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六章、酒楼比试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清泉城东市阜宁街上,东山骐独自一人坐在醉风酒楼顶层,面前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招牌菜,还有一壶醉风楼最为人称道的醉仙酿,据说酿造之时加入了火灵芝,喝入口中全身犹如火烧,别有一番滋味,他慕名已久,却从没有机会品尝一下。今天跟着三叔东山澄芳来东市学着查账,准备这个月上交府城的灵石,这是将来接管家族的必修课,不过他心中对继承东山家族的家主之位一点兴趣也没有,趁三叔不注意,自己偷偷溜到了这里。

    “哧溜”一声,东山骐饮一杯醉仙酿,靠在椅背上细细品味。

    “这不是东山家的二少爷吗?”

    突然,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他循声看去,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南牧家族的少爷南牧夏和小姐南牧冬,他们身后还有四个衣服上带着南牧家族族徽的人,应该是南牧恒昌派来保护他们安全的护卫。

    “你们来这做什么?”东山骐直觉上认为他们没什么好心,脸上的表情僵着,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南牧夏笑笑,心中一点也没有不受欢迎的自觉,走上前在东山骐旁边的空位上坐下,比他小几岁的妹妹南牧冬有样儿学样儿,坐在他的旁边,好奇地打量着东山骐。

    “三年前阿骐弟弟在血脉测试仪式上可是大出风头,我一直想找个机会见识见识,看看你这所谓的冰火双绝,是不是真像传说中那么厉害。”

    南牧夏抓起一块酱牛肉放在嘴里,边嚼边说道。

    “你是想和我切磋?”

    瞥一眼十八岁,御气境四层的南牧夏,比自己的境界还要低一个层次,东山骐心中暗笑,如果不是胸前的神玉掩饰了他御气境五层的修为,南牧夏会做何想,还会不会鲁莽地提出自己的要求,还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怎么不敢吗?简单切磋一下就好。”

    南牧夏看着不说话的东山骐,以为他不敢,故意出言相激道。

    南牧夏自己也觉得他有点过分,他比东山骐大几岁,便是比东山骐多了几年修炼的时间,和东山骐切磋他占了莫大的便宜,就是胜了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但他不得不这样做。

    他的父亲南牧恒昌,南牧家族现在的家主,当年在几个兄弟中能力和品行并不出众,也不受祖父的喜欢,但他却自己一点点的谋算,将几个亲兄弟一一击败,祖父最后也不得不将家主之位传给他。所以他对子女的品鉴不分长幼嫡庶,只看他们的能力和手段,认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保证南牧家族与东山和西风家族的争斗中不落下风,才能保证南牧家族的世代传承。

    和东山骐想的不一样,南牧夏对追求虚无缥缈的大道可没有什么兴趣,古往今来的修士多了,像人皇风玉尘那样的又能有几个?对他而言,还是执掌一族的权力更加现实,更加具有吸引力。

    自从三年之前东山骐测试出冰火双绝的血脉资质后,这事便成了父亲的一块心病,如果自己今天能击败他,甚至破了他的道心,一定会得到父亲的特别信重。

    “玩玩也好,你想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切磋?”

    东山骐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略带一丝嘲弄的看着面前的南牧夏,说实话就像每一个出师下山的修士一样,他也想试试自己的实力究竟到了哪一步,也生出了恶作剧的念头,想看看一会儿自己爆发出御气境五层的修为,南牧夏脸上的表情。

    “我觉得此时此地就很好。”

    南牧夏笑道,如果事情一拖延,两人年龄和修为的差距在,东山家族的人很大概率并不会认可这场约战,所以他必须快刀斩乱麻,将生米煮成熟饭。

    东山骐微微皱眉:“这里地方太小了,别砸坏了人家的店。”

    南牧夏无所谓地摆摆手,他可不想让东山骐就这样蒙混过关:“不用担心,将桌椅移到一旁,空出中间的部分,地方也不算小了,至于破坏了什么,都记在哥哥我的账上,用不着你赔。”

    东山骐看南牧夏执意如此,点点头答应了,反正在哪儿他都无所谓。

    南牧夏挥一下手,一名护卫下楼叫来几个伙计,按照他的意思,将楼上的桌椅撤到了一边。

    “来吧!”

    南牧夏跳入场中,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宝剑。

    东山骐也取出玄霜剑,去到另一边,针锋相对。

    南牧夏猛喝一声,剑瞬间出鞘,向东山骐疾刺,利刃之上,火焰雄浑,炽热的火焰把空气都烧的噼啪作响,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火红之中。

    东山骐心中暗忖,木制傀儡虽然剑法娴熟,却不能使用真气,不能发挥出武技真正的威力,和真人相比存在着很大差别。

    不过他一点也不惊慌,体内真气运转,玄霜剑顿时冷光闪闪,侧身避过南牧夏的剑锋,火舌越过他,落在墙边的桌椅上,瞬间燃起一团火焰。

    东山骐叫一声好,圈转手中长剑,拦腰横削,卷起一股寒气,直逼南牧夏腹部。

    南牧夏忍不住打一个哆嗦,手上的动作都慢了几分,强忍身上不适,弓身上挑,拨开玄霜剑,随后剑身一压,小臂突然发力,手腕向外猛地一甩,使一招平崩式,无边的热浪自下而上向东山骐涌去。

    东山骐情知不能硬扛,跌足而起向南牧夏身后跃去,弗一落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他后心刺去,突然把剑一偏,避开要害,剑尖深深刺入南牧夏体内,就势一拔,滚热的鲜血溅了一地。

    “你败了。”东山骐收剑入鞘,向着被南牧冬和护卫赶上前搀住的南牧下说道。

    “不,我还没输。”

    南牧夏知道自己刚才已经落败,而且是一败涂地,在东山骐手上没有撑过几招,如果最后不是东山骐留手,或许他已经死了。

    但他绝不能认输,无论事实上东山骐天赋再怎么好,今天比试的结果传开后,那些好事之人对两人资质的差距会避而不提,只会嘲笑他竟然打不过比他小三岁的东山骐。

    他无法忍受这样的臭名,也承担不起父亲的失望责骂。他悄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枚丹药吞服下去,苍白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推开南牧冬等人,朝东山骐猛劈过来。

    南牧夏身上气势大涨,带起怒号的狂风,和火焰一块倾泻而出,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炽热的火浪直扑东山骐。

    东山骐横剑一挡,施放出体内寒冰之气,筑起了一道亮晶晶的坚实冰墙,化解了南牧夏大半,不过还是有一部分火焰落在了他的身上,巨大的力道,也震得他两臂发麻。

    “那丹药有问题。”东山骐瞬间有了自己的判断,连忙用寒气扑灭衣服上燃烧的火焰,战意大盛,不退反进,朝着南牧夏攻去。

    “霹雳乓啷!”

    双剑频频对轰,不下百招,一个为了名利奋力搏杀,一个为砥砺自我丝毫不退,直杀得窗破梁折,柱塌地陷。

    南牧冬和四名护卫从没想过两人间的战斗竟然如此激烈,眼看两人你来我往,险象环生,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南牧冬心中最急,一边为自己的二哥担心,一边也为东山骐着急。父亲南牧恒昌对“水火双绝”的东山骐忌惮颇深,除了暗地准备了很多手段对付他,一边还打起了与东山家联姻的主意,心中的人选便是南牧冬。多年之后再见,东山骐相貌比以前更加白净英俊,修为更是厉害,南牧冬心中暗喜,似乎嫁给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东山骐自是不知南牧恒昌心中的盘算,只一心投入到与南牧夏的战斗中,刚开始南牧夏在他眼中的确太弱了一点,使用了秘法,实力大增后的南牧夏对练起来才更加痛快尽兴。

    突然,他寻找到一个机会,使出一招“雪拥蓝关”,无穷无尽的寒意近乎实化,拦截下南牧夏的攻击,接着反手使出一招“铁马冰河”,寒气化作冰刀雪剑直击南牧夏的胸膛。

    南牧夏体内火性真气急速运转正欲攻击,猛地受冷气侵体,经脉寒热交加终于承受不住,损伤严重,“噗”地吐出一口老血倒在地上,身体不停地打颤。

    南牧冬等人急忙向前查看,将南牧夏围在中间。突然,南牧冬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喊,东山骐猛然一惊,拨开护卫一看,南牧夏面无血色地躺在地板上,一动也不动,竟然断了气。

    “抓住他,让他给我二哥偿命。”南牧冬反应过来,厉色给护卫下令道。

    四名护卫情知自己等人保护不力,已经犯下不可饶恕的大错,只有拿下东山骐才能赎罪一二。南牧冬下令后纷纷拔出兵器,拼命似的向东山骐攻去。

    东山骐并不惧四人的联手,但他知道现在不是逞血气之勇的时候,重要的是抓紧通知自己的父亲,早早做好准备应对南牧家族可能来的报复,而且自己一旦被他们缠住,落入南牧家族支援的族人手中,局面就会变得极为被动。

    使一招“雪漫天山”,狂风骤雪直扫众人面门,将他们暂时逼退,东山骐跑到临街的窗户前一跃,从三层高的顶楼跳下地面。

    四名守卫面面相觑,他们可没有东山骐那样灵活的身手,贸然跳下,非得落个非伤即残的结果,连忙沿着楼梯下楼追去,一边发出信号通知附近的族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