的,还有三份盖有官府大印和南牧恒昌家主印信的纸质契约,上面血红的“死契”两字分外扎眼。

    在大齐,天册家族享受着特权,也肩负着责任,一旦天册家族间发生矛盾争斗,便会损害到平民和官府得利益。所以大齐严禁天册家族之间相互攻伐,如若真有解不开而必须付诸武力的恩怨,除非在不危及平民生命,不耽搁军情或军资筹措的情况下报备官府,签订生死契约,否则动手便形同叛乱。

    签订生契,两族彼此各派几名族人赌斗。

    签订死契,便是两族要拼尽全力,不死不休的意思了。

    东山骐的三叔东山澄芳听到醉风楼的消息,不知道他已经离开,带着人便支援过去了,结果正好陷入南牧家族援军中被擒,被南牧家族毁了丹田,送回到东山家族。

    丹田被毁意味着沦为了再也不能修炼的废人,对一个修士来说,比死还难受。

    “家主不用多想了,南牧恒昌此举就是挑衅,我们东山家族还能怕了南牧家族不成?”

    东山家族总教习,东山远之子,脾气急躁的东山澄亮忍受不住众人的沉默,嚷嚷道。

    他的亲哥哥,东山家族庶务总管东山澄睿狠狠地瞪他一眼:“就你聪明别人都不知道?难道你没看出来南牧恒昌行事比之往常有些奇怪?”

    东山澄亮心中不服,还要开口争辩,东山志之子,财务总管东山澄元连忙向他解释道:“南牧恒昌素乏急智,猝然之下,冲动鲁莽倒还算正常,但等他冷静下来之后,手下之人再加以劝阻,他认清了现实,以他贪婪的本性,便会狮子大开口,狠敲我们家族一笔。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这才是他惯常的手段,才符合他的性子。”

    “话可不能这么说,”东山澄亮仍旧气呼呼地说道,“南牧恒昌惯爱惹是生非,手下人也大多是投其所好,唯恐天下不乱,他耳根又软,受人挑唆做出什么偏激之事也不是不可能。”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南牧恒昌究竟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家族这三年来实力增长很快,动起手来并不怕他南牧家族,关键是西风家族和城府会是什么立场。”东山澄睿道出了他的忧虑。

    “有官府死契在,城府没有理由插手,”东山澄晖终于开口说道,“我已经派老二去见西风慈了,现在就看他那儿是什么态度了。”

    闻言,东山澄元没好气地说道:“西风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尽做些趁火打劫的事,当年南牧恒昌可是被他耍得团团转。”

    “西风慈坐收渔利再所难免,只要他这次能袖手旁观,给他点好处也没什么,只要最后能拿下南牧家族,未来的事究竟如何谁能说得好呢?”东山澄晖无所谓地说道。

    正在这时,东山澄光从西风家族折返,一刻不停地来到厅中。

    “二爷,西风慈怎么说?”

    东山澄元连忙问他道。

    “等一会,”东山澄光抱起桌上的茶壶,顾不上热,“咕咚咚”地往肚里灌,喝饱之后瘫在椅子中,回答道,“果然不出大哥所料,那西风慈倒是同意了两不相帮,不过却提出了极其严苛的条件。”

    东山澄睿眉头紧皱:“究竟是什么条件?”

    “他说东山、西风、南牧三族能保持数百年的相安无事,是因为三族以鼎足之势三分清泉,彼此牵制,相互顾忌。他说现在我们东山与南牧相争,无论两家最后哪家获得了胜利,他都要瓜分一半的利益,改三家分立为两强相峙,只有这样他才放心,也只有这样才更加利于清泉城的安稳。”

    “痴人说梦,”东山澄亮闻言,怒火中烧,“我们东山家族在前面拼命流血,他们西风家族凭什么什么都不做就要分一半的成果。”

    东山澄晖摆摆手让他安静下来,向另一边的东山澄光问道:“南牧恒昌同意了?”

    东山澄光点点头,他也很疑惑南牧恒昌为什么会同意这样的无理要求。

    “那我们也同意,过不了眼前这一关,其余的全都是镜花水月。”

    众人还想说些什么,东山澄晖却下了决心。

    “澄光再去西风家族一趟,将我的决定告诉西风慈。澄睿去躺城主府,将另两份契约和本月应缴的灵石送去,再将各处店铺关门,仓库中珍藏的灵石、丹药、灵符、兵器都拿出来给族人派发下去。澄元马上召集在外的族人尽快收缩回族内,将各处事务处置安排妥当。澄亮将举族成年男子集中起来,统一训练,分派巡防。”

    东山骐不知道自己闯下的祸竟然引起了东山、南牧两族的决战,他此时正在神玉秘境中的山谷中。

    “你千万不能自责,南牧恒昌留我一命,不是他好心,乃是为了留着我的一条贱命让你时时悔恨自责,坏了你的道心。你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三叔的命不算什么,你可关系到我们家族的未来。”

    三叔的话久久回荡在他的耳边,让他内心无比感动和内疚。玉老是他唯一的希望,总要试一试。

    “修复丹田?”东山骐将东山澄芳的伤情告诉玉灵后,出乎他的意料,玉灵似乎很感兴趣,“人在哪里?带来给我看看。”

    “玉老有办法?”东山骐惊喜道。

    玉灵点点头:“有一种方法或许可以试一下。”

    闻言,东山骐连忙询问是什么法子。

    “人的丹田是将灵气转化为本源真气的关枢,也是储存真气的场所,所以一旦丹田被毁,便没有了炼气修行的机会。但是如果我们能在破损的丹田原来的地方设置一个具有相同功能的阵法,是不是就能够代替丹田了呢?!”

    玉灵继续展开他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且可以根据不同的需求,设置不同的产生条件,随心选择五系灵阵,乃至五行齐备。”

    东山骐还以为玉灵是珍藏有修复丹田的灵丹妙药,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匪夷所思的法子,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可以自由搭配灵阵,选择修行道路,真正是夺天地造化,侵日月

    玉灵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丹药递给他:“我还需要准备一些材料,这枚丹药你先给他服下,它能极大延缓东山澄芳丹调萎缩坏死的速度。”

    闻言,东山骐小心翼翼地将丹药收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