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浅潭龙行 第三章、玉中修行

时间:2018-04-16作者:南牧哀

    东山骐看着长辈们全被玉灵的把戏震慑住,心中十分好笑,世间有空中火,有石中火,有木中火,哪里有什么冰中火,玉灵招出一团火,再向他们散发出彻骨的冰寒,竟然将他们一一骗过。

    东山骐不知道玉灵是什么时候到他身边来的,仿佛从他记事时玉灵已经相伴他身旁多年了。

    玉灵自己说他是东山骐胸前挂着的那块神玉的器灵,也是神玉空间的守护者,是神玉的原主人留给他的传承者的指引者。

    这些年来,东山骐一直在神玉内隐藏的空间的山谷内跟着玉灵锤炼身体。每日练得全身酸软,大汗淋漓,再在玉灵精心配制的灵液中泡一下,既能解乏,也能洗精伐髓。

    身体是灵气吐纳的桥梁,也是储存灵气的容器,所有修士炼气之前都要先打磨身体,是为淬体,是迈入修行的第一步。

    东山骐体内的杂质早已排得差不多了,身体的强度、力量、反应、爆发、耐力、速度也都超出常人万分,可以算得上根基深厚了,但这依然不能让玉灵满意。它仗着自己高深得修为,时常潜入神玉山谷外的群山中,从各种灵兽身上吸取它们的精血,有加强神识的,有强化身体的,有增强抗毒力的,有抗冰寒的,有抗暑热的……东山骐炼化吸收斗吃了不少苦头,但每次辛苦之后都收获甚大。

    一转眼他到了十二岁,天道规则之下,炼气修行的年龄。玉灵让他故意显露出水火双绝的资质,为的便是和他一起演今天这出戏,他可不愿自己主人的弟子把时间浪费在修习那些低级功法上面。而东山骐真正的资质据玉灵说乃是五行齐备,七星聚体的天生道体,顾名思义就是天生炼气修行的苗子,世间任何形式的灵气都能炼化吸收,甚至简单如吃喝拉撒睡,行动坐卧走,境界都能得到提升。

    从议事厅离开回到自己的住处,东山骐将神玉取出来攥在手心,口中默念一段口诀,突然消失在原地。

    “耽误了那么长时间,去抓紧修炼吧。”神玉山谷内的草房中,玉灵开启空间,将东山骐收纳进来,有些虚弱地对他说道,作为一个灵体,强行凝化实形,损伤着实不小。

    东山骐点点头,走到山谷中空地,日常练功的地方,从兰锜(即兵器架)上取出一把透着寒光,剑柄之上深深刻着个“枯”字的黑色长剑,正是前朝铸剑大师叶枯蝉最满意的作品,玄霜剑,玉灵众多收藏中的一个。

    剑属短兵,携之轻便,佩之神采,用之迅捷,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优雅健美,素有“百兵之君”的美称。同时威力也十分不凡,正如《武经》所说,剑开双刃,身直头尖,横竖可伤人,击刺可透甲,凶险异常,生而为杀。所以剑最受世人推崇,东山骐也不例外。

    他提着玄霜剑,向着对面由月桂木制成的,刀枪不入的人形傀儡攻去。傀儡一动,与他战在了一起。

    击刺格洗,抽带提点,崩压搅挫,撩圈斩抹,他使用的全是最基础的招式,这些招式他这些年总共使了不知几千次几万次,已经极其娴熟,但玉灵还是让他一遍又一遍地反复练习。

    除了剑法之外,东山骐还要练习近身搏斗,对手便是山谷外大山中的野兽,它们暴虐嗜血,冲杀起来没有丝毫畏惧之心,最开始面对它们时,东山骐可吃过不少亏,如果不是玉灵一直在旁边小心保护,他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不过,危险是危险了些,对他战力提升的帮助却非常大。野兽不是笨拙的木头傀儡,不懂得什么是点到即止,更不会放水作假,和它们对阵,对临战的反应,直面强敌的勇气,寻敌要害的眼力,出手时机的把握,都是极大的考验和历练。

    这些年下来,善于埋伏跃击的山狮、防御惊人的野猪、速度飞快的风狼,谨慎奸诈的火狐……都曾是他的手下败将,成为他的腹中之食,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就能欺负欺负这些未开灵智的野兽,玉灵下过严令,大山深处有极其危险的存在,不允许他踏进一步。

    山中的一些灵兽不仅境界高深,还传承有强大的种族秘法,真实实力甚至可以完虐玉灵,玉灵去深山之中取灵兽精血时,从不敢杀生,就是怕引得那些凶兽心中不快。

    不过,大山深处不单单有危险,还有巨大的财富,玉灵炼制丹药用到的仙草,便是它的馈赠之一,有时长在山间的一株看起来极不起眼的野草,就能顶得上东山家族一年的收入。

    东山骐仿佛不知疲倦似的,不停地和人形傀儡进行着重复而单调的对练,玉灵何时来到了旁边都没发现。

    “阿骐,先休息一下吧。”玉灵对他说道。

    东山骐闻言点点头,将剑归鞘,放回到兰锜上,拿起毛巾擦了擦汗,走到玉灵这里。

    “阿骐,你和傀儡对练这些剑招有多久了?”玉灵向他问道。

    东山骐回想了下,回答道:“我从九岁开始练起,到了现在差不多三年了?”

    玉灵点点头:“秘境中修炼三年,相当于外界六年,六年来你每日都要和傀儡练习剑招两个时辰以上,过去了这么久,你可觉得有什么收获?”

    东山骐想了想,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傀儡太过粗笨的原因,我总感觉似乎它出的每一招我都能事先预测到,有时候我还会乱想每天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一个没有任何思想,不知变通的傀儡练剑,真的像你说的那么重要吗?”

    玉灵闻言大笑:“既然有疑问,为什么不说出来?”

    东山骐答道:“玉老曾经说过,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你既然让我日日习练,一定有你的理由。”

    玉灵再次笑笑,让东山骐在草地上坐下,自己走到傀儡面前,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卷玉简,用真气碾作齑粉,从傀儡口中送进它的体内。

    做完这一切,玉灵回到原来的位置,席地坐在东山骐身边,对他说道:“仔细看傀儡的动作。”

    随后,食指朝傀儡一指,傀儡竟然开始舞起剑法来。

    没错,就是剑法,东山骐看得明白,傀儡所使用的不再是最基础的劈砍崩撩,格洗截刺,而是将这些招式有章有法地组合到一起,流利顺畅,张弛有度,见到真正的剑法他才意识到,自己平常所习练的招式,竟是如此的粗劣不堪。他如痴如醉地沉浸其中,被剑法创造者的匠心所深深折服。

    玉灵说完话后便闭上了自己眼睛在一旁打坐,对旁边的东山骐不闻不问。这对他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可能满载而归,也可能一无所获,一切都得看他自己的悟性和造化。

    傀儡一遍又一遍地演练着《辟邪剑法》,东山骐一招一式地默记于心,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他觉得记得纯熟了,便把眼睛闭起,心里默默将所有招式在脑海中演练了一遍。

    “搅!”

    “压!”

    “挂!”

    “扫!”

    突然,东山骐猛地睁开眼睛,站起身跑到兰锜旁,取出玄霜剑,跳到场中与傀儡战到了一起,渐渐将傀儡压制了下去。

    当他闭上眼睛,将那些华丽优美的剑招在记忆中回想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那些剑招无论装点得多么花里胡哨,本质还是由那些自己日日习练的最基本的招式组成,而这些招式,他习练多年,最为熟悉,傀儡的招式往往刚一起势,他却已经清晰地知道它接下来将会怎么做,应付起来举重如轻,游刃有余。

    玉灵听到动静睁开眼,看他明白过来,满意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悄然走开了,留东山骐在这里继续练习。
小说推荐